第一卷——星沉月落夜闻香  第4章 观音庙里秋狝祠

章节字数:2674  更新时间:11-03-08 13: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花家去观音庙,原本不需要特别长的时间。但是甄芍药想了万全之策,特别选了一个偏远的地方,对外宣称那里风水好,跟秋狝的八字正好相符,实际上只是想越远越好。秋狝在一路上连连打瞌睡,甄芍药笑他终于剩下两个人连本性都露出来了。但是他没有力气去掺和着开玩笑,谁让出发前一夜偏偏睡眠不足呢。

    而睡眠不足最主要的原因,还不是在辛夷身上?秋狝低血压地想,要不是辛夷大半夜抱着枕头被子跑过来敲门,说要分别很长一段时间想想就寂寞不如晚上一起睡吧,他还至于失眠吗?结果又是踢人又是说梦话还在傻笑,吵得自己一夜无眠,在颠簸的马车之上,秋狝真感觉到自己仿佛就是体弱多病的样子,不用装都出来了。

    现在就想好好躺着睡上一觉,马车外面什么风景名胜都没有心思看了。

    秋狝一路打着哈欠到了目的地。这么偏远的地方肯定没有多少人,甄芍药胸有成竹地说着下了马车。下了马车,顺便就僵住了。秋狝挤上前看,看见比自己这边还要早一点,有一群马车正在被拖向后庭。一群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一群华贵的马车。甄芍药用力一握手,呵呵呵地歪笑,居然能跟我甄芍药看中同一块地盘,算你有眼力。

    秋狝默默不语,拿沉默当万能的金子,盯着门一直走上去。

    迎面走出几个小僧,越过自己对着甄芍药又是道好又是鞠躬,说今年托花将军福,香火竟然这么旺盛也是自己想不到的。秋狝回头望了望,看见尾随自家马车之后,又有一辆小马车慢慢地靠过来,香火旺盛可不是假的。估计甄芍药甄阿姨会闹心一阵子了,想想就觉得莫名的高兴,守得云开见月明这句话不是唬人的。

    “这位就是花秋狝少爷吗?”小僧娴熟地鞠了个躬,“这么久不见,花少爷跟将军越来越像了。”

    甄阿姨贤淑地莞尔一笑,道哪里哪里,却满意得多给了一些香油钱。

    能从那么精明的甄阿姨手里获得好处,这小僧功力可见非凡。秋狝跟甄芍药打持久战之后,对小僧越发地佩服起来,果然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秋狝,跟我一同去见主持吧。”甄芍药应对得利落,这边也不忘闲着,领着他的领子匆匆忙忙去主持那边了。这观音庙的主持也奇异地与她心有灵犀,不等她到门口,就在门前站好,气定神闲地说道:“阿弥陀佛,甄施主是要见阿丘吗?”

    甄芍药点点头,难得一见地赶紧跟上。

    观音庙看起来不大,内里玄机特别多。秋狝跟着前面两位手脚利落的老人家群种,深深感到自己的肤浅,竟然在拐了第一个弯之后,完全地不记得自己的来路。甄芍药闯进一间屋子,迎头就跪下,主持深深一鞠躬,非常识趣地关好门退了出去。

    “秋狝,你也跪下。”甄芍药命令般喝道。

    他浑浑噩噩地还没有从晕路的状态中回来,就自动地跪了下去。

    “你知道上面供奉的是谁吗?”听见甄芍药这么问,秋狝才回过神来,抬头仔细看那牌位。但是牌位除了写着阿丘之位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字。

    “阿丘吗?”秋狝问道,这个阿丘自己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啊。

    “他……可是你的恩人啊……”甄芍药哽咽起来,“半年前你从树上摔下来,掉进池子里,要淹死的时候就是他救你的。可是他救活了你,自己却死了……”

    半年前……半年前他可没有印象有从摔下来过,更不用说什么阿丘了。

    “秋狝,他就是你啊……”甄芍药伸手将他的脑袋一按,重重地磕在前面的蒲团之上。

    他是……秋狝?

    因为名字被自己占据,所以连牌位也只有一个简简单单的名字而已,一个陌生人一般的名字?

    秋狝忽然这么想到,便没有反抗地抬头,一直跪拜在地上。

    然后,他毫无预兆地嚎啕大哭起来。

    “娘亲啊……是我不对,秋狝害死了阿丘,阿丘那么小就走了,一定很寂寞!这么多年在咱家长大,他就是秋狝的哥哥啊!”

    “阿丘既然是我的哥哥,娘亲你就当他是你的儿子吧,不然秋狝会内疚得死掉,死掉了再也不能跟娘亲说话,娘亲也就看不到秋狝了……”

    “哥哥……”秋狝泪如泉涌,撕裂般哭喊。

    甄芍药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得止住了眼泪,只听见秋狝继续哭道:

    “哥哥,你不在的时候,我会好好照顾娘亲的,我会好好保护娘亲的,所以你不用担心……”

    秋狝终于从长长的跪拜中挺起身子,侧过身抱住了甄芍药,哑着嗓子道:“孩儿长大了,会保护娘亲的。所以娘亲你不要哭,不要哭啊……”

    甄芍药一瞬间明白了,秋狝知道自己憋着不能哭出来很痛苦,是在替自己嚎啕大哭……她心里一片柔软,抬起手摩挲着怀里的小人的头,感慨万千,这个孩子也是自己的孩子啊……

    这个孩子就是秋狝啊……

    秋狝……我那温柔的孩子啊……

    甄芍药收紧双臂,紧紧地把秋狝搂在怀里,无声地落泪起来。而秋狝仿佛要哭干一生的眼泪一般,怎么也止不住哭声。她只好静静地拍着他的后背,却不知道这是在安慰这个秋狝还是在安慰那个秋狝,抑或者在安慰自己?甄芍药不想去想,她只是想陪着这个孩子,一起落泪而已。

    “娘亲……”她听见怀里的小人恳求般问道,“帮秋狝给阿丘哥哥换个牌位好不好?阿丘是秋狝的哥哥,那就是花家的人,是花家的人,就是娘亲的儿子。你让阿丘入我们花家户籍好不好?换上花家之子的牌位好不好?他可是救了孩儿的命啊……”

    “好好好——”甄芍药无奈又怜惜道,她擦干泪花,但是很快又溢出眼泪来。

    “那那……给哥哥弄个祠堂吧……”秋狝一见她同意继续提到。

    “你的要求真多呐,这不就是祠堂吗?”甄芍药破涕为笑。

    秋狝挣脱怀里,站起来往房间里走了走,摇头晃脑道:“不好不好,这里像个祠堂但是没有名字啊……”

    “那你要什么名字。”阿丘祠?太俗了吧……

    “秋狝祠。”秋狝坚定地说道。

    甄芍药难以置信地睁大自己的眼睛,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泪水从两边猛然滑落下来。

    “好不好嘛~~”秋狝瞪着水汪汪的眼睛问道,“阿丘救了秋狝,但是秋狝不能一直陪着阿丘,就让秋狝祠作为秋狝永远陪在阿丘身边,不让他寂寞好不好?”

    她溢满泪水地点点头,“唔”“唔”“唔”地应着,生怕一松开手,自己也会忍不住嚎啕起来。

    “太好了!”秋狝拍着手跳起来,紧紧地搂住甄芍药的脖子,在她脸上轻啄道:“秋狝最爱娘亲了!”

    “娘亲……让娘亲生下秋狝,是秋狝这一生中最幸福的事……”他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甄芍药猛地倒吸了一口气,咬住了自己的手背,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手背之上,一排牙印渐渐鲜红,似乎要滴出血来。

    秋狝却浑然不顾地往她膝盖上一倒,用迷迷糊糊的声音道:“娘亲,秋狝累了,像以前一样哄秋狝睡觉吧……”

    甄芍药深深地吸气,缓缓松开手背,一只手放在他的头上,一只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自言自语地呢喃起来:那今天给我们秋狝唱什么曲子好呢?上一次唱了诗经里的秦风蒹葭,今天就国风桧风怎么样,小时候你外公常唱给我听呢……

    她轻启双唇,一字一字唱起素冠:

    庶见素冠兮,棘人栾栾兮。劳心抟抟兮。

    庶见素衣兮,我心伤悲兮。聊与子同归兮。

    庶见素韠兮,我心蕴结兮。聊与子如一兮。

    ……

    而手下的秋狝,仿佛酣睡了一般,呼吸绵远悠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