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星沉月落夜闻香  第9章 为避一时家险,进宫

章节字数:2876  更新时间:11-03-13 14: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曲阿的太子,就是曲阿皇朝传说中闹叛逆期闹得满城风雨的人,甚至闹出了一个陪太子班的杀人不见血的修罗场,逼得花秋狝不得不乖乖跟在甄芍药后面去这个偏远的观音庙每日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听佛经。这么一个罪魁祸首的人,居然就是十八怪。十八怪居然就是当今的太子,白瞬,居然还是害得自己身负重伤不得不又困在破庙里休养一段时间的人。秋狝想起来都觉得有些恼火,甚至于有些可耻。

    他哪里是想去挡剑,而是被十八怪——白瞬扶起来之后作为盾牌被挡剑的。虽然最后刺了他一剑的人的确被五花大绑,故意以及有意地严加拷问,掉血掉肉又掉皮。他一个原本生长在红旗下的大好青年,怎么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真是失策啊失策,太失策了!

    白瞬原本想要留下来照看秋狝,但是白附子的黄昭一个接着一个过来,催他赶紧回去上课,甚至连母妃的懿旨凭空而降。他只好挥别秋狝,快马加鞭地回去了。

    临走的时候,他执起秋狝的小手,这个恩情他白瞬绝对不会忘记,绝对会好好负起责任的。因此他也故意把这件事在宫里闹了一遍,凡是有派杀手过来观音庙露个脸的主,借由白附子对于自己的关注,一个不漏地反击回去。当他得知舍身救自己的那个少年竟然因为体弱多病这个原因而从陪太子班除名的时候,异常地愤怒。

    为什么跟自己投缘的人偏偏要被除名。他为秋狝的遭遇感到愤愤不平,明明那么勇敢的为自己挡过剑,为什么得不到应得的权利?!

    他不能就这么算了。

    上书白附子,慷慨陈词,动容泪下。

    他收起原本浪荡不羁的模样,对着白附子的胃口一个理由一个理由解释给他听。白附子面露难色,难得跟自己的儿子有一个推心置腹的机会,但却帮不上忙而十分内疚:“让花家次子从名单上除去的,不是你父皇我,而是花荵花卿家的一番好意啊。”

    他击案而起,花荵没有权利决定花秋狝要走的路,堂堂的曲阿天朝怎么可以任由这个专制的现象存在呢?

    白附子闻言双目泪流,感慨质心,瞬儿,你长大了……

    于是,在花秋狝伤愈回府,花家上下以为虽然赔了点血肉总算熬过一劫的时候,浩浩荡荡的圣旨恶作剧般跟着进来,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之中,小太监字正腔圆地宣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花荵次子花秋狝此次保护太子有功,为嘉奖其英勇,即日起为陪太子班学员之一。两天之内,速到皇宫办理入住,不得有误,钦——此——”

    “谢主隆恩——”花荵两行老泪潸然落下。

    待到浩浩荡荡的宣旨列队离去,花荵摸着秋狝的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秋狝,这次我这张老脸不够厚着第二次去请求皇上。

    他领着秋狝和甄芍药重新到那间花家议事小屋,小小的屋子里三个人面对面看着。花荵在越是应当混乱的时候,就越显得镇定起来。他说,秋狝你要想清楚了,进还是不进。甄芍药难得没有借此刺激秋狝,而是把手放在了花荵的手上,也看了过来:“虽然我多次阻止你进宫,因为风险太大。但皇命不可违,要是稍稍做一个反抗的动作,外面的虎狼就会一点情面都不留地扑上来。”

    “所以,你要想清楚,做好觉悟。”甄芍药没有说考虑自己的选择,而是说做好觉悟。秋狝知道,甄芍药这是要自己进宫去了。然而,一旦在宫里发生有损害到花家的任何事情,她会用尽一切手段将秋狝完完全全地抹杀掉。

    “觉悟”两个字飘进耳朵的时候,他的嘴角微扬起来。

    早就料到会是如此,所以不用去准备什么觉悟。只不过在这个世界又剩下自己一个人起而已。从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不愿再去想起来的时候,所有一切强加的负担与战斗,自己不是早就习惯了吗?又何必在意?从为了生存而生存开始,觉悟这种东西,他从来不需要。

    不需要,因为一直如影相随。

    尽管想连名为“自己”这个名词都不想去关心般的冷漠,但听见这句话时,还是吃了一惊。

    秋狝对于自己会因为这种事情吃惊而感到了惊奇。

    他第一次发现,除了小黑以外,原来他还会被其他的事情所动摇。他在心里暗自笑自己的可笑之极。

    “我会进宫去……我会保证不会给花家带来任何麻烦。如果发生了有损花家根基的任何事情,我,天麻,将遭受天打雷劈之刑。”秋狝用久违的本名起誓,以显示出他们所需要的觉悟。他看着甄芍药,原本想给她一个安心一点的眼神,但是在她看来,秋狝却是正在用眼神对她说,这样子就行了吧。

    纯然无辜的眼神,在她的心里猛猛地一揪。

    她不由自主地一把冲上去狠狠抱住了秋狝,骂道:“傻瓜!要是在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还等天打雷劈干什么,跑呀!赶紧跑出来,有多远跑多远!花家的事情你担心什么,有你这么厉害的娘亲,再加上一个大将军和未来的小将军,还有先帝遗旨,花家会因为你这个小孩子动摇吗?不要自作多情了,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秋狝一时间愣住而失了神,他垂在两边的手缓缓抬起来,想要去抓住甄芍药的衣袖,但是中途仿佛被什么阻隔住了一般,只能凭空握紧了拳头后又松开,重新跌落回身体两旁。

    “你不是说……如果暴露了身份的话,你就会……”

    “你真是个笨蛋啊!”甄芍药松开秋狝劈头还是一顿骂,“你的脑袋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花家是我们代代人必须要保护的根基,但是如果没有了花家人,哪里来的根基。比起家族地位这些东西来,人才是最重要的。从踏进这个门开始,从你叫我娘亲开始,你就是花家的一员,谁也改变不了我们是家人的关系……”

    “家……人……?”秋狝昂起头问道。

    “对,秋狝,我们是一家人哦。而且,我们都是很强的一家人哦。花家代代必须要保护的还有一条祖训,就是无论如何也要保护自己的家人,团结一心。”甄芍药摸了摸他的头,“如果秋狝不想跑到外面的话,那么就回花家来。就算是千军万马追着你跑过来,我们也会把花家的大门守住,保护给你看!”

    秋狝剧烈地收缩了瞳孔,身体被什么电击到一般麻痹起来,不小心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紧紧地抓紧了甄芍药的衣袖,一阵慌乱。

    一个更宽大的手掌落下来,秋狝的不安奇迹般地平和下来。花荵叹气道:“你娘她把爹要说的都说了,爹是个老粗,再怎么说也不会比你娘说得好。但是秋狝你千万要记住一点,爹什么都不会,只有一样会,那就是打仗。要是千军万马追着你过来,爹也会把他们全部打回去。”

    “这样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花荵和甄芍药齐声回答。

    “因为……我不是……秋……”秋狝话音未落,甄芍药便眼疾手快捏住了他的鼻子,让他一时间岔了气咳起来。她一边帮他顺气,一边说道:“不管你是谁,你都是我们花家的人。不是早就说过了吗,从你踏入花家,你的身后早就站了整个花家的人。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会保护你。”

    “但是……朝廷……”又是话音未落,嗯哼——花荵大声地咳嗽了一下打断他:“花家虽然忠于朝廷,但是白附子很早之前就知道花家更偏心自己人哦。”

    “白附子……不就是当朝皇帝吗?”秋狝不解地问。

    “是啊。”花荵和蔼地笑眯眯。

    “爹……你刚刚好像直呼了皇帝的名讳哦……”秋狝侧过头问甄芍药,在曲阿直呼皇帝名讳不也是大不敬,要掉脑袋的吗?

    “……”花荵笑容僵在脸上,慢慢渗出许多细汗。刚说到动人之处,你好好地岔出一个什么话题……

    “但是,秋狝,你刚刚也叫了。”甄芍药幽幽地提醒道。

    “啊。”秋狝糟糕地叫了一声,双手迅速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珠子转来转去查看是否被别人听到。

    花荵闻言立刻恢复了常态,一副有经验的前辈模样拍着秋狝的肩膀,没关系没关系,白附子才不是那种心胸狭窄的人,他不介意的。

    荵——你刚刚又说了哦……

    ……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