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星沉月落夜闻香  第17章 冷宫(中)

章节字数:1984  更新时间:11-03-21 14: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花秋狝没有想到真的被辛夷扛到了冷宫边上。

    素来冷清的地方,连风水都倒向,看门的几位士兵坐在门口懒懒散散地打着牌九。看见他们过来了,得知不是皇上或者高官达人,连眼皮都懒得抬一抬。

    阴阴的寒气透过地面传到了宫外,连树木都借助于这股力量生长得高大。树干抱结的地方,露出鬼脸一样的天然树洞。鸟叫声不是清脆与婉转,而是拉长了嗓音,变了宫商阙羽,如同野兽一样的鸣叫。杂草丛生,没有见到任何红杏出墙来,有沙哑的诡异的箫声越墙而过,还有时高时低的大笑,撕心裂肺地大笑,唯恐天下不知其悲痛。

    不是元稹的“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般的宁和的悲痛,尽管依旧有寥落的古行宫与寂寞的红宫花,但是它们被深深囚禁在那高墙之后,无人得知是否已经被染黑或者结成了冰块。

    没有杜鹃啼血,即便是声声唤帝,连回声也被囚禁了起来,流出来的只有空荡荡的声响。或许会有梅妃的“桂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的情景,但不是喜与悲的对比循环,不是寂寥与安宁的交覆,是生生的狰狞,把一切撕得支离破碎。秋狝连是否有跟前世看过的文篇一样的冷宫宠妃也不敢遐想,他觉得印象里的冷宫是无期徒刑的话,这里无疑就是死刑。

    慢慢的死,连快了都不允许。

    所以聚集了皇宫里所有的怨气,唯一闪亮得鲜艳的,只有彼岸花。经过门前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小旁门之后,大片大片地开放着。

    花辛夷走进丛林的时候把他放下来,牵住他的手引着他前进。

    不过就是吃个糕点,何必走到这个地方来。自从踩到这个土地上,他就晕头转向,双脚仿佛被吸进了软绵绵的沼泽一样。

    有什么东西……跟过去的过去,前世的记忆里,隐隐重叠起来。

    是在“他”还小的时候,比现在秋狝的年龄还小的时候,记忆都能够模糊的年纪。黑色的房子里,地板是龟裂的。被菜刀和其他厨具与家具,每日不厌其烦地砸出了不可修复痕迹。她静悄悄地回家,静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尽量不让他们察觉到自己的存在。

    他们争吵着厮打,她一点都不想去观摩和参与。她仍会被余波波及,心烦得连自己的长相都是黑的,只有轮廓粘糊糊得跟稀泥一样。她黑色的小房间的门上,静悄悄地装上五把锁,而她每次都会很仔细地锁好它们。

    把自己锁起来,把一地剪碎了的玩偶羊毛、照片碎纸,统统锁起来。

    这样谁都不会发现她的心上会有这么一个黑色的洞了。

    然后有一天……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他们从她的世界一个预兆都没有地消失了——或者说是预兆太多,以致于自己麻木地没有察觉到他们已经消失了。回过头来,她觉得心上黑色的洞也消失了。

    正当她想要雀跃地欢腾的时候,她却怎么也做不到。她发现不是因为那个黑色的洞依旧张得大大的,而是那个心,它早已经在同时死去了。

    跟这个冷宫一般,不再愿意言语它的故事,露出的骨骸不愿有人去纪念。

    秋狝的双脚开始打颤,下意识地拉住辛夷不让他前进。他察觉到他的异样,握紧了他的手,继续前进。

    不用怕。那个背影似乎是想要这么告诉他。我会保护你的。

    秋狝蓦地镇定下来。

    再次抬眼去看眼前的风景时,景色也发生了变化。渐渐有一种淡淡的香味从前面传来,树木与树木交叉的地方展开之后,一片桃花林展露出来。

    粉色的,宛如飘浮在正上方的空气一样。

    枝头的桃花也许是察觉到他们的经过,在空气中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花辛夷看着他笑道,看吧,我没有骗你吧。

    “这个地方的确有好东西哦。”他露出洁白的牙齿,眉毛好看地弯了起来。

    秋狝出神地望着这片花木之林,一瞬间的冷宫,气场似乎活了过来。微妙得让自己惊奇,究竟是多么神奇的东西,才能在这么一瞬间,就改变了自己天地的颜色呢?

    这么想着的时候,鬓角上落入一朵灿烂的桃花。辛夷仔细地将花插好,带着一幅赏心悦目的满足感转过身,一边牵着他的手继续前进,一面吟咏起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秋狝轻合双眸,不知不觉间跟着辛夷一起吟咏起来。这首诗经里面的《桃夭》,在此时确实别有一般风味。他想起了另一首诗: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这个倒是古怪,意境确是完美配合。是什么来的?你自己写的吗?”辛夷侧耳听后问道。

    “是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

    “这个人倒是没有听过……”

    “在我们家乡,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首七绝。”

    “七绝?那又是什么?”辛夷“啊”地一声惊讶起来,“那、那个人他也姓‘白’?该不会是皇族的人吧?!”

    秋狝看着他慌乱的样子,噗嗤一声笑出来。要说的话,人家在唐朝怎么可能你会知道?不过,如果说白居易是皇族的人,想必他也会喷笑的吧。

    “秋狝,你怎么尽是跟皇族的人搞在一起,很危险的……”辛夷想要争辩一番,掩饰自己的慌乱与不知,却在话到嘴边的时候,停了下来,浅浅地看着他笑开来。

    花辛夷想,算了,难得见秋狝这么舒畅地笑着,也不错。

    这份弥足珍贵的笑脸。

    仿佛只属于自己的一般。

    如果世间真的有永远的话,他想永远永远地守护下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