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星沉月落夜闻香  第21章 天子私下审问

章节字数:2148  更新时间:11-03-25 11: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想到看起来那么虚弱的孩子,居然是杀人犯……

    秋狝听见门外不怀好意的眼神肆无忌惮地扫视在自己身上,生怕自己不知道一样,所有的闲言碎语都能够清清楚楚地被自己听见。

    白瞬双手张开,对着人群喊道:“事情还没有查明,你们不可以这么冤枉他!”

    叶半夏见状扬起一只手做了一个手势,声音就被那个手势禁锢了一般,没有传出来。留下他一个人的声音,似笑非笑道:“堂堂一国大将军,花荵之下居然会生养出这样恶毒的孩子……啧啧,要是传到了陛下的耳里,你觉得会怎么样呢?”

    就在这时候,门外一个人急匆匆跑着挤进来,在他的耳边小小声地说了一句话。

    叶半夏扬起邪恶的嘴角,看着秋狝对那个人说道:“你把刚才的话在这里大声地说一遍。”

    “咦?啊……是、是!”他清了清嗓子,“公公带圣旨即将来到这里,急宣花秋狝面圣!”

    “你看吧。”叶半夏用胜利的眼神道,“陛下都来剿灭你了哦……”

    “这不可能!”白瞬喊进一个人火速去打听消息,等到听见回复之后,脸色大变,转头道,“秋狝,你不要怕。我这就去见父皇!你绝对不会有事的!”

    说完,匆匆带着一帮人手离开房间。

    留下来的,只有太医院的医师、叶家的爪牙,还有落进陷阱里面的辛夷和秋狝。

    叶半夏嘲讽地看着他们。

    辛夷在椅子上要挣扎起来,被秋狝拦住。秋狝在众人灼烧的目光中坐到椅子上。

    椅子发出年老的声响,满屋寂静。

    忽然秋狝问道:“御大夫,如果马拉稀了,吃槲树的细叶和树枝会怎么样?”

    医师被这么一问,一时间没有转过弯来,愣愣地回答:“有止泻功效……”

    秋狝莞尔一笑。

    自从进入陪太子班,秋狝从来都没有笑过。即使是在花府的时候,秋狝也没有用现在这种表情笑起来过。秋狝的笑有冷笑、干笑、睡迷糊的傻笑、敷衍地笑、假笑,没有一个跟现在这个一样,安静地笑。

    仿佛平静的水面一样,镇住人心的柔和让辛夷的怒气和燥火一瞬间消失,安心起来。

    如果是秋狝的话,绝对不会有事的。他如此深信不疑。

    “哇……笑得毛骨悚然……”叶家爪牙的人群里,有几个人抱住双肩,莫名地颈上寒冷起来。

    “笑……笑什么,到这种时候还有什么好笑的……”

    “肯定是装的。”

    “逞强呢,大家不要被被骗了。”一些人慌乱不安起来。

    叶半夏凝视着他——然后挥了挥衣袖,离开了房间。

    “圣旨到——”门外列成两排,让出了通道。秋狝俯拜在地上,听见金黄的颜色背后,尖锐的声音宣道;“宣花荵次子花秋狝即刻觐见!”

    花秋狝从地上起身,轻轻拂去身上的灰尘之后,尾随着领路的人来到一个房间里。

    不是朝堂的大殿,而是一个在隅角的隐秘极好的房间。

    四面飘着墨香和纸香,还有除蚊或者祭祀用的淡淡线香。

    秋狝五体投地,等着白附子的到来。

    约莫一炷香过后,到秋狝双脚已经发麻时,白附子的脚步声在从帘后慵懒地踱过来。明明是陛下宣自己过来的,却让自己在这里用这种艰难的姿态等那么久,宛如故意惩戒什么一般。

    金黄色的靴子没有在自己的眼前晃动,声音便到书桌的后面去了。

    “可是花秋狝?”白附子翻开什么东西,哗啦哗啦,随口问道。

    秋狝恭恭敬敬地道了个是。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

    “秋狝不知……”

    白附子翻动的手停下来,“不知?”

    “是,秋狝不知。”

    “今天的这么大的事件,还是刚刚发生,你居然不知?差点就是小小杀人弑亲的你居然不知?!”白附子有些沧桑的声音,发出了自嘲般的声音。

    “秋狝,的确不知。”秋狝伏在地上,头皮发麻。

    白附子哼了一声,将手上的文件重重地摔在桌面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响声让屋里所有的人都心惊了一下。

    “陛下请息怒,望听秋狝几句话。”秋狝噎了噎口水,“陛下见秋狝时,自称‘我’。然而秋狝与陛下是初次见面,又有长幼之分,故秋狝不知‘白伯伯’找秋狝有什么事。此为一不知。”

    “其二,秋狝兄长今日被人陷害受伤,秋狝并不知陛下是要抚慰秋狝,还是替秋狝伸张正义。”

    “其三,同窗于秋狝之马而被践踏致死,秋狝并不知道陛下经过调查之后是要告知秋狝那是意外,亦或者人为。其中又有什么阴谋,陛下是想为秋狝的同窗追求真相,还是想从此暗中派人保护秋狝及兄长。”

    “其四,秋狝原本体弱多病应于家中静养,因为太子挡剑而被丢入皇宫。秋狝不知道陛下是想问候秋狝的身体状况,还是想对金口玉言之悔有些圣谕。”

    “其五,秋狝与兄长同太子较为接近,秋狝不知道陛下是否是要问太子的近况。”

    “其六……”

    “够了。”白附子以手扶额打断道,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花荵还真能生出你这样伶牙利嘴的孩子。”

    “谢陛下谬赞。”

    “你……起来吧。”白附子看着从一进门就趴在地上小小的身影,喉头一动,脱口而出道,“地上寒气太重,坐在椅子上吧。”

    “谢陛下赐座。”秋狝双腿发麻地坐在加了垫子的椅子上,抬眼去端详白附子时,后遗症般的眩晕袭来,眼前一片黑色的星星乱闪。只好睁着大大的眼,假装精神抖擞地且听天子令。

    “落马伤人事件,朕自然会好好调查。”白附子说道,“不过,刚刚你说的那么多点,没有一件是我找你的理由。”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跟最初的问题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语气上缓和了不少,仿佛一位慈祥的老人一样——虽然还没有老到那种程度。

    “秋狝确实不知。”作为回礼,秋狝也放柔了声音作出同样的回答。

    “冷宫。”两个提示一般令人兴致盎然飞字眼。

    “冷宫?”

    “你和花辛夷去过那里了吧。”

    “你们在哪里做了什么?”

    “说了什么?”

    “问了什么?”

    “打算了什么?”

    “如实说来!”炮珠连问,逆光处高大身影的人眼神剧变,阴阴测测的杀气袭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