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52章 利剑饮血

章节字数:2547  更新时间:11-05-27 13: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要谈到的问题,骨笛给你是有条件的。”

    鹿鸣透过纱布观察秋狝的神色,秋狝听见有条件的时候明显松了一口气。

    “什么条件?”

    秋狝虽然疑惑从自己身上能有什么东西值钱的,但是人家提条件总会让这边安心一点。

    “后天君主大会就结束了,这时候津南也收回了自己对各位的保护权……”

    他的斗笠又抬了抬高度,仿佛在看着秋狝有没有跟上他的思路。

    “恩?”

    秋狝疑惑地用眼神问他怎么停了下来。

    “而此时协约已经在所有人面前经过公证,具有其效力。即使那时候各位君主反悔了,或者以不小心身亡了,也不能阻止契约的执行。”

    “你是说,如果要实施暗杀或者什么行动,君主大会结束之后是最好的时间?”

    听见秋狝这么问,虽然曾经预想到这种反应,但还是由于秋狝的迅速反应而略微吃惊:

    “正是如此。”

    秋狝猛地一激灵,好家伙,居然跟自己想到一处去了。

    “到时候有可能孤立无援,甚至还遭到来自津南的反噬?”

    “没错。而且还可能由于没有离开水域就被袭击了,连援兵都没有来得及赶来。”

    斗笠下面的纱布动了动。

    “那……为什么来找我?”

    秋狝抛出了她最为不解的问题。

    这个薛鹿鸣,怎么说都是雾月的皇帝,皇帝有事情商量,大可以直接找白瞬去商量;再不然找辛夷这个贴身侍卫。这么多人不找,偏偏找一个贴身侍卫的贴身侍婢来交易。

    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这个人本身就很奇怪。

    “呵呵——”

    薛鹿鸣以一种“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的语气轻轻笑起来,秋狝只看见那纱布随着空气的流动晃来晃去:

    “我知道那对兵马在你手上……”

    薛鹿鸣说着暗语,秋狝却一下子明白了,讲的就是刚离开曲阿的时候,前来暗杀那一批一批黑衣人。

    当初秋狝并没有让他们自相残杀,所谓的交易也并没有多么残酷,想要白瞬的项上人头随时都可以,但是收益最大的会是谁?

    这些黑衣人里面只有一个幕后的主子可以成为叛乱的“功臣”,但是这个人究竟会是谁?

    秋狝一如既往地在淡淡言行中挑起了他们之间的相互争斗。

    眼看着把他们的注意转移之后,秋狝便建议,这肥水不能流外人田。

    现在看中白瞬项上人头的不止他们,像黾胡那边其他国家都能虎视眈眈。

    如果外人来介入的确省了不少功夫,但是这样是错误而且愚蠢的。

    一是,谁拿到他的人头这个功劳一点都不能拿在自己手上,还有可能引起其他国家的迅猛进攻,而导致内外忧患措手不及。

    二是,知道这个消息的是谁这一点很重要。可以成为许多关键时刻的武器,要是让外人知道去了,受制的必定是我们,不如我们自己知道比较好……

    如此这般一通忽悠,她与所有的死士达成了协议,不插手他们公平竞争猎取白瞬的事情,不过前提是要保证平安从君主大会回来,一直到曲阿国境附近,不受其他国家袭击的安全地带。

    秋狝昨日公证大会放出烟雾弹,这些扁舟上的死士早就埋伏在附近。

    一个谁也没有注意到手势一起,

    人欲攻我措手不及,则将计就计,反攻其不备。

    秋狝看着船头那黑色的保护障,周围的攻击无法触及这边任何羽翼。

    她扬起一个笑意,正如她所料的自信与得意。

    谁也不会注意到一个侍婢的笑意——但并不是所有场合下的情况都是如此。

    叶半夏便是清清楚楚注意到了!

    这抹熟悉不过的笑意,即便是在漆黑的夜色之中,也能够毫无错误地把它认出来!

    而与此同时,看着自己攻势完全被挡住的主谋——黾胡的船只索性朝着曲阿的方向冲过来。

    它毫不怜悯地朝着快船或者扁舟的其中一条航路极速驶过去,仿佛要把自己化为利刃,刺穿曲阿的船身!

    轰隆——!!

    船身一阵剧烈晃动!

    黾胡的船头竟然生生镶进了曲阿的船身之中——!

    秋狝踉跄地扶住船帮,刚刚抓稳的时候,边听见黾胡的船上喊杀声一片涌进曲阿的甲板上——!

    可恶,居然趁中部空虚强行进攻!

    辛夷暗骂了一声,将白瞬护在身后,朝着领着人马过来的叶半夏杀去。

    然而,叶半夏竟然并不接应辛夷的迎战。他轻巧地穿过所有人,留下自己身后的队伍与辛夷抗战,自己朝着秋狝提剑而去!

    “叶半夏——!”

    辛夷恼火地叫喊。

    “喊什么喊,你要看的人是我!”

    回应他的是苻细辛中气十足的声音,她穿着战甲第一个从队伍中跃到辛夷面前,动作潇洒利落如同已经排练过无数次:

    “当——!”

    兵刃交接!

    “你——?!”

    辛夷意外地看着她,虽然是女子,腕力竟然不输于自己。

    他转动手中的刀,弹开对方的进攻,岂料苻细辛身子轻巧下一刻迅速又缠了上来:

    “你以为只凭这点伎俩就可以甩开我的攻势吗?你也太小瞧黾胡的公主了吧!”

    “我可是黾胡的铁骑将军!”

    苻细辛压上身体的重量。

    辛夷从来没有跟女子对战的经验,在他的生活常识里,好男不跟女斗是常理之外,即便是有了错误,身为男子的人也应当礼让女士,不可以以武力相向——这是花家世代以来的家训。

    辛夷无法抽开身!

    糟糕,秋狝!

    他仓忙之中掉转头朝秋狝所在的方位看去,但是已经太迟了,叶半夏早就到了秋狝面前!

    白瞬嗓子眼都提到了喉咙上,这时候竟然也无法近身相助——苻玄参正在压制他,招招要取他性命!

    “刷——!”

    剑锋划过空气,割破了空气发出令人冰寒的声音。

    秋狝摇摇晃晃地站稳脚步,抬起头的时候,便看见叶半夏的剑尖对准了自己的咽喉!

    她的喉咙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心里的某个地方在就进的同时,异常地沉重起来,仿佛一块铅石。

    “秋狝——”

    他的双眸紧紧地映着她的身影,脱口而出的称呼不是“思烟”却是“秋狝”!

    秋狝心里咯噔一下,手指抓紧了船帮。

    脸上的汗水早就蒸发:

    “你……喊我们小少爷做什么……”

    她的眼睛盯在剑锋上。

    “果然是你!留着你太危险了,当初在皇宫的时候真不应该轻易放过你!”

    叶半夏用余光观察着两边的情况,注意到白瞬和辛夷都在关注着这边的时候,故意大声地说道,让所有人都能够听见。

    “你说什么……奴婢听不懂……”

    秋狝坚持着掩饰自己的身份。

    “今天就消去你这个后患!”

    叶半夏大声地说道,提起自己的剑用力地刺过来。

    他的耳朵无比敏锐,捕抓着空气中两边传过来的任何叫喊。

    “秋狝——”

    “思烟丫头——”

    辛夷和白瞬脱口而出是呼唤。

    清晰无比,不再听错!

    叶半夏嘴角扬起一个弧度,准备点到为止。

    没想到,这时候海面剧烈地波动!

    剑锋走偏,重心突然失势——!!

    扑哧——

    轻易刺穿身体的利剑,发出脆耳而永世难忘的声响。

    秋狝一句话也没有来得及说出来。

    她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她的身下,血液漫开一片,光滑如镜,倒映着插入身体的剑身!

    ………………………………………………………………………………

    ~(≧▽≦)/~啦啦啦~求长评~!求长评~!亲们多动动小手指吖~~O(∩_∩)O~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