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55章 离开津南

章节字数:2462  更新时间:11-05-30 13: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斗笠遮住了那个人的这个脑袋,纱布遮盖住了所有的表情。

    唯一可见便是呼吸的时候带动纱布的抖动,可以推知刚刚的话确实由面前这个人所说出来。

    “你是雾月的陛下?”

    白瞬惊讶地对着来人问道。

    “怎么,我这样还不明显吗?”

    薛鹿鸣的语气里带上了笑意,整个君主大会,除了他薛鹿鸣之外还有谁能够如此“盛装”出席?

    “不知道雾月的陛下来这里有什么事情?”

    辛夷问道,抱了抱拳,行了个礼。

    “我不是刚刚说过了吗?我们雾月将全力协助你们回到大陆。”

    薛鹿鸣的纱布微微变动角度,似乎是向床上的人投去了一瞥。

    “协助我们?为什么?”

    白瞬疑惑起来,首先是怀疑是不是有诈。

    这次君主大会,曲阿跟很多国家都定下了协定,就是没有跟雾月的人定下过任何友好协定。

    再说,那一天秋狝偷偷溜出去找雾月君主的事情,这时候还梗在心上,不是滋味,更不能轻易相信了。

    “雾月是中立之国,看见任何国家有困难的时候,必然会伸出援手,这是雾月所有国民的天性所在。”

    薛鹿鸣用着官方开场白道。

    “连黾胡那个自称中立的国家都对我们倒戈相向,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辛夷问道,挡住了薛鹿鸣观望秋狝的视线。

    “……”

    薛鹿鸣轻轻叹了口气。

    “我知道这样冒昧走上船来,会招致许多误会。但是,床上的那位姑娘对我们雾月有恩在先,雾月的子民向来是有恩必报的人,因此才会前来。”

    这曲阿的人跟着那个花秋狝一个性子,没有条件的事情一般不相信,非得要等到说出来条件,才能放心地接受别人的惠赠。

    薛鹿鸣刚在心里这么想到,便听见白瞬问他:

    “思烟对你有恩?这话从何说起?”

    薛鹿鸣便将一开始被人从巨船上推落水的事件说起,说到早些时候两个人的协议,隐去了骨笛的那一段:

    “我们得知这位思烟姑娘手里握有一批死士,故互换了条约。双方必然保证对方能够无事离开津南,条约虽然没有经过各位君主公证,但是白纸黑字依然具有效益,不然我们不会在这里了。”

    “你怎么就知道死士在她的手上?”

    辛夷耳尖地听出其中的问题来,问道。

    “这个……”薛鹿鸣的纱布来回转了几个弧度,“实不相瞒……雾月君主历代以来,之所以保持中立,是因为其本职所需。”

    “本职所需?”

    辛夷和白瞬异口同声。

    “雾月是个占卜的国家,最强的占卜师便是当过君主。由于占卜的历史不可以被随意改变,因此雾月的人都不会轻易做出动摇历史的事情。”

    “占卜师?占卜什么?”

    “这往下的问题就要保密了,只是曲阿的各位绝对可以相信我们。至少在离开津南之前,可以放心地交给我们来处理。曲阿的船还不能动,船上又有重伤员,刚好雾月的船可以行动,这不是正好吗?”

    薛鹿鸣摆动披风,转身跨出门外,朝自己的船上走去:

    “各位若是觉得妥当,可以随我来。”

    辛夷看了看白瞬,白瞬又看了看辛夷,两个人看了看床上的秋狝。最后决定搭乘雾月的船离开津南。

    到了登上对方的船的时候,辛夷不经意地问道:

    “你们船上有没有武器?”

    “武器?你说什么呢?雾月的船跟你们的船一样,原本都是津南给准备的,哪会留下武器呢?”

    薛鹿鸣奇怪地看着他们。

    “没有武器,你怎么可能过得了前面的围堵?不止津南,还有黾胡的军队正等着我们过去呢——!”

    辛夷脑海中警铃大作,当即准备要下船去。

    “花小将——不要着急不要着急,对方不会攻击我们的。”

    薛鹿鸣赶紧拉住了辛夷的身子。

    “不会攻击我们?为什么?”

    白瞬听见薛鹿鸣的话疑惑地问道。

    薛鹿鸣往身后的秋狝看了一眼,道:

    “详情目前我还并不能说,但是你们相信我,我们虽然没有武器,但目前是不会受到攻击的。”

    白瞬站在甲板上,雾月的船收起了锚缓缓向港口驶去。

    他心里七上八下,这条水路必然经过刚刚包围曲阿的那些船只。眼看着那些船只在自己的面前越放越大,白瞬的心里便越来越揪紧。

    然而——

    竟然真如薛鹿鸣所言,竟然没有人敢轻易地攻击!

    所有人如同森林里面的饿狼群,紧紧地盯紧猎物。仿佛被谁下了令不许进攻,脸上露出了放走猎物的可惜表情。

    白瞬浑身一紧,不得放松大意。

    船驶入了他们的包围圈。

    这时候攻击的话,谁也无法逃出去。

    但是偏偏没有有人攻击——!

    经由水面离开了隔离道的水域之后,所有人松了来一口气……

    船向港口继续行驶。

    “这是怎么了?”

    白瞬问薛鹿鸣。

    “估计是有人下令不许进攻……”

    薛鹿鸣站在他旁边道。

    “有人下令?会是什么人?”

    白瞬继续追问。

    “这个……目前就不能再详细说了,时机成熟您自然知道。”

    薛鹿鸣模糊其词,他藏着那个可以预见的秘密,不会告知任何人。

    这是雾月的王牌,在不久以后的重逢,会发生重大的变化。

    辛夷听后,警惕地看着薛鹿鸣。

    薛鹿鸣笑了笑。

    但是纱布挡住了他的表情,所有人都没有看见他的笑意。

    看见那一头斗笠转动,辛夷的戒心反而更强烈了。

    “哼,说不定那个幕后主谋就是你吧!”

    辛夷将白瞬护在身后道。

    “呵呵——花小将真爱说笑,鹿鸣已经说过,作为占卜师无论何时都是中立的……只是有些人愿意这么想,鹿鸣也没有任何办法。花小将为什么不想他们也许是卖鹿鸣一份面子?”

    薛鹿鸣虽然没有被辛夷说中,但是仍然心虚了几分。

    ——保有秘密的人总会在被质疑的时候,忍不住心虚起来。

    那纱布的面具遮住了他的心虚,没有人发现他的变化。

    “接下来只要过了港口便没有问题了。”

    船只驶入接近港口的水域。

    上岸的大门已经被津南的官员封得严严实实。

    薛鹿鸣昂起头。

    也没有看见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白瞬便惊异地看见闭合的大门被打开。

    “吱呀——”

    厚重的木门被拉向了两边,由于多年海风的侵蚀,上面长满了红色的藻类。

    水闸被收起,停泊用的船位被灌满了水。

    “噶嗒——”

    雾月的船轻轻碰了岸,固定在船位上。

    ——仿佛有什么深藏在暗处的双眼认出了他们,特意放行一般。

    白瞬一行人在雾月的护送之下上了岸。

    薛鹿鸣让人驾驶过来几辆舒适的马车,搭载着他们向他们原先放马车的酒楼驶去。

    津南港口的大门,在身后重新闭上。

    从那海口的站岗中,不知什么时候在津南的旗帜旁边,飘出了一幅黾胡的旗帜。

    随风抖动,目送而去。

    那隐藏在墙下影子里面的几个人,眼见着前面的马车消失了踪影之后,断然抽身离去。

    卸下车厢,所有人翻身上马。

    朝着他们前进的方向——

    快马加鞭——!

    ………………………………………………………………………………

    =。=,早上起来,猛然发现昨晚眯着眼睛更的时候,手贱点了2次提交……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