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57章 劫狱?还是绑架?

章节字数:2350  更新时间:11-06-01 15: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吱吱——”

    一只老鼠在光与影的交界处匆忙跑过。茅草的垫子起起伏伏。

    柱子前面的火光摇曳,腐烂的臭味从深处满遍整个空间。

    十字架刑具上,手环和脚环之处,还印着没有洗干净的血痕。

    “当啷——”

    牢笼与铁链的声音响得极其清脆。

    黑暗深处,有谁忍耐着什么而发出的粗重的喘气声。

    辛夷踉踉跄跄被人推进了铁栏杆里面,看见秋狝被扔进了对面的牢房里。

    “辛夷——?”

    身后熟悉的声音响起。

    辛夷转过身看见花荵吃惊地望着自己,他环顾四周,这边关的是男眷,秋狝那边关的是女眷。

    “你们怎么也进来了——?”

    花荵蓬头垢面,与十几日前最后一次见面完全不一样。

    但是那双眼睛依旧发着不甘屈服的光芒。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花家会……?”

    辛夷坐下问道。

    “这是阴谋……”

    花荵趁狱卒已经走开的时候,小声地说道:

    “你们和太子前脚刚走,陛下的病状便急剧恶化,我好几次上奏要去探视结果都不得进入。忽然有一天,一群人拿着圣旨来搜府,结果搜出来一封信,便说我们花家通敌,全部给抓了起来。”

    “一封信?什么信”

    辛夷惊异地问道。

    “是与津南合谋叛国的信,那封信我们从来没有看过,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出现在花府里!”

    花荵叹了口气,背靠着墙坐好。

    “这部明摆着有人在陷害我们吗?”

    辛夷握紧了拳头,一拳打在墙上:

    “可恶,偏偏趁我和秋狝不在的时候……”

    “你们不在说不定是最幸运的事情……”

    “……?”

    “我花荵在朝堂之上也不是一年两年的资历,身边还是有一些忠奸能辨的好友。刚刚一入狱,那些好友为了我们花府,联名上表不知道有多少次……只是可惜,连陛下的脸都没有见着……”

    花荵轻轻合上眼睛,在零星的光芒下可见头发灰白。

    “怎么会?父亲您不是最老的臣子之一吗?陛下英明神武,怎么会连见都不让见呢?”

    辛夷疑窦四生。

    白附子并不是老眼昏花,轻易听信小人的君主。

    是谁?

    是谁在搞鬼?

    辛夷在脑海里搜索所有有嫌疑的人。

    他一边思考一边安慰花荵道:

    “父亲,太子殿下已经去找陛下问清楚。不用担心,殿下一定会查明真相,还我们清白的。”

    花荵一只手轻轻放在他的手背上拍了拍,以一种无望的语气说道:

    “没有用的……现在陛下谁也不见……除了二皇子……”

    二皇子?

    辛夷猛地惊起。

    白附子素来对于二皇子并没有什么特别宠爱之处,为什么这个时候反倒把二皇子放在自己身板最近的位置?

    难道说二皇子是——

    狭天子以令诸侯?

    等等——

    这样一来,白瞬不是有危险?

    皇上身体败坏,不知道何时便驾鹤西去。二皇子要篡改皇嘱必然要在其最近的地方。他的最大敌人不就是当今的储君?

    为了削弱储君反击的力量,所以在自己和太子出去参加君主大会的时候动手脚?!

    这样一来,务必要除去花家的势力?

    除去花家之后,便可以坐稳自己的位置?

    阴险!太阴险了!

    如果真是如此,就算是太子殿下,也见不到陛下了?!

    那……秋狝的伤势怎么办?

    大牢的条件如此之差,万一感染了伤口怎么办?

    只是压制住伤势,能够熬过这一劫吗?

    “那个……是秋狝?”

    辛夷听见花荵附在自己的耳边轻声问道。

    “恩。”

    辛夷点了点头。

    “怎么伤的?”

    花荵担心地问。

    辛夷便将在津南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花荵。

    “被叶半夏?”

    花荵听完懊悔地一拍大腿:

    “早知道叶半夏也过去,就应该事先多教她一些防身用的……”

    “秋狝的伤势初步遏制住了,只是太医说必须要用宫里的药才能够根治。我们快马加鞭回来,哪里想到一回来不仅没有拿到药,还被人陷害进了牢里……”

    辛夷担忧地望着秋狝那边。

    花荵看出了他的担心,道:

    “好在你娘亲也在那里,多少可以照应到。”

    “要是能顺利就好了,连日赶路就已经耽搁了些许时日。”

    辛夷只盼着白瞬能够顺利见到白附子,然后查明事情真相,花家便有救了,秋狝也来得及治疗。

    没有想到,一天过去了……

    白瞬那边传来的消息却是——

    白瞬现已经率百臣跪在大殿门外,求白附子接见!

    辛夷一听到这个消息,脚步有些踉跄:

    白瞬竟然还没有见到白附子?!

    这个二皇子,防备得居然如此严密!

    而更糟糕的事情发生——

    对面女眷的牢笼里传来了甄芍药的尖叫:

    “秋狝、秋狝现在全身发烫!”

    辛夷和花荵心里咯噔一声:

    ——该不会已经伤口感染了吧?!

    “父亲,这可怎么办?”

    辛夷慌乱地问道:

    “再这样下去,过不久秋狝的生命就有危险了!”

    花荵悲痛地看着秋狝,而此刻秋狝正痛苦地呼吸:

    “再等等……”

    他艰难地安抚着辛夷。

    ——又是一天过去了。

    白瞬还是没有见到白附子!

    而牢笼里的秋狝全身滚烫,时不时还抽搐着身子!

    “父亲!”

    辛夷急得大喊。

    他扑在栏杆上喊道:

    “来人来人!快点叫太医!”

    然而,这里仿佛是被人丢弃的地方,竟然没有一个人靠前过来。任由辛夷喊得嗓子嘶哑。

    “砰——!”

    辛夷一拳打在铁杆上,响声震耳。

    这些个狱卒,除了送饭的时候,都不过来,存心是要隔绝花家与外界的联系!

    辛夷一拳又一拳地击打着铁栏杆,仿佛要靠自己的肉体将它打穿一样。他不顾身后花荵的阻拦,拳面上淤青转黑,滴出鲜血来。

    就在这个时候,牢房外面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

    “当当当——”

    “失火啦!失火啦!”

    “仓库失火啦!牢大人那里失火啦!”

    失火?这个时候?

    辛夷的手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牢房的大门“砰”地被人强行打开——!

    一群蒙面的黑衣人涌进来,一间房间一间房间地寻找着什么。

    当他们走到辛夷他们所在的区域的时候,在秋狝的牢前站定了脚。

    “你们是谁?!”

    辛夷听见了甄芍药的问话,他的视线被团团的黑影挡住。

    “叮——”

    锁链掉在地面上的声音传来。甄芍药大叫:

    “你们干什么?把她放下!”

    “夫人,想要这位姑娘活命的话,请放心地交给我们处理——稍后就会有人来接您们!”

    一个似乎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黑影人抱起秋狝便迅速往牢外跑。

    “你们站住!”

    辛夷的话还没有喊出来,大牢的门又被关了上去。

    就在辛夷误以为秋狝被人带走的那一瞬间,“砰”地一声,牢房的大门再次被人强行打开——!

    “花老——夫人——辛夷?!”

    又是一群黑衣人四处搜索着他们的身影。

    辛夷一个激灵,这个声音是——木笔?!

    难道是木笔安排来劫狱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