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时复柳风牵百绪,思来全是相逢误  第25章 行猎寻路

章节字数:2625  更新时间:11-06-27 13: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黾胡的深宫大院里,来来往往的脚步声显得十分匆忙。

    而寂静的大殿上,苻玄参有些心不在焉地看着这几日奏折。

    无非都是些上奏劝谏的东西,看多了不禁有些烦腻。他将手中的册子放一边,这一边已经垒起来两摞高了。

    一个穿着铁甲的侍卫进来,跪在了殿上。

    听见金属片与金属片的撞击声,苻玄参从百无聊赖中抬起头:

    “怎么样了?”

    “禀皇上……没找到……”

    后面的声音小了下去,侍卫偷偷抬起头瞄了一下苻玄参。

    最近听见“没找到”这三个字听得多了,也没有之前那么容易动怒。侍卫的眼睛转了两圈,确定安全无危险之后,松了一口气。

    “下去吧……”

    苻玄参低下头,看起来这件事对于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的样子。

    或者说,他早就预料到结果会是如此,因而,一点都不吃惊。

    “是——”

    侍卫弓身而退,不敢将自己的背部面向苻玄参而一直倒着退出门外。

    待到侍卫退下之后,从角落的一方突然闪过一道黑影,落在了苻玄参的旁边。

    仔细看去,是全身漆黑的暗部人员,正半跪着,等着苻玄参发话。

    “怎么样了?”

    跟之前一样的话,一点都没有变化。

    暗部站起身来,凑过去苻玄参的耳边细语。随即又俯下身去,跪在苻玄参的脚边。

    “知道了,下去吧……”

    苻玄参挥了挥衣袖,没有看他一眼。

    又是一样的黑影,从苻玄参的脚边向大殿的空中飞去。

    凝神看的话,却再也看不见暗部的人员的任何影子了。

    这时候,又听见门外的通报人员道:

    “陛下,雾月的使者回来了。”

    “让他进来。”

    苻玄参抬起头看着一连快马加鞭的使者带着一脸倦容和灰尘走进来,袖子口上沾上了泥痕,似乎是从马上摔下来过的样子,脸颊边上还有一道正在结痂的伤疤。

    使者喘着粗气。

    苻玄参却异常平和地问道:

    “那边回复是怎么样?”

    使者灰蒙蒙的脸闪过一丝尴尬,从自己的袖口中拿出了一封信举到了自己的额头上平齐。

    “呈上来吧。”

    苻玄参一声口令,使者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上前,恭恭敬敬放在案桌上,迅速福了个身,退回到原处俯首帖耳,等着苻玄参读完宣令。

    苻玄参拆开来看着。

    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一会儿之后,只听见他在信纸背后道:

    “退下吧……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听见这种额外的关怀,使者脸上露出受宠若惊,缓缓退出门外。

    大殿上终于又只剩下他自己。

    翻开奏折的声音也显得空旷起来。

    他又看了看那封拒绝的信,将它丢到了角落的地方。

    好个雾月,仗着在秋狝的身上下了蛊毒,就一直拿着这个做挡箭牌,不听这边的任何要求。不过就是让他们过来占卜预测秋狝的位置而已,竟然特意写了一封拒绝信,还是薛鹿鸣那个小子亲自写的。

    不要以为这样这边就不能动弹了。

    等到那蛊毒的东西除了,非得要把雾月夷为平地方才泄恨。

    想到这里,他朝着殿外的人问道:

    “去找名医的人还没有回来吗?”

    就在这一声询问之后,门外一声长呼:

    “陛下,方士求见——”

    “让他进来。”

    这句话,苻玄参不知道已经说了多少遍了。

    风尘仆仆的方士正要行礼,便听见高高的坐席之上,苻玄参道:

    “繁琐的礼节就免了吧……说说看,交代下去找能除蛊毒的名医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给你的三日之限都已经过去多久了,到现在才回来……”

    “陛下恕罪,臣该死……”

    方士赶紧五体投地,诚惶诚恐。

    “看你这样子……也是没有消息了吧……”

    苻玄参的语气冷了下来,底下的方士浑身一颤,将自己额头紧紧地贴在地面,虚汗蹭蹭地湿了自己的后背。

    “唉……下去吧……再给你三天……找不着的话,收拾东西回老家去吧……”

    苻玄参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这也是任命多时的臣子,找个郎中都找不到。

    这堂堂黾胡何时变得这么没有成就了?

    苻玄参隐隐担心起来。

    “是……”

    方士依旧保持而五体投地,面向苻玄参的方向,往身后的大门,匍匐着倒退离去。

    待到再也没有人要上来报告的时候,苻玄参将手中的笔挂回了笔架之上,按着自己太阳穴揉了起来。

    这个秋狝,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是她太会藏了还是自己不会找?

    “看来可疑的果然还是叶家……”

    他想起原先暗部的话,虽然不是什么证据。不过最近叶半夏在叶府的时间多了起来,跟以前相比简直大不相同。

    而且对吓人的责罚也宽松了不少,整个人就多了不少柔和的气氛。

    这虽然都是一些主观性的东西,但是现在手头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并不妨碍这可以成为一道调查的线路。

    如果是秋狝就在叶府的话……

    那这两个人必然是已经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叶半夏才会有这种表现……

    相反的这一切被叶半夏妹妹叶倾梦察觉到了的话……

    叶倾梦最近愁眉苦脸的时间多了,也可以解释得通……

    话说回来,秋狝究竟是怎样从宫里出去的。

    明明已经让守卫的人一个一个地查找过了……

    总不可能插了一双翅膀,扑棱扑棱从黾胡的宫里飞了出去吧。

    苻玄参把玩起桌子上用来镇纸用的石头,暗自赞叹起秋狝这次出逃的精妙起来。

    皇宫之处哪里都种有鸢尾,只是没有人想到,与根茎可当吐剂及泻剂和治疗良药有不同,鸢尾叶子与根有毒。

    这个秋狝,那天在自己的茶里下了用鸢尾叶子与根以及其他花草毒的部分磨成的药粉,在自己去处理那些前来抗议的文武百官的时候假装不乐意自己在屋子待过,让人打扫得一干二净。甚至,连使用过的药粉都收拾得无迹可寻。

    这一招又用上了一石二鸟,趁着所有人都在不知不觉当她帮凶的时候,身边的人一疏忽,便消失了身影。

    而等到这边自己要立刻去找的时候,偏偏毒性发作。那些原本看不惯秋狝的人,自然要以“龙体为先”趁机将自己派出去的人手召回来护驾。

    而后母后驾到,更是将找人的事搁到了一边,先忙着要研究是中了什么毒,怎么解毒。

    这一前一后,差出来的时间里,秋狝的蛛丝马迹早就隐藏得完好。

    明明以前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子,怎么这一世,鬼主意倒是特别多?

    等到“龙体”好不容易调养好了,这才忙着找起暗算的凶手。只是那凶手早就用她肚子里的坏水将自己的气息全部掩去了。

    这只比狐狸还精明的家伙,找到了岂能让她轻易脱身?

    “皇太后驾到——”

    门外一声长呼,苻玄参在那一瞬间脑海闪过一道光芒。

    “阿玄,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一阵礼节和寒暄之后,薛灵芸握住苻玄参的手心疼道。

    “那个男宠简直可恶,竟然还敢下毒害你……你就不要去想他了……”

    “是……”

    苻玄参乖乖俯首。

    他扶着薛灵芸坐下,忽然笑容堆满了脸上。

    “你笑得这么开心,有什么事要说吧……”

    知子莫若母,薛灵芸也是老手,迅速变了一张皇太后的脸。

    “说吧。”

    “最听听闻母后您身边的叶倾梦似乎郁郁寡欢,正想着帮母后怎么弄妥这事呢,哪有想那么其他的事……”

    苻玄参坐在一边,露出可怜无辜的眼神。

    “哦~那你说要怎么办呢……”

    薛灵芸完全不吃他那一套,不过既然儿子爱演戏,那就演着吧。

    “不如我们去叶府探望探望?”

    薛灵芸眼睛眯起来,盯着苻玄参仔细审看。

    苻玄参笑盈盈地望着她。

    “这主意不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