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第二十八章:人归后(上)

章节字数:2255  更新时间:11-04-10 19: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来京城的第一个冬天,有一大半的时光是大雪纷飞。飘飘扬扬的雪花比起关东的雪要小些,却一样的寒冷。等春天来临的时候,我个子又窜了些,听小倩说来月事后都不会再长个子了,我常对着镜子比划自己的身高,约在李戎肩膀处。依照宁仪郡主的话便是,这样的个子配他是真正好。

    大约是真懂事了些,也不似初来时那么恶劣了,动不动就去抛头露面,更多的时候,我都窝在李戎的屋子里看他那大书架的书。只是看了这样久,也才不过读了五分之一。李暇说,这里的书李戎是翻遍了,烂熟了的。我心里却道,难怪李戎的嘴那么厉害,原来读书还是有这点好处的。

    唉…不自觉还是叹了一口气,日子太闷了。梅如猛不丁地跳到我身后,准备吓我一下,却被我反手扭住手腕,他吃痛一声:“哎哟,轻点,轻点!”

    我瞪着他:“无聊!”

    他揉着手腕:“哟,想不到李夫人也会嫌我无聊啊!”

    我懒散地倚在贵妃榻上,实在懒得理他,梅如自从和小倩你侬我侬之后,完全就是个惧内的。我打笑着问他:“你什么时候和小倩成亲啊?”

    他干笑几声:“哈哈…还没到那步呢!”话刚落音,小倩的身影已现在门外,她眼刀飞了过来,直接将梅如吓得噤声。我翻了个身子,不想搭理这两人。小倩却走进来,声调微微上扬:“夫人,王妃遣奴婢来知会夫人一声,将军回来了。”

    我猛然坐起,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真的?”

    “自然是真。”小倩嘴角的笑容很明显,想来真不是骗我。梅如这时也说:“我本来也是要告诉你这个消息的。”

    我雀跃无比,赶紧跳下贵妃榻,朝外奔去,还没走几步梅如就在身后喊:“将军还在朝堂上呢,和乌孙一仗赢了,正在受封呢。你这么出去,见不到谁的,再说了,你这样披头散发的,不该先好好打扮一番吗?”

    他眼里一抹狡黠,我低头一瞧,自己果真是披头散发。小倩拿出衣橱里一套淡红衣衫,开春还有些冷,她在我衣衫里加了件薄棉衣,这样既不显胖也不冷。她的一双巧手在我发间穿来穿去,不消一会儿便是一个大方的发髻,我瞧着镜中的自己,微微有些怔愣,好像一眨眼的光景,我便长成。

    梅如透过镜子看我:“啧啧,想不到你打扮起来还不错。”

    我白了他一眼,急急地起身到大殿中,宁仪郡主和四个姐姐已经在那儿等候了,她们见了我,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好像我很急切似的。而事实上,我的确急切,急切见到李戎,急切去问他爹和寨子里的情况。

    左等右等,王府大门依然紧闭,墙外也无步辇的声音。我不由得问:“怎么还没回来?”话一出口,才知那多羞人。李无冷幽幽地瞥了我一眼:“急什么,受封岂是儿戏。”

    我暗自咬唇,心里骂道:你当老娘是急着见李戎啊!

    大姐李美笑着打趣:“三妹,这就是你不懂了——小别胜新婚嘛!”惹得大殿中的女子全数而笑,我却狠狠跺脚,什么跟什么啊!我只不过急着想要知道爹的情况,才不是急着要见李戎!

    宁仪郡主过来打圆场,淡淡一句话就将几个姐姐的注意从我身上转走。就这样在这大殿里等了许久,等到夕阳落山,等到天边红了,等到燕子归窝…。终于,李戎回来了。

    王府大门尽开,他一身戎装被前呼后拥地请了进来,连他爹广平王都被挤在一边,好像他才是这个家说得上话的。隔着那些下人,我真是瞧不清,不由自主踮起了脚,朝他望去,却对上他那双朦胧的双眼。

    我一惊,还不待我移开眼睛,他倒是先移开了,好像不敢看我一样。他面容疲惫,稍稍注意些,才看得见连广平王也是疲惫的神情,许是受封很累。

    待他来到我面前时,我才看见他左手边夹着一个方木盒子。我想问那盒子里是什么,可瞬间整个大厅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宁仪郡主不可思议地看着李戎,颤抖地指向那个盒子:“那是…那是…谁?”

    盒子里是谁?我有些愣,抬眼看向李戎,他却将头低下来。四周静得只能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就这样一直维持着,一直不讲话,连我也知道,不该讲话,不该问。

    忽然,天空一道惊雷,我吓得身子一纵,李戎忙跑到我跟前,将我抱住。我僵着身体,好像明白了什么,我在他怀里走神了很久,很久。等到天空的雨点落下时,我才小心翼翼地问他:“盒子里是谁?”

    他一只手箍着我的背,声音沙哑:“卫甄,我对不起你。”

    我恍惚一笑:“你对不起我的还少吗?”

    他不说话,只紧紧抱着我。我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推开他,抢过他手里的盒子,旁若无人地离开。李戎站在原地不动,宁仪郡主想要来劝我,却被我恶狠狠地眼光吓住了。李暇拽着我的衣袖,哽咽着:“弟妹…节哀…”

    听了这句话,我停住了脚步,我将盒子放在案上,然后深呼吸一口气,心里还是跳得很快,还是很乱,我又深呼吸一次,可是不行,心里真是糟透了!我再也忍不住,拿起一个红木椅子就朝李戎身上砸去。

    他没躲,红木椅子很结实,弹了回去,还是完好无损。我气不过,又要拿椅子去砸,可宁仪郡主却紧紧抱着我:“卫甄,你这样打他,是要他残废吗?”

    我挣脱开她,冷笑着:“残废?你儿子是妖怪,他会残废吗?”

    此语一出,大家都是一愣,只有李暇不明所以。天边又是一道惊雷,我发了疯似的,对李戎拳打脚踢,他默默承受着,嘴里喃喃道:“卫甄,我对不起你…我没能保护好你爹…”

    我推他,将他推到院子里,大雨瞬间淋湿了他的衣服,也淋湿了我的。广平王将众人都遣散了,这儿只剩下我和李戎。开春还有些冷,可是此刻我忘记了寒冷,脑海里想的只有爹,最后一次见爹的画面,他立在夕阳中,对着我缓缓摇手。

    是呵,我爹死了。

    (不知道亲们看到我专栏的头像没有,是那个穿着黄色雨衣的女人。图比较小,放大看的话,女人手里握着手榴弹,而且已经拉开了,有无数枪对准她的身体,在夜雨里,她绝望无比。我才看到这幅图的时候,突然就哭了,我看到了她的绝望,可我心里知道,她一定是为了保护谁才牺牲自己。如果有亲知道这副画的出处的话,请告诉我,不胜感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