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所谓冤家路窄

章节字数:2977  更新时间:11-03-24 23: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中年女子满脸欲望不得纾解的饥渴,身手开始解橙发男生的皮带,手法相当娴熟而技巧,一会就抽出了皮带,不断地用手刺激着身下男生的情绪。

    “呼…呼…快、快…受不了了,你还不快点…”那橙发男生口中不断溢出支离破碎却性感的一塌糊涂的字词,这无疑是给中年女子打了最强的鸡血!

    “嗯…啊…——难怪都推荐你呢,筳非…啊…你可别光顾着自己舒服啊!”说着已经撩起裙摆。那橙发男生睁开眼睛,极尽妩媚的了然一笑,立刻蹲下身准备为女子纾解。

    木齐冷眼看着这一切,面无表情。

    “你自己小心。”方音切断了电话。

    木齐合上手机,深吸一口气,然后:“——你他妈没钱开房么!你他妈有暴露癖么?!喜欢做给人看么?怎么不去拍片!?你他妈是女人么敢在巷子里给老娘乱搞!你以为这巷子是你家开来给你fuck的吗!”

    十足的高分贝在这安静的小巷立刻惊起老鼠几窝,还以为是地震了,四处逃散,然后开始有许多老鼠慌不择路撞上了垃圾。

    不管,继续逃。

    那中年女子原本徜徉在欲海之中,飘然得忘乎所以,正待来一个灭顶快感将她湮灭,被木齐这么一弄,就好像得了五百万将钱存在银行里,去取的时候猛然发现银行倒闭了!真当是情何以堪啊!

    “啊,啊!——什么人!?天哪!”中年女子也不看是什么人打扰了她,立刻打理自己的仪容和发型仓皇而逃!

    木齐知道这样很不厚道,可是她确实需要有个发泄口将她的恐惧尽数发泄出去。本来木齐想要在挂完电话之后就把木齐的身份切换回来,奈何恐惧太满压不下去,刚好有个机会让她发泄一下。

    好了,发泄完了,她又是木齐了。

    此时那个橙发男生也已经整理好了仪容,走过来开口道:“喂,丑八怪!你不知道打断人家赚钱是会被雷劈吗?——而且,还打断人家fuck,简直罪加一等!”

    木齐忽然想起方才那个女人说了“筳非”两个字吧?莫非筳非就是眼前这个?!——难道眼前这个人就是让她在夜•;蔷薇白干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人一晚上居然要耗尽她五年积蓄的牛郎!

    吸金力如此之高,如今赚钱的机会被她打断,不知会不会要她赔偿?这么一想,浑身一冷,苍天啊,我为什么没有控制住!

    “对、对不起!我立刻离开!”然后立刻跑了起来,想要从筳非眼皮底下逃过去。

    筳非一伸手拎住木齐衣领。

    “想跑?——把今晚的损失补偿了先,总共是——”筳非阴着一张脸,誓要眼前这个女人把今晚补偿吐出来!

    哼,好不容易今天来个金主,居然就在这被破坏了!

    木齐心念,娘的,果然是周扒皮那出来的吝啬鬼!随即眼珠一转,立刻喊道:“救命啊!救命啊!——强奸高中生啦!——救命啊,非礼未成年啦!”

    在筳非愣神之际回头就是一口咬在手上,又使劲一推,跑出了暗巷。

    筳非眼见右手被咬出血,又听了木齐的喊叫,啐了一口:“草!你也不看看长什么样——看看究竟谁非礼谁!——别让我碰到你!,不然——”

    可惜啊木齐,你也不想想,你可不就是要去夜•;蔷薇的么?

    木齐走进夜•;蔷薇,先去四爷那报到,之后换了工作服就去打扫了。

    晚上的夜•;蔷薇是迷离的,摇曳的灯光迷乱了人的心神。

    木齐戴着口罩在厕所附近拖地,看着那些被酒色醉了伪装露出本性的男女,眼中已经无法完美的掩饰自己已经不再理智,渐渐的被眼前或是美丽纤细或是强健刚冷的各色美人恍惚了,只是无法反抗的任其挑逗自己,让那人的本性淹没尘世中的焦躁轻浮。

    木齐有些冷汗的从男厕出来,一不小心又撞见了几对,今天看见的各色纠缠填补了以前只能看平面画报和隔着屏幕的遗憾,她已经很淡定了。

    木齐很仔细地拖着走廊,忽然拐角处传来了一些声音。

    “草!方才在巷子了和那中年女人干事的时候,竟然碰见一个疯子,不但将我今晚的收入悉数为零,还咬了我一口!太恶心了——我好不容易提起勇气要和那女人出去的,贱人,都被那个人毁了!——白白让那女人占了便宜,妈的!别让我看见她!”

    木齐立刻就听出了那是筳非的声音!

    她忽然之间有一种想要灵魂出窍的感觉:她竟然忘记了,那个周扒皮中的吝啬鬼筳非是这边的牛郎——难道真是天要亡我!

    木齐尽量往走廊边上靠去,希望借着昏暗的灯光能混过去。

    又一个声音响起,是下午的时候听见过的绝美诱受。

    “呵呵,筳非,我说你应该谢人家,不然苍溪怎么会让你去陪现在的贵客?你没看见苍溪的脸有多难看么,可见那个贵客有多厉害了——你来这里几年可有见过苍溪这样紧皱眉头?”叶茴拉着筳非就要往包厢走去。

    “啐——也是,能看见苍溪紧皱眉头到也不简单,就看看是什么货色,哼——最好能补偿过今晚的损失,不然我回去就要扎小人诅咒那个高中生!”

    叶茴一听,笑出了声。这筳非啊,极喜欢这种怪力乱神的玩意,还偏偏对扎小人情有独钟,估计这店里没几个没被他扎过——虽然只是玩玩,却极能使他心里平衡。

    木齐出了一口气,幸好没有看见,看来今天的霉运应该算是过去了吧。

    十二点一过,店里立刻人少了许多,安静了不少,木齐拖好地板,准备回休息间休息一下,反正也没什么人,应该是没事的。

    木齐靠在后面的墙壁上,将乳胶手套摘了下来,里面的手上赫然还戴着一副白手套。

    筳非从包厢出来,包厢里烦闷的空气差点让他控制不住脾气。他借口去洗手间从店里出来准备透透气,缓解一下方才在包厢中的压抑。

    是的,压抑。

    从做这一行开始,算来也有两年了,什么样的环境没有碰到过?那一次不是被他高超的手腕混过去,可是从来没有一次想今天这样压抑。

    那个银色西装的男子话不多,可是浑身的气势将整个包厢都笼罩在他的气压之下,让和他一起进去的牛郎都很不自在。他和叶茴算是不错的了,还能勉强谈笑风生,拉动一下气氛。那个人脸是长得极其柔美,有种中国古典美感,若是没有那双眼睛,几乎认为是一名绝代佳人,可是他有一双罕见的祖母绿眼珠,看向你时像极了被毒蛇盯上的感觉,阴冷的直想要迅速逃离。从脊梁处不断伸上的寒冷,犹如置身冰窖。

    这样怪异的组合,却偏让人有一种罂粟般欲罢不能的美丽。他想,那男人眼睛戾气太重,若是闭上眼睛,却不知是怎样的风华无限。

    但是他不明白,那里总共有七个人。银色男子这方是三个人,另一边坐四个人。很明显那四个人想要讨好银色西装,所以请来这边夜•;蔷薇,可是明显人家不买账。他只是一杯杯喝着酒,每次对方想要说些什么提高一下气氛,都被他阴厉的一瞪尽数噎了回去。

    筳非扔掉手中的香烟,准备转身回去。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个人,那人正露出一双带着白手套的手。

    他立刻认出了那双手正是今日让他破财还受伤的人的!虽然当时灯光很暗,他也不是很看清那女人长什么样,可是那双白手套是明明白白记得的!

    筳非新愁旧恨一起涌了上来——要不是这个人,自己现在顶多当是被鬼压一晚上,还能赚很多钱,也不用手背受伤——问题是,更不用被苍溪那丫派来这边伺候那个阴毒的像蛇一样的男子!

    这口气在胸口中越积越大,筳非想也不想选择将它喷泄而出!

    “哟,这不是那位被我非礼的高中生么?——这不是欠我八十九万两千五百块的未成年么!”

    好吧,筳非承认原本他陪夜是不用这么贵的,可是当他陪那个中年老女人睡了一觉之后,肯定是会喜欢上他的,进而立刻送他或是名车或是名表或是明衣,那么这笔损失难道不用一起算么?

    他对自己向来很有信心的。

    木齐一听,带着白手套的手一阵颤动,颤巍巍的看向正向自己走来的某人,希望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和幻听!

    筳非嘴上挂着恶意的笑容,简直和他的亮眼橙发相媲美。眼中的闪闪发光好像是看见了天降金猪一般,刺目的木齐想要立刻一个土遁消失在他的面前!

    小宝说:天啊,终于更完了一章,小宝累的想死啊,大家记得多捧场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