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第一天就旷工

章节字数:2897  更新时间:11-03-30 20: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筳非太过震惊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娃娃脸,以至于完全没有发现寒轩等人已经近在眼前。

    嘴唇上的柔软却在真实的提醒他,眼前这整个人竟然就这样吻住了他——问题是,他还没有在没谈好价钱之前就和人接吻啊!

    唇上的吻明显很青涩,近在咫尺的眼睫毛抖个不停。与其说这是一个吻,不若说是咬来得更准确!

    靠,肯定出血了!

    好吧,木齐其实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倒不是因为忽然问住一个陌生牛郎,而是在意身后拿到无法忽视的冰冷目光,那种全身游遍毒蛇的战栗从脊髓直窜脑中,在脑中不断扩散,勾起许多深埋在心底的不堪记忆。

    筳非忽然回过神来,手上一用力,嘴上也一用力,一把将木齐推了开去,正好将木齐推在了寒轩的身上。

    寒轩被迫伸手接住了这个被推过来的女人。

    木齐嘴上一痛,睁开眼时,赫然看见的就是寒轩!

    眼眸深处掩饰不住的恐惧立刻窜了出来,却被木齐眼睛一闭藏了过去,再睁开眼时,已经是一脸傲慢和不可一世。

    “疯女人!?——你干什么!”筳非简直怒不可遏,橙发在灯光下简直如火焰一般要烧了起来!

    “看什么看!——没见过清洁工阿姨来夜店么?老娘玩的就是制服诱惑!不服气是怎的?哼!”木齐站起身,很是理直气壮地看着寒轩,然后一转身准备离开。

    寒轩看了一眼筳非又看了一眼穿着清洁服的木齐,阴冷低沉的声音开口道:“想不到筳非公子这么抓紧时间,连上个厕所也来赚外快。”祖母绿的眼中瞥了一眼筳非。

    此时叶茴正好找筳非出来了,听见寒轩这么一说,立刻拉住正想要拉住木齐的筳非的手说道:“筳非!——怎么这么不懂规矩?你不是说来上个洗手间么,怎么变成这样了————呵,寒先生,李先生他们正在找您,不如我们先回去吧。”

    “可是——”筳非明显不想就这样放过木齐,奈何双手都被叶茴抓住,只能眼睁睁看着木齐消失在视线里,心里那个恨啊!——竟然敢不谈价钱就吻他,草!老子出道来还没被这样占过便宜呢!

    但是转念一想,哼,既然在店里做清洁工,就不信明晚看不见她——不过话说回来,那女人怎么忽然发神经吻了他?莫非想用美人计?

    也太不自量力了吧。

    寒轩看了一眼已经离开的那女人的背影,忽然觉得这背影甚是熟悉——当然熟悉,曾经看着她的主人一天天长大,背影简直已经烂熟于心。可是,明明五年前已经听说她…虽然乍一听的时候有些不信,觉得这么多年的实验都过来了,竟然这样简单就完结,简直有些不可思议。可是报告无懈可击,没有任何疑点,想怀疑也无从下手,

    但是方才那女人眼中的恐惧却不是假的,他也不会看错,因为太过熟悉——因为只有她才会用那种恐惧中的仇恨看着他,那仇恨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隐晦,却还是难逃他的双眼——那种像是明明毫无还手之力的小兽面临强者的倔强、恐惧、不服输、仇恨,都让他喜欢,所以总是不厌其烦的折磨她,看她露出那种眼神实在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可是年龄大了,眼神却越发隐晦,到最后几年做实验时,目光已经相当坦然了,这让他觉得无趣。所以之后几年,他放过了她去寻找新的小兽,却发现没有一头小兽可以替代她。

    所以他回来了,只是迎接他的竟然是那样一个消息。

    好吧,也许眼前这个女人会是新一个小兽,也许实验的进程又会有新的突破。不然他来这个城市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寒轩转身与叶茴和筳非一起回到了包厢。

    好吧,木齐居然就这样没有出息的逃走了,大概是第一个第一天打工就来早退的员工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貌似还性骚扰了同事,算同事吧。

    木齐匆匆回到家,进门就冲向浴室,不脱衣服,任由冰冷的水迎头浇下终于淋灭了心中不知是因愤怒自己的恐惧而燃起的怒火,还是因为恐惧而引起的战栗。

    终于冰冷的水将她的理智重新冷却下来,她现在脑中渐渐清明,睁开一双眼睛,在浴室灯光和水的折射下,闪着坚毅。

    木齐胡乱擦了身子,走出浴室,拿起手机,这才发现手上的手套一直没有摘下过,心里一阵安慰,难怪方才一直可以控制自己,原来是没有将“他”释放出来。

    快速的拨了号码。

    “李符,那件事究竟怎么样了?”木齐的声音因为方才的冷水和情绪显得异常没有感情。

    李符那边并不安静,这本在意料之中。李符显然没有听见过木齐这样的声音,一时之间愣了一下,但是一想到提问的问题,就不再多想。

    “啊,木齐啊——那事我说了,真的急不得,不过有几个人来要过号码,应该不久之后会有人联系你,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啊对了,想起来了就跟你说一下,前两天阮红蔷来酒吧的时候说起你,好像是有事要你帮忙,可能过几天就来找你了,你记得…”

    “行了,我知道了,你帮我多留意就好了。”木齐不再等李符说话,径自挂断了电话。

    李符一愣,明显感觉木齐不似平常。

    裴简恺看着明显若有所思的李符,眉头一皱——什么人能让李符上心,绝不可饶恕!

    “怎么回事?”裴简恺面上带着温文的笑容,走过来搂住李符的身子,顺便双手开始不规矩,幸好这酒吧是他开的,而且吧台前是被挡住的,没什么人看见他的动作就是了——再说,看见了大家也都心照不宣。

    李符有些呆呆的还没反应过来,拿着手机看向爱人:“木齐今天很怪——平常这个时候她早就睡了,今天怎么忽然打电话来?而且心情极不好,声音都变了,认识她这么久,还不知道她竟然可以发出这么冷的声音。”

    裴简恺其实心里早有打算,已然猜到对方应该是那个木齐——能让自己的爱人上心的人现在已经不多了——好吧,他承认,有威胁的又能让李符上心的人已经不存在了,剩下的都是些没威胁的了。

    毕竟把宠物逼急了,也会逃跑不是?

    “嗯,你跟她说了红蔷找她有事么?”裴简恺随手拿起一杯李符刚调好的酒,优雅迷人的抿了一口,在摇晃的灯光下像极了以优雅做伪装的吸血鬼。

    李符拿过杯子擦了起来:“说了。不过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对了,红蔷鲜少找人帮忙的,这次很棘手吗?”

    “这便不知——我对她的那些事从来不关心,我对你的事比较关心。”说着,将空了的酒杯递给李符,然后有意无意的用指甲刮了一下李符的手背。

    李符一把拍开:“你敢不关心我!哼,看我回去不好好收拾你!”

    “为夫很期待你的‘收拾’呢,呵呵。”说着站起身,心情颇好的走向二楼。

    “你个色鬼!——就知道想这些!”李符扬手作势要拿手中的布巾扔出去,只是脸色却正好在迷离的灯光下掩去它的绯红。

    木齐挂了电话,略一皱眉——阮红蔷,找她做什么?

    阮红蔷是裴简恺的表妹,也是国际刑警。她们是在泰国认识的,当时阮红蔷正忙着追求一名人妖,而自己正在泰国照顾莫岁。当时在医院因为误以为阮红蔷在骚扰莫岁,所以不打不相识——好吧,承认完全自己是被打的一方。进而透过她认识了裴简恺和李符。当时自己的身份证还是阮红蔷帮忙做的呢。据她说是可以经受得住警方检查,但是阮红蔷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夸大其词,好吧,那是委婉语,那就是喜欢吹牛!木齐可不想自己惹麻烦,所以除了阮红蔷一个警察,她基本上都是能躲多远躲多远。

    而且,能坐上国际刑警,阮红蔷岂是她所变现的那样大咧?自己还是费了很大力气才让她相信自己的身份,又帮她追到了那个人妖,这才混到这张身份证的。

    说来已经有两年没有见过阮红蔷了,如今要帮忙的话,她这废柴能帮她什么?

    莫非阮红蔷来这边是因为寒轩?

    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现在应该想想怎么才能更快的找到一个老公,莫岁已经等不了了。

    小宝说:最近论文被盗是皮的狗血淋头,所以在拼命改论文,两篇文都会不定时更新,大家是不是来看一下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