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我可不是变态呦!

章节字数:2592  更新时间:11-11-16 19: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木齐听见夏林的话,忽然拾起地上段秋落掉下的瑞士军刀,脸带笑意,却双眼冰冷的看着夏林,走了过去,边走边玩着军刀。

    “差点忘记了,你还有东西欠着我。”走到夏林的面前,对着夏林的胸膛比划着军刀,最后终于看准地点一把刺了下去!

    夏林眼看木齐的动作居然毫不畏惧!

    与此同时,一直在夏林沙发边的瘦猴忽然手中刀光一闪,一把匕首被他用尽全力甩了出去,目标正是木齐的双手。

    “不要!”夏林身边不远处躺着的那个报告的保镖忽然喊了出来!

    木齐只觉得心口一缩,呼吸一顿,身子立刻本能往旁边一侧,那匕首虽然因为瘦猴力道不足,并没有发挥瘦猴应有的功力,可是对于木齐这种四体不勤的人来说,已经足够快,木齐的反应也只能堪堪避过他的刀锋,却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割伤。

    暗红色血液立刻流了出来,木齐几乎是本能反应立刻捂住自己的伤口,用自己的运动服吸干伤口上的血——幸好今天穿的是深色运动服,并不明显;伤口不刻即愈,身体内沸腾的像烧得滚烫的开水,简直就要克制不住自己,脑中已经开始想起当年作为朱砂时的那些事迹,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似喜非喜的满足表情——好怀念啊,那时候的自己,那时候的实验,那时候每次自己进入刑讯室时,全身充满的动力和激情,是这五年来自欺欺人也无法改变的。

    渐渐加快的心跳,浑身抑制不住的兴奋战栗,脑中早已经勾画了不下百种折磨眼前这些人的方法,渐渐握紧双手,想要以此告诉自己现在这个地方不是一个适合的。

    “…木齐!咳咳,…木齐!你醒醒!”那向夏林报告的保镖看着木齐双手渐渐开始出现不正常的痉挛,终于费尽力气说出了口。

    “——你不是阿诺德,你是谁?”夏林立刻意识到自己身边的这个保镖已经被掉包了。

    那保镖没有回应,只是有些担忧的看着木齐。

    众人只见那被称为“木齐”的女人,前一刻似乎还在陶醉,后一刻忽然已经惊骇的意识到了什么。

    木齐的双手因为流过血,又不再有手套的封印,开始蠢蠢欲动,出现极细微的痉挛。

    木齐立刻感觉到双手已经开始僵硬了!

    立刻跑到段秋落身边,趁着还能控制双手立刻拾起被自己丢在段秋落身边的佛珠。

    双手一接触佛珠,立刻传来一阵灼痛,差点让木齐喊叫出声,但是僵硬的感觉被灼热代替,双手渐渐安分下来。

    由于双手的病毒没有像那次爆炸时完全表现出来,所以这次被佛珠压制也没有上次那样的皮肤萎缩,外表看不出异样,只是一直有一股灼痛从握着佛珠的手心传来。

    等到心情终于趋于平静,带上佛珠,眼神一甩,不再是方才毫无情感的无机质玻璃,而是切实的恶毒,随手操起地上的水果刀往瘦猴扑去。

    “你该死!”那动作简直如地狱修罗一般狠辣、毫不留情!

    瘦猴正因为自己没有一击即中木齐而在心里后悔不已,知道那女人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噗——”轻微刺耳的声音,血性恶毒的情景让在场所有的男人对眼前这个女人的手段都倒吸一口凉气,随之而来的则是瘦猴掀翻房顶的痛叫!

    木齐竟然将水果刀以九十度直角插入瘦猴的右眼,精准、迅速,在瘦猴还没有意识到她的目的之前,已经被她刺穿眼球!

    “啊!——!”

    瘦猴右脸满是鲜血淋漓,左眼球全是怨毒和恐惧,看着近在眼前的木齐的娃娃脸。

    从李医生的角度可以很清晰的看见木齐出刀又快又准,那角度简直和量角器两国一样精确,那出刀的速度和力度,那面不改色的深情,让李医生都在心中一惊,即便是资历极深的自己,也没有把握能够用这样的力度和精准度一把刺入人的右眼球瞳孔。

    段秋落完全没有想到木齐竟然如此反应!

    夏林这才意识到看来自己完全被这个女人给骗了!

    “贱人!”也许是极端痛楚让瘦猴忽然有了力气说话,只是满脸的血迹和狠毒的话语也不能掩盖住左眼透露的那一点恐惧。

    木齐忽然嫣然一笑,抬起手抹了一下脸上被飞溅的鲜血,就像是找到了心仪已久的礼物。

    “刚刚你踹我不是踹的很爽吗,现在,我也想要爽一下。”说着握着刀柄的右手猛地一转,力道大的扯断了里面的神经,瘦猴还来不及叫出声,又是一用力,将整个眼球都拔了出来!

    眼浆和血水立刻如舞动的蛇一般蜿蜒到了木齐的右手上,迅速被木齐的衣服吸了个一干二净,在运动服上留下磨灭不去的痕迹。

    瘦猴已经痛的晕了过去,只是右边眼眶已经是黑洞洞一个窟窿了,而且还在不断有血在涌出来,窟窿里面纠结的神经被木齐的力道硬生生扯断,一片血肉模糊。

    斯特林身后的保镖面色惨白,呼吸急促的像要吐出来。

    木齐看着右手水果刀尖上的大如乒乓的眼球,晶状体已经被木齐的力道压得变形,成为一种诡异的椭圆,木齐却像是拿着关东煮一样,仔细的审视起来,好像在考虑该从何处下口吃这“关东煮”,边看边说:“谁要是敢吐,下一个就是他!而且,我要让他把自己的给吃下去!”说完随手一扔那水果刀,眼神一下如利剑一般射向那几个面色已经蠢蠢欲动的人了。

    看着众人听后更加难以置信的脸,木齐忽然又纯真的笑了起来:“噗哈哈…你们真的很好骗…我又不是什么变态,怎么会这么做呢,哈哈…不过,我劝你们,”木齐脸色原本晴空万里忽然又变的阴郁万分,“如果你们不能出手就将我杀死,我劝你们还是不要随便动手的好,毕竟,呵呵,狗急了还会跳墙,况且我在你们这些大人物眼中,怕是连狗都不如了,呵呵。”

    说完,终于还是走向夏林,伸手开始解夏林的衬衣扣子,边解边说:“啧啧,我其实早就想要这么做了。”说完还煞有介事的舔了一下嘴角。

    “你干什么,叶小蕾!”夏林看着正努力解着自己衬衣的木齐,身上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让他觉得似乎这女人刚从死尸堆里爬出来一样。

    “啧啧,这身材真是没话说——放心,夏林,你们这里的人,我最恨的就是段秋落,我不会不自量力的来找你麻烦的,呵呵。”这话就在告诉他们,只要你们不要再妄动,自己不会为难他们。虽然这么说,可是手下却不见动作有所减慢,很快就露出了夏林精壮的上身。

    木齐一个口哨,伸手狠狠在那一片阳光色的肌肤上摸了一把,上身六块腹肌紧紧显示着主人身材的紧俏,光滑无瑕的肌肤也显示了主人从小保养良好,两粒红豆正在无辜的挑逗着见到它的每一个人。

    夏林一张俊脸确实已经黑的跟包公一样,奈何浑身无力,想不到自己竟然也有任人鱼肉的时候!

    木齐看着夏林的身体正面,根本没有什么阮红蔷说圣宝字样的铜钱印记,难道是在背面?

    木齐又将夏林一个翻转,还是一片光滑。

    而夏林则是努力掩盖已经要勃发的怒火了——这女人在干什么!?把自己这个堂堂盗墓家族的未来继承人当成是出来卖的moneyboy吗!?

    叶小蕾——不,木齐,你最好别让我出去,不然,本少爷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宝说:本章可能有些同学会觉得恶心,咳咳,其实应该还好吧,一如既往的寻求收藏和推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