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 三人死亡的疑惑

章节字数:2682  更新时间:11-11-25 19: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木齐和筳非的飞机票是晚上9点十分的,但是由于石棉县到成都就要花去五个小时的车程,所以基本上木齐和筳非都是在不断赶时间中度过,终于在6点多钟回到了成都,两人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就往成都双流机场敢,当真是马不停蹄,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也让筳非一直没有时间详问木器的古怪举动。也许你说,在大巴车上那5个小时可以说啊,拜托,在那种人多嘴杂的地方讲什么尸体啊,伤口啊,太引人注目了。

    直到终于过了安检,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上飞机,两人这才终于舒了一口气。

    从成都到A城飞行时间两个小时,筳非终于在飞机急速滑翔在跑道上时忍不住了,开口问道:“喂,到现在,你可以说了吧,你究竟是怎么认识那三个人的?”

    今晚飞机上的乘客并不多,木齐坐在靠窗的一边,身边坐着筳非,筳非身边坐着一个戴着眼罩睡觉的男子,也许看身形,该说是个青少年更为合适,这个有着纤细身形的少年男子比他们还早,一上机就看见他在睡觉,看来是很累了。

    周围的人要么睡觉,要么在看着一些杂志,机舱的上座率不足百分之六十。

    木齐想想,下午睡了三个多小时,现在9点多也不是自己睡觉的生物钟,却是睡不着,既然如此,逗逗筳非也好,就当消遣。

    反正他也消遣了我不少金钱——尽管,我不承认。

    木齐这么想着。

    于是一脸正色道:“你确定要听,你听了不后悔?——你不是说我港剧看多了么?”

    筳非这么一听,俊秀灵逸的脸上依然挂着不信任的笑容:“呵呵,漫漫旅途,姑且听听么,就当看电视剧了。”

    木齐一挑眉,转过头去道:“反正姑且听听,我还就姑且不说了——你真当以为,我有钱到为了过一把港剧瘾就白白支持一个人消费这么多钱?”最后那一句,声音低了一点,却还是能够让人听见。

    感觉就像是自言自语被听见一样,木齐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筳非一听,沉默了一会,估计在思量木齐的话,顺带也在想着木齐的身份,最后终于说道:“那少爷我的出场费也不便宜啊。”

    筳非忽然来了这么一句,木齐对于筳非忽然的转移话题,愣了一下:“什么?”

    “这样吧,你已经欠了本少爷2653817元人民币,现在给你一个抵消零头的机会,我用3817元来买你的消息,怎么样?在夜•蔷薇,光见我一面开瓶酒,就不止这个价钱,我现在已经没有收你钱我的出场费了,还敢唠叨?”

    木齐一听,惊讶的睁大眼睛:“这也可以?!”

    筳非无比自恋的抚了一下自己的眉角,动作潇洒恣意,一瞬间就让坐在前面的空姐昏昏欲睡的眼睛立刻如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

    木齐看那空姐立刻借机推着推车来送饮料,明晃晃暗搓搓给筳非送了好几捆秋天的菠菜,木齐也借机拿了好几杯饮料。

    终于,那空姐在恋恋不舍以及凄楚暗恨郎君不识情意的眼神中,默默推着推车离开。

    筳非无比优雅的端起那杯果汁,胭脂色的唇慢慢浸没过橙色的果汁,眼神还打着卷的飘向了那名空姐,明里暗里的放着电。

    苍天啊,这人不是连空姐也不放过吧——空姐的薪水难道他还放在眼里?

    木齐一个冷战,为那位即将被心甘情愿吸血的空姐默哀一秒钟之后,在心里又狠狠敬佩了一下筳非的吸金能力,终于开口:“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方薇脖子上的伤口,圆得很规整,如果真的是警方说的用树枝因大力撞击而刺入的话,因为角度等问题,以及树枝本身问题,怎么会那么圆整?”

    “等一下,我现在很好奇的是,你为什么会知道那三个人的名字?”筳非终于收回那噼里啪啦的眼神,看向木齐时,已经在正常不过了。

    “以及你那夏林•米勒口中的,是叫叶小蕾的名字吧——这又是怎么回事?”筳非居然用一种探究的眼神看向木齐。

    木齐也不甘示弱:“那你怎么做了夏林的保镖,叫什么阿诺德的?”

    “好,我们两人都不问这问题,你接着往下说。”筳非终于做出一个两方都能平衡的决定。

    木齐点点头:“方薇等三人的血流的很干净,可以说一滴不剩,所以他们从伤口上露出来的肌肤都已经是泛出一种死白,而不是寻常尸体还会透露出得暗赭色。”

    “照你这么说,那个什么方薇不是被树枝刺穿流血而死,又是怎么死的?”

    “他们确实是失血过多而死。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见,他们身上所谓被树枝岩石割伤的伤口,都恰好遍布在周身穴位上。方薇的是云门,神封,阴都,气海;严妍的是牵正,璇玑,神阙,大巨;金海远的是气舍,紫宫,大横。如果她们真的是自己滚下来,就能造成这样的伤口,我真的很想知道他们使用什么样的方式滚下来的。虽然她们的伤口很浅,但我想应该有深意才对,我不懂中医,所以不能解释。”

    “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划的伤口?”筳非的眼神更加怀疑的看着木齐,好像木齐就是江湖上卖大力丸的假药贩一样。

    木齐耸耸肩,表示对他的怀疑毫无压力,爱信不信。

    “那么,那个方薇伤口呈现红色又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是酸性体质?”那种口气调侃轻浮的口气就好像,倒要看看你这个江湖骗子还能耍什么把戏一样。

    “我想你误会了,不是方薇呈现酸性体质,而是她伤口上的体液呈现酸性。而在她伤口上的体液就不代表是她方薇的体液,你明白吗?就好像这钱在你家桌上,但不一定是你的钱,说不定是有人放在那桌上的。”

    “绕老绕去,你不就是想说有人留了体液在方薇伤口上吗?”筳非一脸鄙视的看着木齐,眼神就像再说“这么简单的事也说不清,哼,愚蠢之极!”

    木齐一脸惊讶的看着筳非:“原来你这么聪明啊,我还以为要像我家一年级的小侄子一样,要给你打比方呢!”

    “你!”

    “我们接着说,呵呵。你想,体液能够留到他人身体上的,且呈无色的,我也只能想到唾液了。”

    “唾液?”

    “嗯。你想想有什么人的唾液是呈酸性的?”木齐打趣的问道。

    “怎么可能!?人体正常酸碱度是7。35-7。45,怎么会有直接低于7的酸性人类存在!想骗本少爷也放聪明点!”筳非完全不相信木齐所说的。

    “亏你还是学道的,我看人家港剧里面不是都说,僵尸呈酸性么?”木齐托腮饶有兴致的问道。“怕是陶师傅教你的时候,你在想着赚钱吧,没有好好听?”

    “胡说,那是骗人的!怎么会有僵尸!?”筳非忽然斩钉截铁的断定。

    木齐皱起了眉头,眼中闪过不悦:“你要是不相信,做什么茅山道士?如果真没有,茅山派,龙虎门什么的不是早该绝迹了么?”

    “——总之,不可能还会出现僵尸!”筳非脸色极其古怪,开始变得苍白起来。

    木齐这先真的开始有兴趣了,头不由的凑近:“什么叫还会有?也就是说你承认以前有?”

    “没有!从来没有!——我不想再听你妖言惑众!”说着,整张俊脸拉了下来,闭上眼睛开始假寐。

    木齐真没料到最后筳非的反应竟然是这样。看着他的反应,木齐低声嘀咕了一句“我也没说是僵尸啊。”

    “咦,你们,你们在说什么,好像很奇怪呢?”坐在筳非身边的那个一直用眼罩遮眼睡觉的男人,伸手摘下眼罩,看了过来。

    木齐一听那声音,心中一个回转,再看见那张脸的时候,这次的惊讶绝不是假装的!

    那竟然是月球表面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