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天王的真面目(一)

章节字数:2210  更新时间:12-05-22 21: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筳非听后,不禁哑然失笑,实在是没有忍住,就这样笑了出来:“啊哈哈…你是秀逗了吧,你要是翼王石达开,我就是天王洪秀全了!”话音未落,只觉得眼前一花,瞬间就开始觉得呼吸困难。

    “不要让我听见洪秀全这三个字,因为…我会失控的…”只见那赤眸银发的木齐已经一把勒住了筳非纤细的脖子,在筳非已经有所警备的时候,却还是不动声色的靠近了筳非,出手如电的勒住了筳非,那早已经没有了白手套的右手,在月色清冷的光辉下,渐渐泛出一种死气沉沉的阴白,仔细一看,竟然还冒着寒气!筳非因为脖子上的错寒冷,控制不住的打了一个寒战,已经清楚的看见对方已经在瞬间制住了自己!

    好恐怖的速度——果然是非人吗!?

    “筳非!——木齐,你…”丘断嵋看见这样的木齐,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人的深不可测——之前对于木齐,多少能够摸到一点她的脾性,所以能在他的底线巧妙的刹车,不让木齐真正的发飙,可是眼前这个人,有着木齐的外表,木齐的声音,可是却一点都没有木齐该有的性格特点,完全就是一个陌生人!

    而且,是一个杀伤力极大的陌生人!

    丘断嵋本想要说的话,却在那赤眸木齐冰冷的瞪视下,被冰冻在喉咙里,一时间发不出声音,那一眼,竟然让他全身动弹不得!

    那是杀气!

    对方在愤怒他不自量力的打断了他的话,所以眼中闪现了杀气!

    那杀气一瞬间让他呆在原地,就好像看见身边有千军万马对他挥刀相向,而自己只是手无缚鸡之力待宰的羔羊!

    ……她,不是木齐!

    只见对方故意凑近筳非的脸侧,极其暧昧的轻嗅着筳非身上的味道,筳非却因为她的动作而根本不能反抗,只是使出全身力气压抑浑身开始本能的颤抖!

    那是对于绝对能力的臣服——那是本能体征再告诉自己,对面的人究竟有怎么样的绝对力量!

    “…不要在我面前提到那三个字…我真的会失控的…你也不想…这么美丽的脸,就此腐烂了吧…”说完,透着那双像是有红色飓风魔力的双眼,配着有些暗哑的声线,只让停飞觉得眼前的人真的已经不再是那个叫做木齐的女人了。

    赤眸木齐看着筳非不由屏住呼吸的呆滞,忽然勾唇一笑,很满意对方的识时务,于是,奖励一般的亲了一下筳非细滑的脸颊,暗中方才如海潮一般不可逼视的杀气瞬间消弭殆尽,只剩下最初的调笑,只是眼底那抹冰冷,至始至终都没有改变。

    但是,筳非因为对方忽然心血来潮的举动,不知为何,脸上忽然红了起来,却没有看见赤眸木齐掩藏的极好的冷漠。

    “呵呵,也许我确实不能说,我就是石达开,因为他也不过只是我的容器罢了。”赤眸木齐随意的靠着一颗树干,双手抱胸,抬眸望向了那深蓝近黑的大海。

    其实这臭屁扮忧郁的动作,用木齐那张娃娃脸以及棒棒糖的身材做出来实在有些搞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两人看来,却充满了恣意随性,潇洒不羁。

    就好像他们真的看见了古时候行走江湖,不拘世事的浪子。

    “什么意思?”丘断嵋看了一眼,应该还沉浸在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惊吓的红脸筳非一眼,首先提出了疑问。

    赤眸木齐用一种“你很笨”的眼神看了丘断嵋一眼,在看见他满脸脓包的时候,又颇为怜悯的摇了摇头:“就像现在,我是木齐,也不是木齐。还不明白吗?”

    “所以,木齐也只是你的容器吗?”丘断嵋像是忽然意识到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一般,不由向赤眸木齐靠近了一步,脸色有些急切。

    赤眸木齐现在没有料到,这貌不惊人的丘断嵋思维竟然这样快,只是略略跳了一下眉毛,重新将丘断嵋审视了一遍:“原来你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么。”

    “不,他不过是和木齐有着共生关系罢了——就和当年的石达开一样,是不是?”

    筳非显然已经清醒了过来,一语点破。

    丘断嵋闻言看了筳非一眼,转而又看向赤眸木齐,看着赤眸木齐的脸色,心中有了答案。

    “呵呵,真不愧是茅山派的掌门,有点眼力——所以,石达开当年被活剐致死,我也无能为力!”赤眸木齐忽然闭上双眼,抬起了头,好像承受不住忽然而来的情绪,就算是海边不晓得海风,似乎也无法吹开萦绕在赤眸木齐身边突如其来的悲伤。

    “你为什么无能为力?——你不是不死吗?如果你真的就是石达开,你为什么会允许自己的宿主死亡?”筳非见状,立刻趁热打铁追问道,因为他想到,师傅说过,如果木齐真的变成了非人类,那么也许她就是真正的长生不死,不管这种长生不死是以什么样的牺牲作为代价,都已经成为了事实。

    而那之前飞机上的肯特也已经给出了部分答案,他确实能够刀枪不入!

    “为甚么!?——为甚么!?哈哈哈,你问我为什么!?”

    赤眸木齐忽然睁开双眼,还未隐去的眼泪就像杜鹃悲泣出血一般震撼人心,更深沉的是,那双血色眼眸中的,是无边的恨意和对于既成事实的无奈!

    “葵亥年戊午月十一,昨夜天降大雨,河水暴涨,无法行船,实为诡异!誓师之前,天王早已告明,此去天气大好,与我军有大利。只待我军夺得蜀地,与曾国藩形成掎角之势,必能势如破竹。

    此次蜀地一役,干系重大,如今无法按计划实行,必将对天国造成伤害,余一气之下,血气上涌,未能控制,将所备船筏毁坏大半。众将士敢怒不敢言,余事后后悔非常,如今细细想来,竟是非人之征兆!

    思及天王那日夜话,不禁冷汗频出,莫非曾国藩已然发觉什么,故而请来高人助阵?

    莫非天王真的背信弃义,与曾国藩狼狈为奸,弃我大业不顾,干做清廷走狗,卖国求荣?转念忆及出征前夕,军师已占一卦,面有难色言词支吾,劝余携家眷同行,恐有不测,可防万一。然余度天王非此等无信无义小人,大骂军师小人之心,家眷若在天朝必是万无一失。如今将身在外,消息不通,若天王当真背信,此无异于斩己方臂膀,长他人之气,余一人死不足惜,恐天国将士心惊胆寒,不能建此平均天国,永享盛世和平,余等大罪矣…”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