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不是怨家不聚头  第二十二章意图

章节字数:2472  更新时间:11-04-20 22: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段期间她的饮食起居都是晔曲照料,暝炫最近好像很忙,很少能露面,即使出现也只是看看她,自言自语地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又匆匆离开。

    不知道是第几天了。

    晔曲照例提着食盒进来,看到芷璇又在发呆,突然开口问道,“老大,是不是闷坏了?”

    “你认为呢?”芷璇依旧专心地看着屋顶,把玩着手的铃铛,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你是在想办法恢复女儿身吧!”晔曲一一将食盒中的饭菜端到桌面上,然后去扶她起身,到桌边坐下,“你不要老是这样躺着了,也多走动走动,再怎么样也不要作践自己的身子!”

    “身子是我的,为什么你看起来比我还要在乎?”芷璇打量着这个善良到近乎让她难以接受的男人。

    难以接受的不是因为他的单纯善良,而是这样的单纯善良出现在这种黑暗的地方,她真是好奇他到底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还有,他如此容易害羞,刚才她只是说了很平常一句话,他又是红了脸。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欺负了他似的。

    芷璇也不再为难他,转而回到起先的问题,“为什么你觉得我在想办法?”

    晔曲将饭碗塞到她的左手掌心,再把筷子放置到她右手的虎口,答道,“因为你太配合了。”

    “是吗?”芷璇慢条斯理地开始吃饭,表现的样子完全是他口中所说的配合。

    晔曲点点头,“我以为你至少会试图闹腾,或者绝食抗议的。但你没有!”

    他该不会是把自己当成了那种以暴易暴之徒吧?芷璇顿了顿,道,“我从不浪费力气做没有把握的事。”

    晔曲这次又摇了摇头,“我想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想恢复女儿身,你看得懂尊上看你的眼神的,不是吗?你宁愿顶着断袖的称谓,不就为了让下面的封王帮忙好断了他的念想!”

    “哐当”清脆的碎响声响起,芷璇手中的饭碗砸在了地上,双手有些颤抖,他一语道破了她内心深处的心事,这样的情况下她竟然对他还是心存侥幸。

    “对不起,我不该提这些的!”晔曲抱歉地蹲下身子去捡那些碎片。

    本来芷璇还会偶尔和晔曲说几句话,但自从那天晔曲捅破那层窗户纸之后,芷璇便开始一言不发,整天只是默默地在床头坐着。

    晔曲懊恼不己,急得团团转,“老大,都是我的错,我说错话,你不要这样不言不语。”

    “老大,你心里不舒服就冲我发火好了!不要憋在心里。”

    ……

    “老大,你是不是觉得闷?要不,我们到处走走吧!”

    芷璇的眸子总算波动了一下,她这些天还从来没有出过这个屋子,晔曲一看有希望,再接再厉道,“如果老大愿意,我们现在就出去!”

    芷璇终于点了点头,晔曲如释重负。

    晔曲在琳琅宫也没什么职位,一路上所有的手下都对他怀着惊惧和敬畏,可若他的地位真的很高,又怎么会屈尊来做她的小弟这样低下的事情?

    芷璇一边走,一边记着地形,不得不说,这琳琅宫宫殿着实复杂,且构造精妙绝伦。

    走在一处幽暗的长廊,长廊的尽头有一道满是铜锈的大门,那扇门像是有魔力一般牵引着她,她的脚步像是生了根,牢牢地定在原地不愿意离开。

    “这里可以进去吗?”芷璇开口问道,眼睛死死盯着那道门,似是想要将它看穿。

    “老大,绝对不可以!”晔曲惊慌失措,神情异常激动地说道,随后又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冷静下来,“这是禁地,连我们也不可以进去的,只有尊上和羽熙可以进去。”

    “如果我一定要进呢?”芷璇显得异常坚持。

    “这,老大……”晔曲的神情飘忽不定,似是极为忐忑。他未免也太单纯,心里想着什么,什么情绪,全都写在了脸上。

    “那可以告诉我这里有什么吗?”

    “都是些叛徒……”晔曲答道。

    “真的不可以进去吗?”芷璇依旧不死心地问道,那样强烈想进去看看的情绪,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了。

    最后僵持很久,芷璇知道不可能了,才不甘心地回去了。也失去了再继续逛下去的兴致。

    这天,芷璇身子惫懒,便拿着本书册在桌边百无聊赖地坐着,听到了脚步声接近。原以为是晔曲过来送饭的,可是那个脚步声很急很重,不是晔曲。

    芷璇侧身看去,只见一个陌生的女子端着一碗汤蛊,神情颐指气使地走了进来。

    女子极为憎恶地看了她一眼,低咒道,“扫把星!就凭这点姿色还来诱惑尊上,哼!”

    女子粗鲁地直接把汤蛊推到她的手边,结果汤蛊没放稳,直接翻倒,全都泼洒在了芷璇的右臂上。灼伤的疼痛令芷璇的眉头微蹙,只是微蹙,她承受疼痛的能力向来很强。

    女子得意洋洋道,“活该!烫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鑫茹!”

    女子正笑着,身后突然响起阴沉恐怖的声音,女子身子猛然一震,然后僵硬地转过身来,低头行礼道,“公子!”

    “你好大的胆子。”晔曲面上依旧平静如水,声音也和平时一样温柔,可是却令人从脚底开始发寒,全身锥心刺骨的冰凉。

    “鑫茹知错了!公子饶命,公子饶命!鑫茹愿自断一臂!求公子不要杀我!”叫鑫茹的女子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一个劲地磕头。

    芷璇微微一怔,自断一臂?需要这么严重吗?芷璇正想着,只听得那个叫鑫茹的女子突然惨叫一声,然后便倒在了血泊里,刚才还活生生的人此刻已经毫无生气地倒在了她的脚下,变成了冰冷的尸体,且死相凄惨。

    而那个刚杀完人的男人,眼中骇人的杀气和阴冷在看向芷璇被烫伤的手臂时蓦然褪尽,变得温柔似水,和往常无异。

    芷璇仿若这才终于明白过来,原来他不是单纯善良,而是只有在她面前时才会是单纯善良的样子。

    她就说,这样一个清澈的男人怎么可能在魔界生存,原来如此……其时他比任何人都要残忍无情。那个女人只是做错了一点小事,他就毫不犹豫地杀了她。他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什么有这样随意杀人的权利?刚才那个女子只是叫他公子,完全无法听出他的身份。

    晔曲急匆匆地跑了出去,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冰块和治烫伤的药膏。

    晔曲蹲在她的身前,小心翼翼地掀开芷璇被烫伤处的衣袖,极小心地用冰块给她降温,然后轻轻地抹上淡绿色的药膏,心疼而自责,“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让别人来的,害得你受伤,以后不会了!”

    感觉到芷璇探究的复杂眼神,晔曲一边收好药膏,一边苦笑道,“吓到了?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怕?”

    原以为芷璇不会和他说话,不会回答他,但半晌后,芷璇却开口道,“你只是为了生存。”

    晔曲的身子一震,“你……有着一颗宽恕之心。”

    芷璇轻笑,“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成佛祖了。我只是不想自己太累而已。爱一个人很累,恨一个人又何尝不是!”

    沉默片刻,芷璇一边放下衣袖,一边踟蹰着唤道,“晔曲……”

    “老大有什么事?”

    “你到底是谁?”

    “我……”晔曲僵住身子,然后重重地点点头,“我不想骗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