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不是怨家不聚头  第66章再度受伤

章节字数:2914  更新时间:14-10-06 22: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重回天庭,是自己修出人身后的事情,芷璇自是有印象的。只是不曾想,原来暝炫所说的都是真的,如今,兜兜转转间,他们再相遇!上苍为何要这样安排?

    若换了一开始,她知道这事,只会当是曾经的熟人。可,现在……自己亦在乎他了。转头看向暝炫,一时间,芷璇心头倍感惆怅起来。

    原以为知悉一切后,芷璇会欢喜地留在自己身边,可此刻,她淡漠的神情,冷淡的态度,暝炫竟有些不知所措了,两侧紧握的拳松了又紧,“璇儿?”

    对上暝炫的担忧的脸,芷璇选择了逃避,“我需要点时间!”说着往另一边走开。

    如一开始没有失去,大概他们还像千年前那样好好地在一起。然,分隔的千年,从刚开始的失落,到寻不着的神伤,再到接受现实的归于平淡,统统经历过后,再让他失而复得,那是怎么的惊喜!打认出她后,他就不曾想过要放手!

    暝炫上前一步,“我可以等你!”一千年的时间他都等过来了,他不介意跟他的蚕儿纠缠下去,只要他活着,谁都甭想抢走她。

    芷璇迈着步子,立于山巅。过去种种,她没了记忆,自没有暝炫那样深的情愫。可,从她踏进魔界,自己的挑畔,自己的恶作剧,自己带给魔界的灾难,这个人给自己的是包容,宠溺,是惊艳,是温暖吧!

    可,他口口声声的蚕儿,是过去的自己,那现在的她呢?又是谁?

    如若没有过去,以他尊贵的身份,他怕是看都不看自己的一眼吧!想那东海的花千娆冰肌玉骨,妖娆如斯都入不了他的眼!

    更甚自己只是月老身边的小跟班,身份本来就是对立的。现下犯的杀戒已连累了月老被关禁,魔界好不容易才平静回来,她不能因一已之私而连累大家。

    山巅边,层层云雾中天阶如梦如幻,长长的一直延伸到天庭的北门。

    芷璇一步一步朝着天阶走去,回头,自嘲地一笑,“暝炫,过去的我都没记忆了。那就让它都过去吧!此刻,我只是芷璇,只能是芷璇!”她有她的职责,他们是注定走不到一起了吧。从她掉进幻生池开始,这命运的转轮就不再眷顾他们了。

    只是,她低估了暝炫执着的心。

    “不!”从芷璇踏上天阶开始,暝炫才看到那隐匿在云雾中的天阶。

    身子才飞掠而去,一道透明的屏障阻隔了他的去路。

    “可恶!”暝炫怒吼着拍打着屏障,一拳重过一拳,节骨分明的拳缓缓流下血,滴在地上如盛开的花般艳丽夺目,“你给我回来,不管你是谁,你只能留在我身边。”

    暝炫气得红毛炸开,不顾一切地两掌运功,一道黑光如闪电般击出。可屏障丝毫无损,仍旧挡在那里!

    暝炫再加强法力击出,如是再三地连击数下,屏障依是牢牢地挡在那。

    “回来……”

    ……

    “你给我回来……”

    透过屏障,他只眼睁睁地看着芷璇一步步往天阶而上,无论他怎么任意攻击嘶吼,她亦不回头看一眼,她的冷漠无疑更让暝炫恼火。小蚕儿,别让我再逮回你,否则,让你这生都逃不出去。

    终,他毫无保留的一击,遭到了灵力的反弹,一个趄趔,暝炫捂着胸口,只觉喉间一口腥甜翻涌而上,暝炫生生忍下,却始终有丝血自唇角溢出。

    那边一直冷眼旁观的荆乐忍不住叻道,“阁下还是省点力气吧,这道屏障是女娲娘娘设下的,任你法力再高,亦打不开。”

    发了疯似的暝炫并没听进去,一昧地用着各式法术击向屏障,每一道攻击均倾注的灵力,一次比一次大,。每攻击一次,遭到反弹,亦不却步,微一调整,再次击去。

    “你还不明白吗?她是仙,你是魔!从她掉进幻生池开始,就注定你不配再拥有她了。”真让人捉急,说了打不开的,怎么就不听呢,再这样下去,还不得遭

    眼见着暝炫的身体晃了两下,一口鲜血直喷而出,突然眼前一黑,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发出轰的一声响。

    晕倒前那一刻,他脑子里一直都是想着芷璇。仙?魔?什么玩意?他的小蚕一直都是魔界的,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亦是,什么狗屁仙子,滚蛋!阳尘,你若敢再抢试试,我暝炫必定让你痛不欲生,后悔来到这世上。

    在暝炫倒下那一瞬,芷璇似有感应般地回过头,泪不受控制地涌下,掩嘴泣不成声,暝炫!你个……笨蛋!你这样做,让我怎么办?!

    当天在魔界,自己要离开,他不是很洒脱的吗?可今天,他堂堂魔王在干的是什么?

    明知道打不开,还要以卵击石。

    芷璇不知道是什么驱使自己不顾一切跑下天阶的,只知道自己的心很痛很痛,像是被人狠狠地揪着,疼得喘不过气,疼到骨髓里!

    抱着暝炫,墨黑的衣袍看不出血迹,可沾了血腥的味道充斥着鼻子,“你存心让我难过,让我内疚是不是?”

    荆乐上前一步为暝炫把了脉,“伤及内脏!”

    似听到芷璇的声音,暝炫原本紧闭着双目微眯,手微微一动,抓紧芷璇的手,气若游丝道,“别……别走……”

    “嗯!”芷璇已顾不上是鼻水还是泪水,随便一抺,抽泣着承诺,“我不走了!你先把这个吃了”手中是疗伤的仙丹。

    暝炫却不急着吃,只继续问:“不……后悔?”他拼得只剩一口气伤了自己,就是为了自己证明芷璇心中的地位。

    “你听给我听着,我芷璇此生是跟定你了。你甩不掉我的!”

    得到她的承诺,暝炫终于可以放心地闭上眼了。

    “只是晕了,没事!”

    看着两人,荆乐微微摇头,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傻的人又岂是暝炫一个!

    ……

    天庭

    金銮殿上,一个身着九龙金袍,金冠束发的男子,没错,此人正是天帝——阳尘。此刻,他站在玄光镜前,津津有味地看着镜中的映像,看归看,还不忘幸灾乐祸一番。

    “嗤!他倒是不怕痛,十成的功力反弹回来,够他受的了。”

    他的身边站着白衣白袍的老翁,此人正是太白星君——鑫时。

    太白星君一副看变*态的表情瞟了眼玄光镜,心想那人就是变*态,以前留恋一条蛆虫,现在还是,活该败北。

    鑫时摇头叹息道,“他那是自找罪受。如果他不指使那条……那芷璇来偷我的仙丹,亦不会轮落到今天杀敌一百,伤已一千的地步。”

    阳尘薄唇牵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世间有情人,七情六欲,抛不开不是罪过!只是,他太自负了!真以为天界是他来去自如,任意妄为的地方。”

    想当年,三界和平,王母寿诞,魔界之王受邀做客,却不曾想,他暝炫居然让他的宠物去偷仙丹。

    这不得罚么?他是天界的主人,只是罚那小虫子把丹药吃了而已。结果,她却逃跑,在天兵追赶的过程中,失足掉进了幻生池。可最终亦是仙丹的药效为她保住一息,之后,荆乐求他要了她,他准许了。

    若说是当年难免有些年少气盛,带着与暝炫斗气的成份,可往后的事情,阳尘自问亦没偏颇于谁。

    现今,芷璇下凡亦是自己间接受命的,既是受错,那便回来受罚吧!

    在理是该罚的,可下的命令,多少还是考虑到暝炫在内的因素,阳尘甩了下袖袍,关闭玄光镜,宏亮有力的声音贯穿耳膜,“传令二郎真君,见到芷璇不许伤她分毫,带过来,我有话问她。至于月老,放了吧。”

    “得令!”鑫时躬身退下。按着天帝的旨意找到了二郎神,传了玉旨,带着隐戌便朝着月老殿去。

    鑫时是天帝最得力的助手,隐戌只觉是鑫时为自己求的情,“多谢星君!”

    鑫时摆摆手,撇得一干二净,“别谢!我什么都没说,是天帝的意思!至于天帝此举是何意,老道亦猜不透。”

    “芷璇可有回来?”

    “本来是要回来的,这人都上了天阶了。不过,暝炫那魔物妄想冲过天阶屏障,反而遭到灵力反弹受伤了。这不,芷璇心一软,又回去了嘛。”说到这事,鑫时差点没捶胸顿足,他就觉得是暝炫耍手段,玩腹黑,太阴险了。

    “天帝怎么说?”

    “毫毛无伤带回天庭。至于要不要罚还得看天帝了。”鑫时无奈道。

    从二郎神带走自己,隐戌心大概有了个底,任务是天帝派的,纵使芷璇犯错,亦可讲情吧!只,忆起二郎神听到毫毛无伤四字时,那忿然的表情不免让隐戌心忧起来。但愿那丫头可以没事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