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冲突中的花火  第19章 情已逝,不可追

章节字数:2037  更新时间:11-12-09 08: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石静猛地站起来,过于莽撞顶撞在犹自沉醉中的陈默言的下巴上,撞痛了两人,也撞碎了所有甜美的梦。

    “默言,我不该这样!我们不该,不可以再这样了。我们早就分手、完蛋了!”

    陈默言看着石静发红的鼻子和眼睛,她的眼里已经盈满了泪光,不由愕然,石静的眼里那么的悲哀!

    “不!”

    说什么,他都不允许她的离开,她是他的!他们一起感觉依然那么的美好,那么的契合,他们怎么可以说玩完就玩完呢。

    石静按着他的肩不让他起来,坚决的说:“我会听你话,好好学好英语,不过我不用去新东方,我自己买VCD学就是了。也可以在线学习。你省钱我省时是不是?我一定会学好……我要出国!”

    如果可以,她宁愿永远也不要回来了。

    石静打开陈默言的手跑了,差点跟正要敲门的金斯夫撞上。

    她敢逃给他看!

    陈默言绷紧的脸,心中的怒意暴涨。

    金斯夫看着石静跑回办公室砰的关上门,又看了看一脸阴沉的陈默言,不经他同意就进去。

    “默,静静她为什么哭了?”

    金斯夫责怪的询问,不管什么理由,任何一个绅士都不容许把一个女人弄哭。石静还哭得一塌糊涂。

    石静哭了?

    陈默言心头震惊一下,那次石静告诉他她过去很不好,男友在她怀孕的时候抛弃她,之后父母死了,她很悲伤,还是坚强的强忍住满眶泪水,认识她这么久尽管遇到再大的挫折和屈辱,她都只是鼻尖红红笑笑作罢。

    唯一知道她哭过的就是她提出分手的第二天,在电梯遇到她戴着墨镜,从侧面看见她的眼睑红肿。

    石静从来没有哭过,至少在人前从没有哭过。她是那种在背后哭死也不要在人前掉一滴眼泪的倔强女人,她不容许将自己的懦弱流露出来。

    这个骄傲而好强的小女人。

    陈默言叹气,他们已经分手了、完蛋了,早就没关系了。这是她要的,如果这是会令她快乐的,他也无奈的,由得她吧。

    “我困扰她了。”

    他困扰了她,她何尝不更加的困扰了他。

    “困扰?为什么?”

    “天知道!”

    他一直百思不解,究竟是什么原因令石静要离开他,石静提出分手,看得出她眼里的痛苦和矛盾,但是石静也很排斥他,一直躲避他。

    他了解过,石静依然一如既往的单纯,根本没有因为结识那个男人而抛弃他。

    他给抛弃,但是却见她比他更加的哀伤。

    假如他知道就不会任由这么的悲伤了。

    再次拥抱着她,他的感觉依然那么的狂热,她那么的抑制内心的爱意,她对自己依然那么的渴望,但是,她又那么的悲痛,她这个表情再次凌迟了他冷硬的心。

    “我去看看她。”

    金斯夫觉得要跟陈默言说的已经不是很重要了,石静哭得很狼狈的小脸更揪着他的心。

    看着金斯夫高大的背影,陈默言叫住他。

    “金,如果你赢了,你会把她怎么样?”

    金斯夫笑笑,俊朗的脸上浮现很自信的笑意:“如你所愿。怎么?后悔了?”

    陈默言的脸也显出同样自傲的笑,坚决的摇摇头:“我怕你做不来。”

    “等着看吧。”

    金斯夫的眼中充满扩张的欲望,他知道石静还爱着陈默言,也知道陈默言还爱着静静,但是他们已经分了手,不管陈默言还是静静,他们都是自由体,有权接受新的感情开端。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自己感兴趣的女人,到此一行就不觉得无聊了。

    石静的野性激起他最原始要征服她的渴望。

    金斯夫开门的前一秒,睥睨天下的姿态瞬间变回温煦的绅士式亲和。

    石静躲在洗手间,很久才出来。一直不言不语躲在显示屏后默默的做事。

    金斯夫也不和她说什么,石静和陈默言之间的心结还是没有解开,他现在只是一个外人而已。

    “静静,我煮了咖啡,要不要来一杯?”

    “谢了,我要赶工你喝吧。”

    石静哽哑的回答,很难得的和颜悦色,不因他打断她的思路轻柔的回答他,她根本就没办法专心做事。

    听着她带着嘶哑的嗓音,金斯夫有了心疼,也有了酸涩。

    看得出石静很在乎陈默言。

    “过来喝一杯,我特地为你加了很多奶精和糖,很好喝的。”

    “不用了。”石静的语气已经有了不耐烦。

    “很香呢。”金斯夫不怕死的倒了一杯端过去给她。

    石静低头转动手里的铅笔不看他,还是低沉的说了下“谢谢。”

    “我还煮了很多,可以喝好几杯。”金斯夫拍拍她的肩膀,“没事,大不了睡个觉当一场梦。”

    石静想说什么,还是点点头。

    她和陈默言的小小争吵,在外边的人应该听得到的。

    “没事的。”

    不知道陈默言有没有跟他说过,不过人家毕竟好意安慰她,石静也不跟他争执。算了,再大的事情,睡一觉,当一场梦就是了。很多事情很多时候不是一样挺过去了吗。

    “有什么事我可以帮的你尽管开口。我们是最佳拍档呢。”

    金斯夫温柔的说。

    他是真心的想帮助她,看着她苍白的脸,好像抽空了所有的精力一样,他不喜欢这样的她,他还是希望见到精力充沛,朝气蓬勃的她,即使火爆得好像小辣椒也好过这样奄奄一息的样子。

    第一次石静觉得和金斯夫很有人情味,他们一起并不难沟通。

    “老金,我想学好英语,以后请你多跟我说英语好吗?”

    “好啊,不过不准再叫我——死鬼佬了。”

    鬼佬已经够难听,可以忽略当是中性的词语,但是还加一个死,结合起来有那么难听就那么难听。

    “哦。”

    哦不等于答应。答应也不等于承诺,就算是承诺也不一定要执行。

    石静和金斯夫一起,火大的时候生气的时候还是照样开口死鬼佬闭嘴混蛋。不过他们共同的语言倒是越来越丰富了,同时石静骂人的词语也随着她努力学英语而成正比的增加。

    金斯夫很头疼。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