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冲突中的花火  第31章 伤害

章节字数:3039  更新时间:12-01-05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金斯夫淡淡的说:“有人说过地球本来就不是正圆而是扁圆的,所以人生来就不是公平的。”

    “咦?你们西方人不是提倡人人平等,世人皆是上帝儿女的吗?”

    金斯夫看了下石静好奇诧异的脸,她的表情很丰富,可惜她很少流露自己真实的情感。

    “骗人的。宗教也是政客。”

    “对哦,要不犹太人也不会被迫害了。”石静对这些很大的问题曾经迷惑过,也查找了很多书籍看过,“是啦,金斯夫你信什么教的?”

    “天主吧。”

    “什么叫天主吧!你自己信什么教都不肯定吗?”

    金斯夫不由身手捏捏她粉红的脸颊,石静的表情好可爱。

    “我没有饭前祈祷周日礼拜的习惯,也不相信有上帝等着谁的祈祷来打救他。”

    “哦,那你的信仰也真的很薄弱呢,很少见西方人不信教呢。”

    “相信自己就好。”金斯夫自信满满的说,虽然说得很轻,但语气中流露的自信和意气风发却是那么的逼人。

    “是啊,没有天,没有神,求神拜佛都没用,只有靠自己才是最踏实的。”

    石静感怀的喃呢,又想起不愉快的过去了。没有天,没有神,求神拜佛都没用,什么到头来还不是要靠自己解决。

    “这当然了,再多祈祷也不见得上帝丢两块面包给我吃。”金斯夫把烤熏肉切开叉起来吃。

    石静却嬉笑:“有啊,你拿顶帽子坐在街头祈祷着,上帝就会丢下很多面包给你吃的了。”

    “哪有这么便宜不劳而获的好事,除非做乞丐。”

    “她就是这个意思!”陈默言坐下,和石静面对面,他的长腿很率性的伸直,碰到石静的腿,石静缩开,他一脚夹住她的一脚!石静扯了个笑,有点不自然,即使他们现在在角落还有柱子挡住外边看不见,但是陈默言旁边还有一个金斯夫,他这么轻佻,很不合适。

    “老板好。”石静礼貌而生疏的打招呼,提醒他们彼此的身份。

    “不好,很不好!”陈默言嗯哼一下,喉音非常低沉浓重,又干咳两下。

    石静很自然倾前很顺手的按在他额头:“没发烧,喉咙痛?又发炎了?”

    “心痛!”

    陈默言发现石静和金斯夫一起还是亲密的一起时,他的心就痛得不得了。

    在他灼灼眼神下,石静明白了他的“心痛”,黯然收手默默的扒饭。

    金斯夫好奇的问:“默,你几时有心脏病了?”

    陈默言看了眼默默不发一言的静静,她低头慢慢的吃,他还是看见了她鼻尖发红,他才是给她甩了的人,她还装什么委屈。

    “说说笑而已,你知道啦,我怎么会为什么心痛!”

    金斯夫看着波涛暗涌的两人,沉默。

    石静三两口把所有的东西吞下,咽下,喝光汤水站起来:“我吃饱了,你们慢慢聊,失陪了。”

    石静抓起桌面的手机就走了。

    金斯夫疑惑的问:“静静吃得这么痛苦,她点的饭菜很难吃吗?”

    “哼!”陈默言冷哼,“再难吃对于石静来说她也不会浪费的,每一分钱都是她的命根。”

    沉默一会,金斯夫轻轻敲打着桌面:“默,这样做好像有些不人道。”

    “怎么会!你以为她真的这么纯情?不要连你都给她骗了。”

    “也许她只是一时迷途……”

    “她的生活多姿多彩呢,你少给她的外表蒙蔽了双眼。”陈默言阴冷的说,“你看这么快她不是跟你一起吃饭了。”

    还勾勾搭搭的,这话陈默言忍住不跟金斯夫说。

    “她请我吃饭只是……”

    “她请你吃饭!”陈默言低声叫了出来,“一分钱都要了她的命,她这种女人会安好心请你吃饭?”

    “我帮她找回很珍贵的东西。”

    陈默言冷冷的说:“对于她来说没什么重要过钱。她只是一个钱奴,标准的钱奴!”

    金斯夫看着陈默言失态的言行举止,提醒他:“默,你几时变得这么偏激了?不管哪个钱奴都有属于自己的珍贵情感吧,石静很重视和儿子的感情,我帮她找回的钥匙圈有着她儿子第一次写的字,祝她生日快乐的礼物。她再不好,也是一个很好的妈咪。”

    陈默言愣了下,烦躁的耙了下头发,不发一言的离开。

    她还那么的看重那个钥匙圈!

    陈默言上去石静的办公室,上了锁,跟着上来的金斯夫开了门,石静不在里面,不过她的手袋还放在架子上,表明她没有离开公司。

    没离开要找人很容易,拨打电话问问监控室就可以马上找到她了。

    但没必要了。

    那个女人跟他早就无关了,不是吗!

    陈默言回去自己的办公室,十分沉静的办公室,压抑的气氛令他想到无人的地方呐喊来抒发内心的压迫感。

    陈默言无意识的上了楼顶花园,这种天气冷死人了绝对没人愿意上来这里。

    但是他一上来就在熟悉的地方看见一抹灰色的身影,站在那个角落的绿化后的栏杆前,曾经,他们经常呆在那个角落。

    她静静的眺望着远方,他想离开,脚又不由己的过去。她的脚下满是烟头,和一个空的烟盒。

    “你还是一个一点公德心都没有的女人!”

    出口就是违心的话,看着她明显瑟缩一下,他一点都不因伤害到她而开心。

    她颤抖一下呆立了两秒钟,蹲下去一个一个捡起丢在地上的烟头,装进烟盒里,捡完,依然一言不发拿去丢进垃圾筒就要离开。

    陈默言冲上去从背后揽紧她,她全身发抖,他何尝不是。

    “静,我们不要分手,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们可以结婚生子……”

    分手后,他才发现自己离不开她,那么的渴望,那么的思念,很后悔没有早早给她一个名份安定下来。

    或许当她说她很想要一个完整的家的时候,他和她结了婚,他们就不会分手,不会分离了。他看得出她对家的渴望,他假装不明白,他也看到她的难过,他以为拖一段时间,她就会懂得他不想结婚,她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女人,但是他预料不到,她会主动提出分手,是真的分手。

    在她的心中,结婚真的那么重要?她说可以立约不要他任何的东西,事实他们一起她都没要过他任何东西,难道一个女人真的可以什么物质性的东西都不要,真的只要一个完整的爱情,一个完整的家庭?

    他不信。

    迟迟不下决心,不,那时他连结婚这个心都没有。

    她离开了。

    他才发觉,其实自己也那么的渴望拥有一份完整的爱情,一个完整的家庭。但是迟了,她好像一点回头的意思都没有。

    如果当初苦苦追求她她不理不睬还有希望,现在的她,似乎已经是哀莫于心死。难道他的拒绝真的这么伤她的心?还是她已经找到了更好的替补?

    “默言,对不起对不起!忘了我吧,你太好,站得太高,我配不上你……”

    “鬼话!”陈默言的心要爆炸了,“全都是鬼话,你不要我是看上了金斯夫!我就知道你见钱眼开朝三暮四!”

    石静也不否认,幽幽的叹息:“金斯夫很有钱吗?不过一个月有五六万收入真的很有钱的了,足够包养二奶小三,我的要求又不高,看上他也是应该的……”

    陈默言的手在她冰凉的手下一个个辦开,看着她缓缓的沉重的走了,陈默言狠狠、不甘的盯着她,石静从慢到快,很快就消失在楼梯间的门。

    许久,陈默言混沌的脑子在大北风下吹,冷却了,也恢复冷静,醒悟一件事情:金斯夫只是他请回来的外聘顾问,一个月的薪水再高也不及做老板的自己,若为钱石静绝对不会舍自己而要金斯夫,分手之前石静还不认识金斯夫!

    石静刚才一听见他不舒服就很自然的抚上他的额头,这是她无意识的动作,在她心里她还很要紧他,因他的话她红了鼻子,只有她很在意的事情,受到很大的委屈,她才会这样红了鼻子红了眼眶。

    感觉不会错,她隐藏得再好,他还是感受到她对自己浓得化不开的关切。

    石静还爱着他!

    陈默言大吼一声,对着灰蒙蒙的微雨天空喊叫:“为什么!”

    “静静!”说什么他都要跟她说清楚,他不要就此失去她!

    石静早就走了,只有冷冷的北风刮着细雨应和着他。

    陈默言飞快的跑下去,冲进石静的办公室,金斯夫在讲着电话,石静不在,她习惯放在架子上的手袋也不见了,她离开了?

    好不容易才等金斯夫讲完电话。

    “金,她呢?静静去了哪里了?”

    “她说不舒服,她本来就有点感冒,我见她脸色很难看就让她回去休息了。”

    陈默言走回自己的办公室,犹豫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拨打石静的手机,好会石静才接听,很恭敬很客气疏远的问好:“陈总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她疏远的口吻冻住了陈默言所有的温情,但是陈默言绝对不是轻易就可以放弃的人,他要她,要她重新回到他身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