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冲突中的花火  第33章 走了就走了

章节字数:2085  更新时间:12-01-12 09: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过往种种,他们曾经那么的默契,曾经他们那么的温馨,曾经,他们有着那么多的牵挂。

    一切都理所当然的时候,分手了,只有恨和厌恶,所有的温情都在那一霎那间烟消云散。可是,蓦然转身,才发觉,有些情感,早就深深的烙刻进心底,烙刻进了彼此的灵魂深处。

    这个时候,就是失去的感悟。

    陈默言想起了,在饭堂和天台花园出言伤害她的那天,正是石静的生日。

    她从没有提过她的生日,石磊请他教写字的那天,还以为石磊无意识的请教他写字,他找了她的档案,才知道她的生日真的将近,知道她的生日就在第二天,赶紧偷偷买了礼物送给她,还以为她会欣喜若狂,但是她的笑却凝固了,变得很悲伤,叫他永远都不要给她过生日,永远。

    因为,她的出生,给父母带来了苦难。

    因此,他真的忘记了她的生日。

    其实,她怎么会不过自己的生日呢,其实,她心中渴望的还是他会记住她的生日,她会很满足,很高兴的,但是,太过于理所当然,他就真的忘记了。

    他怎么可以真的忘记她的生日呢!

    陈默言深深的悔恨,认识石静几年,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他该了解她的都已经了解到了,该感触的也已经感触到了,石静其实很单纯,很纤细,也很自卑。

    他对她的伤害,很严重。

    陈默言想找石静解释,但是石静没有再回来过。

    后来,陈默言才在自己的办公桌抽屉看到了一封信,石静给他唯一的信——辞职信!

    石静走了,只留下了一封辞职信,用办公室的钥匙压在他的办公桌抽屉里,端端正正的摆放着。串着办公室钥匙的钢圈,就是奥迪豪车配套的钥匙圈。还有一个薄纱首饰袋,装着她自己设计的给他扣下来送给她的那个鸽血红胸花。

    她唯一接受的礼物。

    他很久才回来一次,现在才知道,石静的辞职信放在这里已经两个星期!

    陈默言拿着石静打印的辞职信,公式化的标准语言,落款是她娟秀略带锐气有点潦草的签名。

    她与公司只签订了做模特的合同,做模特的合同早就过期,双方没有续约等于双方都放弃了。作为设计师的她,是自由人,基于对公司的尊重她还是按照离职手续写了辞职信。

    很讽刺,下属摆了辞职信两个星期了他才发现。两个星期,刚好就是虹桥员工辞职审批的期限。

    连最后挽留她的机会都失去了。

    难道他们真的有缘无份?陈默言感到整个心,再次痛起来。

    突然想起弟弟,隔着电话好像困兽一样对着做说客的他吼叫:“你不懂,你不懂爱人的感觉,永远都不懂硬给拆开的感觉有多痛心!永远不懂失去爱人的心痛!我恨爸爸妈妈,我恨你!”

    从此弟弟没有回家,宁愿睡在办公室也不回去,宁可身无分文去流浪,也不再用家里一分一毫。多年了,弟弟从来没有再提过那个女人,直到弟弟回来了,在办公室撞见他与那个女人亲昵的靠在一起,那时弟弟的脸色很难看。

    真的很讽刺,兄弟两人都爱上了同一个女人,一个看来好像什么都不好的女人。

    和她一起,才慢慢发掘到,和她一起是多么的美好,她的美好只有心的体会才体会得出来的。

    突然,陈默言眉心皱的死死的,石静为什么执意突然要离开他?她那么的不舍那么的悲哀,还有无奈,如果她另求新欢,是不会那么的悲伤的。

    一个女人特别是她那样的女人,绝对不会在热恋的时候突兀的离开对方,至少不会一点预兆都没有!

    正想着,洪叶风风火火的跑进来叫:“老板,阿静阿静她辞职了?”

    “你怎么知道?”

    “今天早上回来,她将所有拷贝好的资料上交给麦总监,麦总监问过陈经理是真的,你们不是要准备……”

    洪叶想说他们是不是准备结婚,但是看着老板越来越铁青的面色,肯定不是好事。

    陈默言嘴角抿紧,从日期看两个星期的审批时间,前天到期,石静一直到今天早上才把所有的资料上交,她肯定一直在等着,等着他挽留她。

    但是,她的等待落空了,也等于她对他的最后等待落空了!

    她一定很失望,是绝望,又一次,他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踹了她一脚。

    “怎么了?”

    金斯夫还提着装着笔记本的行李箱进来。

    “阿静辞职了,一定是你这个死鬼佬逼走她的!”洪叶气愤的骂。

    金斯夫对着她嗯了下,好大的气场!洪叶感到很恐怖,她老爸都没有这个气势,想想金斯夫毕竟是副董,是高管,要赶她回家还是挥挥小指头的事情。摸摸鼻子怏怏出去,狠狠的摔上门。

    “什么时候的事?”金斯夫盯着陈默言。

    陈默言沉默。

    金斯夫抽开他手里捏得死死的辞职信,从日期看正是闹得不愉快的那天,算一下,连审批时间都过期,也就等于上头默认了。他还能说什么。

    金斯夫打电话给静静,手机一直关机,问洪叶他们,谁都不知道石静家里的电话,也不知道她的新手机号码。看来她真的不愿意跟他们有任何的联系了。

    金斯夫打电话问陈慎行,陈慎行只沉沉的告诉他,石静心情不好,就不要烦她了,还说对石静来说离开虹桥也不是坏事。言下之意石静在虹桥受到很大的打击。

    有陈慎行看着静静,金斯夫和陈默言才放心一点。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挂心石静了。

    石静离开虹桥,已经离开整个月,对着空空荡荡的办公室,金斯夫觉得少了什么,就是捕捉不住的感觉,很空,很虚,好像这个空间这么的空虚,这么的冰凉。

    老板陈默言变得又跟以前某个时期那么的阴阳怪气。

    高层的人敏感的发觉了,因为石静离开,最高Boss手段冷硬很多,处理问题也严厉很多,可以说现在的高层已经是雷区。

    石静辞职离开了虹桥,这次,虹桥铁人石静真的离开了,不是老板炒了她,而是她自动求去,原因不明。

    但肯定和老板有直接关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