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  第三招 回忆突兀了谁

章节字数:2201  更新时间:11-04-29 06: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沈庄主听完从事的回禀,一向沉着稳定的他虽然面上平静,但心里也是一番惊慌,这场变故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他甚至有一瞬间怀疑是那小子搞的鬼,那小子,庄主从来没和他说过话,纵使近在眼前也没有半句问候。年轻时一次意外已经让他愧疚不已,不仅仅是对他的妻子司夜慧,更是对那个执着单纯的阿颜,原以为随着时间流逝他们会渐渐淡忘往事,却又在不经意间平地起雷,炸得丛林焦灼。沈青帝,这个意外之下的意外就这样无端闯进他们的生活里,颜夫人,她的再次归来让他们不知如何对待,守着这样不明不白的身份,不是妾室,亦非亲人,这到底又是谁负了谁?

    兀自回忆中他被一阵尖锐的惊叫声吞没,稳婆在里屋大喊着吸气呼气,侍女凌乱的步脚,和一盆盆冒着滚烫蒸汽的热水,这一切都让人揪心。青眉大大咧咧地闯进来,倔强地想掀开遮挡视线的帘布,她身上总有股冲劲,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不该是她一个姑娘家该有的。庄主低喝一声,让青眉去外面守着,青敏低低地啜泣,毫无主见地躲在青眉身后,她自小就是惧怕他这个父亲的,每次有事一定会这样藏在大姐后头,就像青眉无端多了一道影子。青眉不服气的神情让他又想起那小子,虽然从事说他应该不会有事,但心里总是有些担心,血脉里流淌着的东西不是轻易就能被淡忘的。

    也许此刻的沈庄主还没意识到,他对那小子也是关心的,这可不是吗?

    越过重重屋檐,在一片平静的客房中传来难以辨识的对话声,轻声地小心翼翼地:

    “夜少,已经把人移送到安全的地方。”红衣少女朝着床上闭目的少年说。少年无力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仿佛刚才那一声已经是他倾尽全力的最后回话,少女似乎还有话说,忸怩了半响还是冲口而出:“可是,我们不救他吗,毕竟是倒在我们门口的。”她口中的“他”正是青帝。

    夜少勉力张眼,面色愈加苍白,在少女帮助下坐起身来,他云淡风轻地笑了笑,略带一点苦涩道:“怎么救,是你去还是我去?”少女后悔自己的冲动,的确,夜少孱弱,病体纠缠于床榻,好像一阵风就能把他轻易吹散了骨架,化成无数齑粉,而自己应该是手无寸铁,能将那人搬去其他地方已经是很勉强的。那怎么不找旁人帮忙,她想后还是把话咽下,质疑主上是为奴为仆者一大禁忌,这点她很清楚,虽然与眼前的夜少相处不久,而他也一直是待人和善,只是主上毕竟是主上。

    夜少顺了气息,温言:“红姑,你且放心,我瞧他身上虽然伤痕累累,但大多是皮外伤,不碍事的,而且他的家人会找到他。”这一番劝慰让名唤红姑的少女宽心不少,她眉宇舒展,继续绣花去了,可真是一个单纯可爱的人。

    床上的夜少不知什么时候复又躺倒,仿佛外界的生息与他全无关系,出乎他年龄的沉静内敛。

    红姑是沈夫人的侍女,和青眉差不多年岁,她温顺乖觉,就被指来侍候夜少。至于夜少,他本名是司夜皇,可是司夜家嫡系,不过他自幼病弱,司夜家的光环在他头上倒是有几分暗淡,前一阵子沈夫人会娘家后将他一并带出来,说是要在沈家庄养病。沈夫人,司夜慧,是夜少的亲姑姑,有心人似乎能从中嗅到某种讯息,难道真如人们猜测,这位嫡子已经被排除在司夜家继承顺位之外了吗?

    这样说来龙渊阁阁主龙暮风应该算是有心人之一,他问完下人情况,心中又是思绪纷飞,使五芒剑的那人会是这位病弱的夜少吗,司夜家的神秘竟真到了这样的地步,还是有另外的未现身的司夜人?迷雾笼罩,一旦事涉司夜家,总是让人费解。

    青帝此刻正置身于沈家庄内某处,他脸上、手上俱是大大小小的伤痕,外衣划开了许多口子,但没见到身上的伤痕,只是飘出许多衣袖碎片,他难道在大夏天还穿这么多,还真是怪癖。颜夫人赶来,看到青帝,心中一阵阵心疼。“孩子”她轻柔地抱起青帝,这小子轻得让人难以置信,她深怕碰疼了青帝,真不知他还有多少伤口,颜夫人原本也是江湖中人,这时候关心则乱,否则她怎会看不出孩子伤的虽然恐怖但并没有大危险,此刻也不过是过于紧迫压到神经昏睡罢了。一旦遇到我们所重视,或说希望一声守护的事物上,理智总是会稍稍迟钝的,再厉害的人也逃不过这样永恒的定律。

    忙进忙出好一阵子将青帝收拾妥当的颜夫人这下才放心,悠悠吐出一口一直憋着的气,坐在床边望着睡梦中的青帝。突然,床上人抓住她的手,冲口一声“娘”,她难以置信,多久了,这孩子不曾这般喊自己,是自从他猜到自己的身份,还是来到沈家后。再看青帝仍闭着双目,原来不过是梦话。颜夫人暗笑自己大惊小怪,当真不像人家的娘亲。

    暮色四合,竹影铺下苍黑色的阴影,摇曳着清气和夏夜的热度。颜夫人转身倒水,青帝已经醒来。“她要我在书院待下去,你呢?”她?颜夫人不做他想,知道是司夜慧。是她劝服沈庄主让他们俩住在沈家,也是她让青帝入了沈家书院,现在她青帝继续待着,倒也说得过去。颜夫人假意生气地将水塞进青帝手中,道:“你这般顽劣任性,是该让师傅替我好好管教你。”床上的青帝一听,立马转换了语气:“可是,颜夫人——”他这样一说,颜夫人一道警告的目光随后追来。口中说着臭小子,手就迅速在他头上胡乱揉搓,将他的发髻尽数弄散,青帝急得从床上跳下来,扯动伤口,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在师傅教棒下颜色不变,在柳树丛惊魂时都未曾叫喊的他此刻却这般胡闹。想来他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可能会有点超乎寻常的倔强脾性,但在令他放松的人面前,许多不敢泄露的心事就会自然流露,没有半点刻意。

    玩闹归玩闹,此番青帝心中已经埋下疑惑,就在柳树将砸在身上时,那一抹异香和眼前晃过的身影究竟是什么来头,他有什么目的?或许这个问题将困惑他很久,直到他真正认清那个人怕也是在很多年以后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