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  第九招 血修罗的出现

章节字数:2967  更新时间:11-05-01 14: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另一边红裳已经放弃所有的放抗,她翩然落下,能支撑那么久已经让她感到吃力,对于这个女人的纠缠她已经不愿再理会,她若真想和自己一较高下,可真是找错时间了。若是在十多年前,那时意气风发的红裳一定会同她大战三百回合,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当年的心境了。随着红裳停止动作,那抹血红色也静下来,站立在红裳对面,这时候她的容貌才渐渐清晰。诱人的芳泽,浓郁而深烈,如同一道透明却锋利的寒气刺穿心胸。只见她含笑宛然,步履轻盈若行云,明眸皓齿,甚是惹人垂青。底下暗暗的抽气声就足以证明这一点。只是掌间偶尔浮动的艳丽至极的红色,如同来自体内日夜奔腾的血流,让人又望之却步。

    “血修罗”红裳脸色不甚好看,但声音依旧冷淡,“你不应该来这里的。”

    美人肆意地扩大了笑容:“还好,总算人记得我。”

    她是血修罗?青帝是没听说过有这样一个人的,不过当年应该也是风云一时吧,这样的美人,还有这样一个恐怖的名讳。夜少不知何时回到青帝旁边,轻声说:“血修罗在十几年前曾是京城官家小姐,因为父亲牵涉入皇位斗争而获罪,全家流放荒地,在途中其父暴病身亡,她也消失一段时间,再出现时候就成了连杀数百口人的狂魔,据说她在杀人之前都会问一句‘地狱与修罗,你作何选择’自此人称血修罗,不过很快又失去音讯,算算她出现的时间也不过是三两个月。”

    青帝再望向血修罗时发觉她竟有些让人怜悯,当年她一定是遇到什么难以回首的事,一个人性情的突变总是在巨大变故之后的。那么夜少呢,他怎么会知道这些,仿佛他曾亲眼见证那段历史,按他的年纪是不应该的。还是这就是所谓司夜家的神秘力量。和他有同样疑惑的还有龙倚天,离他们两人最近的他当然也听到了这些话。

    不知是谁向前猛地一推,整个人群都凑在一起了,龙倚天和夜少同时与青帝撞在一起,三个人构成一个稳定的结构,就这样贴在一起,与人群保持了一定距离。夜少和倚天对视一眼,同时在对方眼中看到一样的困惑。撞在青帝身上好像是碰触到一层厚厚的棉纱:这大夏天的他穿这么多做什么,再有他到底是多瘦弱啊。青帝迅速出掌分别退挡开这两人,脸上有些尴尬。倚天还好,只是夜少经这样一推,又咳了起来。青帝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顿觉抱歉,但手伸到半路又收回,只能询问地注视着夜少,直到他摇头示意没事。在这样一个逼仄的空间里,呼吸都显得不安分,疑惑的种子种在当事人的心中,只待受一场雨水的滋润,到时候便会抽芽结果,真相大白。

    青眉终于挤入他们中间,也没发觉他们的异样,兴奋地说:“走了走了,都走了……”待到这三人再看两场战局时,已经是结局时分。红裳正由红衣坊人带着离开,回头看向青帝的方向,微微一笑,目光看似无意地同时掠过另外几人,当见到夜少时冷冷地摇摇头,然后任由红裾等人扶持着往回走。血修罗的人影已经不见,大概红裳不死不活的样子让她也失去比试的动力。而邪珠门人也消失不见,据观看的人说是战局中突然出现一个乳白色的明珠,然后邪飞仙大惊失色,怒气冲冲地跳出战局,携众离去,叫花侠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个人喝上了。这只是个不成样的开始,真正的较量双方还未形成,真正的战场也不是在这里,只是一个讯号,告诉人们一些变故又在进行了……

    龙倚天护送青帝、夜少、青眉等回庄,这时候对决已经无疾而终。至于青帝看到红裳为了他分神时也是羞愧不已,他离开时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这一行人徐步朝沈家庄走去,路上行人稀少,他们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街巷显得突兀、扎耳沉重。青眉一把拉过青帝,在他身上左敲右打,直到确定他没事这才开始念叨:“你有病啊,没事做这么危险的事干嘛……”任性胡闹的大小姐此刻倒真有几分大姐的样子,看到她青帝自然而然联想到颜夫人,于是青眉的责备听来也觉得亲切万分,就一个人傻傻地笑起来了,青眉看着他笑也不好再说,就笑着骂了句“呆子”也不再说话。

    在他们后面是龙倚天和夜少。他们对彼此都曾有耳闻,不过这般正面相对还是第一次,两人客客气气互道了问候,客客气气夸赞对方,又客客气气表达仰慕之情……青眉听不下去,跑到后面,给夜少和倚天一人一掌,当然夜少那一掌是轻绵绵的,她笑说:“你们两人大老爷们怎么还像小姑娘一般扭扭捏捏的,既然已经遇到就是朋友,再说我们刚刚可是历经生死。”后面的几个字她念得格外用力,好像真的是九死一生一样,她又继续:“就冲这情分,你们也给我别那么生分,不然我……”她扬起手作势要打,这大小姐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就算没有功夫,他们解决她也是不费吹灰之力。夜少和倚天对视一眼,在对方眼中看到隐忍的笑意,被青眉这样一闹,两人似乎真统一战线,亲近了不少。

    有时候倚天会想:司夜皇小小年纪就被尊称为夜少,可见不是个简单的少年,但他身体孱弱像是重病之人。这样一个文弱书生模样的人,他温和的气场让人对他很难产生敌意,但不知为什么自己就是莫名感到威胁,纵使他云淡风清也放松不了。大概有些人注定是这种似敌似友,一旦遇到共同利益,他们可以完美配合,当危难解除,又会开始互相猜忌,如此循环往复,最终也许都不到他们是敌是友。有些事又何必那么清楚,至少目前他们可以成为朋友。

    夜少想:龙渊阁少主果然不是虚传,他身形俊伟,气势如虹,这个年纪拥有如此深厚的内力实在不容小觑,龙暮风对他的栽培真是用心了。那么今后龙渊阁的宗师不出意外的话就会是他了。

    这四个人句这样无形中被某种关联牵引着互相靠拢,他们时不时会相遇,也会出来一聚。倚天功夫最高,他就负责这群人的安全,青帝尚在学武阶段,偶尔会得他指点一两招,青帝是真的痴迷武学,一点点细小的招式变化也必定要反复推敲,倚天也很欣赏有人如此用心,想到自己学武时的艰辛,对青帝就更耐心了。但他还是不明白每次靠近青帝身边时那种若有若无的异样到底是什么原因。有时他会嘲笑自己太过敏感,可能是他接触的人还不够,但有时他疑惑的念头会变得不受控制。就在青帝从他身边躲闪而过时,他清晰地看到青帝细腻的肌理,清瘦的骨骼,还有一股竹叶的清气。他似乎想到什么,又摇头否定。

    这时青帝已经欺身,一招擒拿手,偷袭成功。青眉痛快地拍着手说:“龙大公子,再过不久,你就打不过青帝了哦。”最后一个字,她念得婉转曲折,表达出她玩味的嘲弄与嬉讽。说完倚天,青眉又为青帝取名为“小武痴”,青帝不反对,大概这话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赞誉,只有夜少一直是安静的,他安静地看着他们打闹,青帝一个人琢磨时总能发现夜少鼓励的目光,他也觉得勇气倍增,越发努力了。

    青帝空下来的时候常会想红衣坊那日的事情,他猜不透那个叫血修罗的女子是什么样的人。他的印象中就只剩下一抹血色,如血一般的女人,如血一般不可或缺但又是不详或死亡的象征,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事实上,只凭一眼,他就察觉到危险,却又忍不住想靠近,很奇怪的是他有时会把她和颜夫人弄混,人与人之间真的很奇异。之后青帝去过红衣坊几次,总是没见到红裳,连最爱调戏自己的红袖也变得沉默无语,似乎生生压着什么话不可对他说。红衣坊生意照旧火爆,偶尔有人出声询问红裳的情况,也被姑娘们绕过去,久而久之也就没人再问,红裳是真的不再出现了,青帝有时候会猜,红裳不会是死了吧,但他很快会否定自己。夜少也说:像红裳这样的前辈已经经历过大风大浪,对世事早就看淡了,她不出现大概是不想再次卷入江湖斗争。青帝听着觉得很有道理,也就一直这么认为了。直到很多年后想起夜少的话,他也许会嗤笑,原来在很早之前他就已经深信夜少总是对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