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  第十二招 竹林里的交手失误

章节字数:2940  更新时间:11-05-01 20: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青帝本就不常外出走动,此番得了心爱之物更是一有空闲就窝在房中苦心钻研,只是稍稍有些领悟就是好一阵欢喜,恨不得全世界都能理解一般,也就日益觉得武学之境界深不可测,随之更加潜心其中。正如佛之于僧侣,愈是相信愈是痴迷,循环往复,到最后也就说不清到底是佛成就了僧人,还是僧人成就了佛。青眉倒是常来寻他,那丫头也为青帝不去找她而气愤,扬言要断绝关系,但嚷嚷了半天不见青帝有什么反应也就败下阵来,所谓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有时她也会与顔夫人一道拿青帝寻开心,说他是小武痴,他也不生气,只是呵呵傻笑,人也越发谦让。甚至他觉得这样有人取笑着自己也是不错的,至少是一直被别人记得的,这时候他又会想起夜少,苦恼着该怎么回礼,夜少找来的书可都是好东西,这份人情受着也是挺沉重的,青帝一向认为没有人应当无缘无故的受别人的好,就像他从不会拒绝沈家人的要求,只要他们一声令下,他可以为之赴汤蹈火,在他看来这是应当的,毕竟是他们给他和顔夫人栖身之地,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恩情是必定要还的。

    夏日的闷热渐渐退去,第一缕秋风来得无声无息,让人措手不及。秋历来都有丰收之意,又因天色清凉爽和,实为宜生宜息的好时节,青帝是很喜欢这个时候的,在他的记忆中,秋天是勉强能不挨饿的时候。小时候跟着顔夫人四处流浪,总是有上顿没下顿的,最好的是在秋季,这时候人人忙着收获,在高兴之余他们也能在野地里找到一些落谷残穗,虽然吃着咯嘴,总胜过没有吃食时那种打从脚底升起的饥饿感。所以说秋天是最善良可爱温柔的季节。

    顔夫人如常研磨,神色温柔地注视着墨黑色的汁水,脸上泛起少女般羞涩的红晕,似是忆起什么少年往事。青帝时常觉得顔夫人的心智未必能比自己大多少,这些年自己也没少照顾她,当然这是青帝小朋友的一厢情愿的想法,顔夫人若是听见定要据理力争,然后一大段的议论总是以“想当年……”开始,其中少不了譬如:拖着你这个小鬼,走南闯北,行侠仗义……的话,娘俩各执一词,谁也别想说服谁,于是就各自说各自的,也是乐此不疲。

    恍然间一阵风吹来,原来是青帝房门洞开,接着一阵欢愉的惊呼声自房内传出来:门开了,门开了……声音似是遥远,但丰盈有力,入耳时让人心神一荡,顔夫人当下明白了,这小子的内力又增加了几分,现在怕是能简单地掌控了物什了,什么门开了,应该就是他能隔空开门了。照这样下去,不久臭小子就是一个小乘的江湖人了。目之所及,方见屋外站了一人,是龙倚天。顔夫人当然认识他,他也会有意无意透露些招式给青帝,他不说,顔夫人也不好拆穿,反正他也没什么恶意,顔夫人虽然有时候少女了一点,但看人还是有眼光的。龙倚天略有所思地盯着这边的景象,他最近是有些时候没来找青帝了,龙渊阁里出了一些状况,邪珠门的人又开始不安分,到处破坏找寻,自从红衣坊现身以来,他们就总是安排一股不大不小的势力在这附近神出鬼没,各大派别的人对此颇有微词,而龙渊阁在地理上距离邪珠门最近,却一直安稳的很,因此龙渊阁忙着接待一波一波来探听消息的人。没想到就这么几天工夫,青帝的进步就这么大,若说不吃惊反倒显得不实诚了。

    顔夫人客气地和他闲言了几句。不多时,一个满脸喜色,汗水淋漓的少年携着风一跃而出,不是青帝又会是谁呢!金辉色的日光撒在他身上,汗水也无端投射出光芒,如同一颗鲜活生机的新星渐渐散发出吸引人的色彩。尤其是他脸上挂着的灿烂到夸张的笑容,倚天看痴了,似乎也被这种情绪感染,几天来被各种声音烦躁的脑袋也像进了阳光般晴朗起来,都说情绪会传染,果真不假。

    青帝扬眉正待与倚天招呼,蓦地纵身朝修竹阴密处漂移,他只顾动作不发一语,倒是倚天大喝一声:留手!闻言青帝下意识地收敛了手上的力道,他是初学紫云心经,又没有人从旁指点,总是有几处无法参透,这“收放自如,力随意动”便是瓶颈之一。

    竹影晃动,随着娇弱纤细的女声一言:“看招。”正在纠结于如何收力的青帝冷不防,已经有一把锋利的剑迫在眉睫。当下,他心中好斗的性情被挑起来,早顾不上倚天说过什么。眨眼间以指为剑,身形缓慢阴柔,眼前的剑似乎也缓慢了数度,起落点刺的来势清晰分明,这与太极剑谱中晦涩的文字不同,给青帝带来无限的欢喜。于是指上生风,携带着一股气势一步步化去剑招。

    竹林那端,夜少嘴角微微上扬,而青眉看傻了眼,青帝这小子还真行。

    手持利剑,身着鹅黄色的少女亦是头次遇到真正动手的时刻,平时练剑,那些个人哪个不是让着自己,打得不痛不痒的。于是少女也是满心眼的高兴,手上急速变换招式,把脑中有的东西逐一使了个遍。但怎奈青帝见招拆招,逐渐得心应手。他的手指就像是一把无形的剑,泛着一股阴寒的凉意,仔细看来确实依着少女的招式反击而来。这人耍赖,敢情想偷学我家的功夫,少女这样一想,一股气打心底冒起,转眼秀目一绕。想起数日前怪大叔叫花侠整治登徒子的做法,于是剑锋一转……此刻少女眼中青帝就是一个偷学武功的登徒子了。

    倚天见势不对,正欲向前,不想顔夫人按住他的肩头说:“由他们去吧,只怕不让他们打痛快这两孩子都难以尽兴呢。”

    这一来一去青帝也有一些晃眼,少女转性似地变了路数,这般枝落叶损的打法全然不是用剑的样子,青帝正是忍不住想笑,这算什么招式,可真有点痛打落水狗的架势。这样一来,经验不足的青帝,就显得被动,只看她一壁使剑浑刺,没个准头,一壁又使剑作棒朝人的四肢敲打,这可真是胡来没个定性,倚天不自觉的转过头去:若是老爹看到这情景,不知道敢不敢认这样一个女儿。

    青眉当然是支持青帝的,虽然她常常欺负着小子,但外人来挑衅她是不会同意的。看到那女的也就是乱砍,青眉嗤嗤嘲笑起来,转向夜少,碰上他冷静平淡的表情,觉得讪讪。夜哥哥怎么总是这样不冷不热的,青眉心里总不是个滋味。

    少女暗自窃喜,手上愈加随性让人捉摸不透,她瞧见青帝胸前系的紧紧的衣扣,使坏地想:若是将它挑落,这小子……想到青帝将会出现的狼狈样她觉得痛快极了,又是虚晃几招,然后对准衣扣攻击。

    青帝并不愚钝,几番下来也看出些门道,那少女的目标竟是这个,眼见她的剑已经躲过自己的应对朝衣扣前来,他心中一阵恐慌。顔夫人看着也不觉脸色惨白,若是衣扣被挑开,若是束衣露出来,她也慌了。倚天在顔夫人旁边,看着少女的动作,眼看是来不及阻止,心里早已百转千回。

    青眉气的直跺脚,这女的怎么能这样。她恨不得代替青帝去教训那无耻的女孩,下意识地她抓紧夜少的手臂,看到他深沉的神色,一副令人猜不透的样子,对于青眉的小动作也不在意,青眉心里又是一阵不平衡……

    毫无征兆地,青帝放开一切防备,双手交叠放在胸前,就像女人遇到非礼时样子,后来青眉总是这么嘲笑他。

    顿时周遭安静下来,嘶——青色袖口应声裂开,鲜红的液体毫无预警地滴在剑上,蜿蜒细长的一道血痕顺着顺着剑身流淌。身边一片片竹叶翩然落下,青帝忽然松了口气,而他左手外侧的伤口狰狞可怖。

    本以为是小孩子间意气之争,却不想这样收场。倚天眼疾手快地扶住青帝,淡淡的血腥气和青帝脸上的轻松很是怪异,倚天这是第二次近距离接触夜少,这回他又闻到了一股清浅的气味,很久一段时间他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又不好验证,毕竟和青帝还没好到贴身相处。在倚天思索的时候,人都围了过来,青眉争着要为青帝处理伤口。一向温柔的顔夫人一把接过青帝,愣是不允许别人插手,径自带着青帝内室。木栓落上的声音在空寂的屋子里显得格外刺耳。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