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  第十五招 玉鉴然突现沈家庄

章节字数:2872  更新时间:11-05-05 10: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声异动惊醒了冥思中的顔夫人,她骤然抬头,眼中充满敌意与惊恐,仿佛她一直层层埋藏的秘密突然有了外人闯入的痕迹,只因为一个漏洞就足以泄露她的整个心防。难道是他?顔夫人惊恐地退后一步,这是罪犯在见到原罪方后会有的心慌。沈庄主,十几年后再次面对,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现在实在是难以分辨,脑子里就只是嗡嗡直叫,哪里是哪里,今日是何时……

    “顔夫人”叫声中顔夫人的视线逐渐清晰,她忽然大口大口松气,原来不是他呢!

    青眉不耐烦地看着顔夫人脸上戏剧性的变化,她不知道对于一个痴迷了几十年的人来说一丁点的相似也会让她疯狂,何况她沈青眉与她的父亲应该是有几分相似的。

    顔夫人又恢复了那个温和安静的姿态,柔声说:“青眉啊,来找臭小子吗,他出去了。”她说“臭小子”时,满眼的安慰与舒心,语气加重但不招人讨厌,青眉不自觉的有些羡慕,爹娘可从来不会这样对待逐自己。青眉随之撇撇嘴,光顾着吃味,差点忘了正事。前几日娘交代的去请顔夫人,自己还没完成任务。今天趁着父亲出庄去了,而娘亲又有空闲,青眉就想这回一定要把顔夫人请去,也管不了时间合不合适,先去了再说,娘一定是有事找顔夫人,而且事情还不小。最近庄子里人进人出的,好不平静,就是她也意识到不对劲。

    的确,沈家庄近日人员进出频繁,传言也是一波接一波未有停息。前端才有人奔走呼告说玉鉴然已经准备回京,但转眼间又看见他领着此地的官员来庄里听师傅讲学,说实话,官员在太渊的职权并不是很大。因为文有沈家庄,武有司夜家,这两方面的许多事情都由着他们各自打理,官府对此也是默认的。除此之外,牵扯到刑司典狱的案件也不好处置,这里帮系众多,捕快的人数再多也难以抵抗帮众寻事。这样左右顾虑,官府能决断的事情就有限的很,大多数也只是一些没权没势没背景的杂事,深谙官场诡谲的士官也乐得清闲,只要事情不闹得不可收拾,大有放权之态。毕竟他们都有官命文书在,这里的人再大胆也不会轻易与官府为敌。毕竟这么自成一脉的平静不希望有外界的力量来介入。

    今早青帝甫一进入学堂就见气氛异常,原以为他又是最早,但事实却是乌压压一片的人头攒动,细语声不断。青帝自练武以来,感官的敏感度大增,从杂乱的音波中,他还是听出些讯息:玉学长会和几位高官来旁听,目的可能是为了挑选资质出众的学子。

    青帝不由嗤笑,这大概又是谣传。这两天此类的消息泛滥,但哪次成真过?

    师傅一如既往地姗姗来迟,进院前他先习惯地在学生群中搜寻青帝,然后对他抱之欣慰一笑。青帝是个聪慧灵透的人,自然是对学习不敢懈怠,只是文课繁重,每天都要占去大部分的时间,他还要调剂时间习武。现在他已经不满足于纸上习武,自从和轻波过招后,他就一直在寻找对手来一场真正的比试。但适合的人何其难找,而且他本身也有不少顾虑:他身份尴尬,目前也是寄人篱下,虽然他有想过带着顔夫人离开,但这事又需要从长计议。习惯于安逸生活的他们还能再次承受颠沛流离的苦楚吗?想起几年前几近流浪的时光,青帝又是一阵晃神。

    坐在青帝身边的学生拿手肘捅捅他,方才注意到窗外站着几个人。为首的是玉鉴然,在他身后谦恭拘谨的长得有些发福的人应该是当官的吧,他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不同于学生的心有旁骛,师傅是更加专心一些。也许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他也不提醒学生应当如何,只是按照原定计划讲授学业,当他看到青帝也未受到影响的时候,他的下颌上的细须也微微飘动,显得年轻意气模样。他在经过青帝身边时用书本在他桌上轻轻放了一下,略有深意的眼神随之飘过,快到让人差点来不及捕捉。而窗外的人何其敏锐,他早已看到这一份特殊,不由得多看了青帝两眼。

    玉鉴然一行在附近观光了一周,师傅下堂时还没看他们回来,几个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他们的学生早已按捺不住,纷纷动作起来。活络的人不时报告追踪的地点,随着一声声“快了,近了”的言语,他们也越发显现出期待的模样。

    青帝见师傅收拾好东西离开,就快走几步追上他,也不说话,就静静跟在后面。走过三两个转角,师傅蓦地停住,然后转身,神情冷峻地问:“想去京城吗?”青帝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他确实有考虑过借由玉鉴然的关系去往京城,当然是带上顔夫人。这样一来,只要他小心谨慎一些,应该就能在京城站稳脚跟,也不必总是以现在这样一种隐晦的方式住在沈家。但是世上哪有这样简单,其中的牵扯不用多想也知道会是深远复杂的,他不想刚离了麻烦地有跳进虎潭。再者他也曾问过顔夫人。看她的样子似乎是不大愿意离开。

    师傅未料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有点意外,不过还是能够理解。他面色逐渐柔和,说:“我曾经遇到一个和很像的学生,他是第一个吃我教棒的人,而你是第二个。你们像就像在倔强,认定一件事便会不折手段不计一切代价的去完成。”

    “那他现在呢?”青帝问。

    师傅叹了一声:“应该算是挺风光的,只是没当年的意气,更加圆滑了,当然这些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是极好的。”

    “那您的意思是——”青帝试探地问。

    师傅迅速否认:“我没有什么意思,关键要看你怎么想,其实你们有一点是不同的。你的性子过于善良,所以很多事,他做得,你却不行。不是做不到,而是你根本不愿意去做。”

    师傅仿佛陷入了沉思,脸上露出淡淡的无奈与遗憾。而青帝则是听得越发的迷糊了,师傅这样到底是支持自己去京城还是反对,这是规劝还是警示?

    “师傅”大老远的来了玉鉴然,他近乎半跑着来到他们跟前,身后的官员已经不见,估计是在学堂里和学生会面。

    青帝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他对玉鉴然有些排斥,不单单是因为早前他莫名其妙的一声“沈少庄”,还因为他身上的气息太过纯粹。那种清澈通透的感觉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一个在官场很久的人怎么还能保持这份纯粹呢?忽然之间青帝有种大胆的设想:是他吗,师傅口中的人?

    玉鉴然已经站定,他收拾一下衣冠,然后工工整整作了一个长揖,抬头时说:“师傅,学生有礼了。”师傅只是简单应了一声,目光已经落在远处。玉鉴然习惯似地,笑容依旧,还细细询问师傅近况,不时也与青帝交流,似乎他们是多年未见的至交好友,这一点青帝是不能理解的。按照他现在的身份,他实在不必这么谦卑,甚至还有些讨好的样子。

    玉说:“师傅您还打算在沈家庄驻教多久呢?”他也就像是随口一说。

    “倘若我活得够久的话,应该和你在朝廷的时间一样吧。”

    玉脸色微微一变,他没有料到师傅会说得如此犀利,但多年的官场生涯让他心智已经打磨地恨沉稳了,他很快就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这样沉闷无趣的谈话,让青帝感觉到不自在,他真想快点结束,就在这个时候,遥遥地望见夜少朝这边走来,他安适淡然的目光看似无意地落在青帝身上,露出笑容,让青帝顿时觉得安心了不少。

    如此想来这天夜少的出现确实让青帝有一时的感动。后来他会想:夜少真是无所不在,虽然有时候他都不怎么说话,但细细想来竟然在很多场合他都是在的,很多事情,青帝都是和他一个度过的。

    似乎是不认得夜少,两人互相客套问候,夜少很擅长客套,只要玉愿意,他就能交谈下去。师傅提前离开。青帝原也想离开,但玉提议说让他们见一些朋友,还说他们一定会感兴趣。夜少并没有拒绝,看样子是打算去见一见了,也许是担心这个玉鉴然会诓了夜少,于是青帝也留了下来,坚决陪在夜少身边,算是为他增加底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