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  第十六招 好一招试探

章节字数:3340  更新时间:11-05-07 10: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穿过一间布局简单的厅堂后是一室珍品房,沉香木上排满了玉石古玩,估计其中任何一件都足够普通人家吃上一辈子。青帝因此多看了两眼,夜少则是没什么反应,这些都看在玉鉴然的眼里。他想:人只要有欲望就相对好对付些。

    又是一阵穿行过后,终于来到一个相对宽敞亮堂的地方,而这里果然别有洞天。原来是一个天然教练场,场上有不少人正出拳、张剑,忙得不亦乐乎。蒸腾着汗水味道的空气里分泌着一种叫做激情的物质,让青帝一阵的心驰神往,真想立刻跳下场去与那些人过过招。

    玉某人不失时宜地提点一句:“我这里的兄弟将来可都是要为国出力的英雄,听说沈小弟也有意于此,不如下去和他们切磋切磋。不过这里可是友谊场,小弟万要手下留情。”

    听了这么久,还是这几句话最动听,青帝听之受用,对玉的印象也有所改观。不过现在对他来说最紧要的是对练啊。于是乎青帝朝夜少望了一眼,后者正目光炯炯的注视着,晶亮的眼眸里满是鼓励。青帝怔了一下,然后脸色微红的一跃身下去……

    只剩下夜少和玉鉴然,袅袅的,茶香飘散开来,空旷的房间,一眼就可以望见青帝和人比试的情形。青帝的路数胜在灵活多变,不自觉间就能变换招数,让人防不胜防。而对手,看得出都是个中熟手,一招一式务必精准饱满充满力量,临场经验也是丰富的,不到最后一秒就绝对不会放松警惕。如此这般,两方缠斗似乎也别有意趣,但看青帝脸上的表情就可知道。

    高手对招往往兵不血刃,于沉默处更可见真招。夜少、玉鉴然便是如此,两个都不是会轻易泄露底牌的人,在不知对方底细的情况下总会小心小心再小心。玉鉴然在观察着夜少,这个苍白、总是带着病容的少年让人莫名的联想到了水:眼前势弱无依,但总是奔腾于天地间无处不在、无所不能。“暗流涌动”,对,玉很快找到一个词来形容对面的少年,他只是一个人,又似乎形成了几种矛盾又互生的气息,在相互纠缠、争斗,于表面处看来总是一滩静水,了无痕迹。

    忽然玉像是悟通了什么,他放下茶杯,敛容整装,在静默中起身,缓缓地坚定地作了长长一揖,他的双臂几乎能触到地面。

    夜少也为之一惊,不防他有这样的动作,出声制止:“玉兄何必如此,愧煞小弟。”

    半响玉才起身,封闭多时的口也终于行使它的作用:“夜少气质异常,额际高照,定是福泽深厚,玉某这便是先行借些福气。”

    夜少微微一笑,带点苦涩的不解,玉鉴然何许人也,本就是官运亨通,要是宫里那位再荣登大宝,日后他的仕途会更加光明辉煌,又何须如此吹捧别人。福泽深厚,这话可不好说哪。

    玉深邃地看了夜少一眼,意味深长:“凭夜少这身手,放眼当今武林,应该也少要有敌手。再者你我也算是同门师兄弟,师傅他这两年没少教你吧。”

    心中已经由原来的震惊恢复过来的夜少面上依旧平静,玉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这份气度,即使知道他内心可能会有波动,但于表面处总是找不到痕迹。这个年纪,这种气度,大概又是一件不寻常的事吧。

    夜少也是聪明人,只怕自己从走进这里开始就已经被监控起来,更确切的是通过某种香料。茶?他没碰过,只是虚喝了一口,真正有问题的是……茶香!想通了这点,他下意识地朝青帝望去,只见一双冷笑的眼睛正射向他这方向,那种带点阴谋与胜利的姿态,夜少心中一凛,青帝有危险!他想离座,但身上似乎被压制住,这种香着实厉害,竟然让他动弹不得。在这种时候夜少反倒冷静下来了,他甚至邪恶地想:让秦知道有人能在制香上超越他,不知道秦会怎么样,会不会找那人出来“决斗”……

    再看玉鉴然良善友好的表情,夜少明白今天的事恐怕是玉计划了很久的。夜少当然不可能总是那么凑巧地找到青帝,暗士是无处不到的,那么,现在,暗士中也有玉鉴然的人了吗?这样一来,他的很多事在玉那里就不算是秘密,他会武,而且功夫还不错,还有师傅暗中教授他知识,这些玉知道也就不算奇怪。

    想通了这些,夜少整个人也轻松不少,已经把情况摸清楚,那样就算再糟糕也总能一条一条解决,而且现在还不确定来者何意。不过玉应该不会错失可利用的关系。他,司夜皇,他,沈青帝,两个人看似势力微弱,但实际上组合起来就是几乎是整个太渊了。还有什么能比联合了司夜家和沈家更能操控权势地位的呢?玉鉴然有远见啊……

    于是夜少整理后说:“玉师兄果然目光如炬、费尽心思。”他若有所思地瞟过茶杯和虚掩着的门,继续:“我想还有朋友没现身吧。”

    玉鉴然满意地点头,对外面说:“秦兄,请进吧,来看看我的师弟,他可是个有意思的人。”

    大老远的,一阵欢快的脚步声渐近,人未至,声先到:“老玉,你又捡到什么东西了……”

    夜少眼中掠过一丝疑惑,秦庄?但他脸上的笑容更加淡然自信。

    推开门的一瞬间,秦就被吓住了:“哇,小夜,怎么是你?”他说着上去用力拍了夜少的背部,夜少猛地呕出一口黑血,但身上还是动弹不得。秦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一番折腾让夜少更加不舒服了。原本打算先拖住玉鉴然,然后暗中驱散体内的残香,这都快成功了,秦一来,又加重了……

    收到夜少的注视,秦大笑起来:“嘿,小夜,看了你几十年,还是这模样有点人气。”夜少越加淡定了,眼前只是浮云,飘过,再有点小雨,没事。

    玉是知道秦庄与夜少的关系的,而他与秦也是认识的,只是在不同阶段不同场合。他今天的安排自有计量,虽然场面有点失控,但他还是看出些门道,他说:“秦,你来替我的小兄弟诊诊脉,兴许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你不是一向喜欢其难杂症的吗?”秦笑容满满地答应了,在夜少身边跳来跳去好久好久,夜少索性闭上眼睛不去看他要干什么。

    玉想秦最擅长用针,对此他专门研究过一些,等会儿他能看懂一两分,但出乎意料的是,秦的针袋里没有半根针,秦翻来覆去找了好几遍,有点喜感地傻笑说:“哎呀,忘带了……”然后又是一阵上蹿下跳的急切,可以想象一下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这场面很欢脱的……

    忽然亮光一闪,秦迅速破窗而出,不大一会儿手上多了一把闪亮闪亮的匕首,亮得晃眼啊,夜少被迫睁开眼,淡定的看着秦,秦露出一个放心的眼神,还有点小小的亵玩,如果把他眼神翻译过来大意就是:你的小情人没事啦,你嘛,会祸害千年,没那么容易挂掉的……

    玉望窗外一看,他养的武士中一个叫做刘刚的人此时正呆立在场上,他身上的衣料簌簌飘散下来,微风吹来,天女散花般,碎布缓缓飘落,镜头被无限扩展延缓……而与他对决的青帝也似乎很震惊但又使劲忍着笑,他看到玉鉴然时目光清明而虚无,仿佛玉这个人与周围的空气无异。玉万年不变的笑容不觉一沉,那种被无视的感觉很不好,习惯了时时为人关注,片刻不敢松懈,忽然发现有时候他的表现会没有用武之地,真有种陌生的挫败感。再看时青帝已经不在场上,而夜少口中逸出几声压抑变形的呻吟。秦嬉笑着用匕首在夜少身上划开三道口子。一刀在胸口靠近心脏,另外两处分别在手臂中段,汩汩地,液体顺着伤口流出来。

    青帝闯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匕首、伤口、红色、黑色、白色的液体。不错,玉同样难以置信,红色是从胸口涌出的血液,那么两臂的黑白色流体是什么?这时候对任何一个不知道的人来说都是很难接受的景象,或许还有人会大喊“妖怪”,然后飞奔出去。但青帝实在是太震惊了,恩,一定是他太震惊了,所以才会站在原地,后来回忆时他就只能这样想。然而当时青帝就这样看着夜少露出整个胸膛,别看夜少看着病弱,但身上还是有些肌肉的。那紧致的肌肤,宽阔的胸膛,充满力量的线条,青帝思绪有些跳闸,他强力自制后关注起夜少的三道伤口和流出的三道带着腥味的液体,看着他平静的脸上难得的出现痛苦的神色。青帝暗自愧疚起来:人家在那边痛苦,他竟然还有心情犯花痴,真是没心没肺啊。但愧疚归愧疚,青帝很艰难地把眼光从夜少胸膛上挪开。一直听说夜少体弱,自幼疾病缠身,以为已经能够了解,但真正见识到,谁又能平静的相信并接受这一幕。青帝也不回避,就这样一直盯着夜少从胸口到下颚到脸部,当遇到夜少歉疚的目光,青帝不知所措了,这场变故都不知道是谁带给谁的。

    安排这次见面并非是突发奇想,很早之前玉就已经选定了这两个人,只不过今天刚巧都碰在一起,也省得他一个一个麻烦。他不能出错,就必须确认这两人是否真正够格,虽然直觉已经代替他做出选择,但现实就是现实,它从来都不允许人出错,更何况是在如今京城局势紧张的情况下。青帝能闯进来,这其中肯定有秦的关系,但刚才门外一直都是有守卫,都是大内好手,他能进来就说明如今的他已经可以独当一面,而夜少,看来传言非虚,可惜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