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  第十八招 “讨伐邪门”

章节字数:2879  更新时间:11-05-11 10: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大概是青帝和夜少关系的一大转折点,这之后他们见面时总会多一点特殊,毕竟还有着血液喂养这一层漫长而纠缠的关系。青帝也许已经发现他自己是比较冲动的,有时候会头脑发热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只是他不清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他比较容易失控。倘若他知道未来的事,当时他会怎么做,这在他以后的时间里总是反复出现……

    在夜少和青帝尴尬的同时,颜夫人与司夜慧也进行了她们平生第一次的单独谈话,这两个女人认识并纠缠了差不多半辈子,但关于对方的事却总是经由旁人来传达。就算曾经有过嫉妒、炫耀、别扭、记恨、怜悯……诸多的情感纠葛也从来没有正面相对过,说到底她们故事其实是与各自的回忆幻想对抗的过程。她们似乎有太多话要说,关于那个她们都爱的男人,关于青帝,关于沈家庄。两个女人似乎是在交易,微笑着推动了整个局势顺着潮流发展下去,顺道挪开所谓的名分、伦常的限制,她们要交流的内容很多,多到现在出现的所有人都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然而她们实际说的话实在太少,好多话只是一个眼神,一种意识就已经足够,因为她们的世界其实并不大,除了爱人、丈夫、孩子,其他很多事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在这点上她们又是何其相似。

    对于邪珠门的异动正道人士早已有人不耐烦。有些耐不住性子的,暗自纠集了一伙为数不少的武林人士打上邪珠门。只是邪珠门地处高势,四周都是崎岖不平的山路,向来都是易守难攻的地方。再加上邪珠门的人浑身上下透着股邪气,一向自诩谨守正派风范的人怎么能敌得过不守规则的邪门歪道呢,正与邪的较量总是这样,谁又能否认一向被称为可敬的正义其实也不过是另一种的固执,在遇到不受其掌控的邪恶时会暴露出完美的缺陷呢?

    所以很快就听说这过程中正道折损不少人,龙渊阁阁主龙暮风对此并不意外,早在几十年前他就已经明白,在与邪恶对决时光靠正义是远远不够的,还有邪恶的存在有时候也是必要的,这样正义才能不会被安逸侵蚀而沦为另一种邪恶。然而这些是长久的困惑过后才领悟到的“潜在的规则”,就是不能广而告之的,甚至是会被唾弃的真理。可这些他要怎么对他的孩子说呢?

    自从听说邪珠门的恶性,轻波就侠义心大起,她先是和她最敬爱的父亲商讨关于“讨伐邪门”的壮举,在碰了软钉子后,她又转向她可亲的大哥,在她看来大哥更能理解自己的行为,在遭到婉拒后,轻波终于怒了,你们都是怎么了难道任由他们胡作非为,难道怕了邪珠门那些妖人。痛定思痛后的龙轻波果断地加入正道号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前往邪珠门……

    倚天看着轻波紧闭的房门,转身回去见父亲。龙阁主对于他这个儿子还是很满意的,他可比龙老前辈当年成熟多了,很多事不用他多说,儿子就能领会,正如这次对于这个不成熟的讨伐计划,龙渊阁置身事外,甚至在知道轻波参与其中时也能忍住不出手,在这些方面父子两都是心照不宣的。所幸轻波无恙,也许在那场注定惨烈的斗争中她经历过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失败,但他们要顾虑的事远不止这一点。

    龙渊阁之所以能够安稳的占据江湖大帮的地位,光靠功夫是不够的,小心应对各方关系也很重要,不能轻易表态,不能强出头。倚天显然是能理解其中的厉害的,但是他的妹妹,他又想起那天轻波满脸落魄地回来时的情景,茫然、不知所措、难以置信,还没有进行公平公正的对决之前,很多人已经丧生在途中,各种可笑的下作的手段却生生让他们止步不前,她不明白,讨伐还没开始,为什么他们已经溃不成军了。

    她还记得那一张年轻意气的脸,那个前一天还和自己畅谈过豪情壮志的同伴就那样血肉模糊地倒在自己面前,死亡的气息如此接近,敌人的身影却自始至终都没看到。她不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当她见到大哥时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

    倚天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他很少看到轻波这样,在他看来很简单的道理却成了轻波难以理解的困惑,实话说他不太能体会轻波的失魂落魄,他好像天生习惯阴谋阳谋算计,可是轻波不同,也许是他们把她保护的太好,让她的世界还是如初生一般的纯粹干净。倚天静静抚着轻波的背部,等到肩上的人平静一些,倚天才起身抽出随身携带的宝剑,指向庭院外一棵长着歪脖子的树说:“那棵树长得很别扭吧?”轻波困惑的点头,然后就看到倚天挥剑朝歪脖子砍了好几剑,歪脖子还是稳稳地长在树上,虽然多了几道深浅的痕迹,树还是这么别扭着。倚天又道:“这歪脖子就是邪珠门,长得就了也变成树的一部分,不是简单的砍伐就能除去的。”轻波左右歪头钻研了很久,慢慢悠悠的站起来,走到倚天身边表情严肃,然后接过倚天的剑,猛地冲那棵树狠狠砍了好多剑。倚天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她不会从此都这样愤世嫉俗了吧!

    好在一阵狂风暴雨之后,轻波扔了剑,跑回自己的房间了。

    龙暮风问倚天,轻波的情况如何了。倚天只说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见人,龙阁主终于松了口气,他是绝对相信他龙暮风的女儿不会在房间里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她不肯见人也好,让她自己冷静一阵,她总要经历这样的事,原来还一直担心要怎么告诉她江湖上的事,因为担心,也没怎么让她自己去经历,现在这样也不算太坏。他对倚天说:“有空找你们那些朋友来看看丫头,年轻人聚在一起比较容易忘记烦心事,她一人待太久也不好。”

    轻波屋里什么动静也没有,青眉听了一阵,心里越发毛毛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她苦着一张脸扭头问不远处的青帝、夜少、倚天:“她会不会想不开,然后……”青帝首先否定,他所认识轻波虽然有时候会钻牛角尖,但绝对不是那种会轻生的人,夜少看了青帝一眼,表示赞同。而倚天看向歪脖子树,上面的剑痕似乎更多了……

    “她在里面多久了?”青眉问。

    “两天多了。”倚天说。

    “不吃不喝两天?”青眉虽然也曾经扬言要绝食,但坚持不了半天就悄悄溜到厨房找食物,然后总会屈服在美食的诱惑下,这时青眉对轻波的敬佩油然而生。

    就在青眉臆想的时候,下人端着热腾腾的午餐叩门,然后进入,然后出门,青眉看呆了,敬佩之情一下崩盘:“什么啊,还以为她有多硬骨气呢,浪费本小姐感情。”

    一行人无语,然后倚天忍着笑带青帝、夜少进入轻波的房间,留青眉一人在外面呶呶自语。其实轻波的房门是不上锁的,她只是坐在里面,倒不是真的与世隔绝、避不见人了。

    终于见识到如此强悍的“闺房”了,好几百样兵器啊,就这样整整齐齐的排列在里头,占去了原本应该是摆放女生应有物品的地盘,甚至床上也吊着不少亮晃晃的剑啊,而轻波就坐在一柄硕大的刀面上,手托腮,深思状,青帝唤了她一声,她没应,再唤,没应,再来……终于她转过头来,眼中渐渐由迷茫变清晰,突然又爆发出奇特的笑容。

    她抡起那把硕大的刀,迅速跑出门,途径震惊的青眉,在他们的注视下举起大刀往歪脖子树上死命的砍啊砍啊。青眉抚了抚胸口,一副惊吓状,颤抖着询问这是什么情况。倚天尴尬的转过脸去,心中也有点后悔:是不是他做错了?

    在大刀剧烈的冲击下,那个别扭的歪脖子终于“寿终正寝”轰然倒地,然后背对着灿烂的阳光,两天没说话的轻波展颜一笑,说:“哥,你看,只要多砍几次就好了。”旁人听的糊涂,倚天却是清楚的。这丫头,真不知道她是聪明还是傻气,但值得庆祝的是轻波终于恢复正常状态,她也更加坚定了要消灭邪教的信念,当然以后不能靠瘦弱的剑,要用大刀啊,就是要集中大部队来对付坏人。想通之后,轻波又是轻波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