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  第二十招 血的依赖

章节字数:3046  更新时间:11-05-16 13: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青帝听着迷糊,但觉得有些伤感,不自觉腾出一只手在夜少背上轻轻拍一下,算作安慰。哪知道夜少脸色一沉,猛地推了他一把,力道之大让青帝一下子推了好远才愣愣地跌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夜少不好意思,但头仍是硬偏向远处说:“你流血了。”

    青帝一看,原来是刚才不小心被柴火划到了,手背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可这值得夜少大惊小怪吗?

    气氛有点诡异,青帝不能理解夜少这样失态的原因。半响,夜少脸上的潮红还未褪尽,他说:“秦庄还没告诉你,用你的血其实并不能治好我的病,只能压制一时,而一旦我用了你的血就会对它产生依赖。”

    依赖?青帝还是不清楚,这是说夜少需要不断喝自己的血吗?可这些天夜少没有喝,身体不也是没有变差的趋势啊。

    接收到青帝的疑惑,夜少又说:“药性可以暂时助我摆脱这种依赖,但你流血时我就无法控制。现在离我远一点。”说完他向远处走去,头也不回,其实他是担心一回头就会犯错。

    青帝终于听懂了一些,但又为夜少突然之间的生分而气愤,不就是几滴血嘛,如果能帮助他暂时压制病情也是好的,再说他送来的书都是难得的好东西,青帝总愁无以为报,这下不正好可以让他还了这份恩情吗。于是他快跑起来去追夜少,不过这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夜少身影,这下他更生气了:一个生病的人胡乱跑什么,万一林子里出现什么野兽的……青帝不敢再想下去,这天都快黑了,夜少到底跑哪去了。青帝心里发慌,顾不上什么柴不柴的,赶紧找啊找啊……

    当身后脚步声响起,他终于松了口气,不禁展开微笑转头说:“你——”你字还没说完,看到来人是倚天换了语气,有点淡淡的失落:“是你啊。”

    倚天说:“你这么没出来,他们不放心让我来看看。”

    “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我一个大活人又不会凭空消失。”说到这,他想起夜少算不算凭空消失了,就让倚天帮着一起找。

    倚天一听,不觉皱眉:“夜少,他早就回去了。”

    青帝此刻真不知道是喜还是悲了。

    回去时青眉、夜少、轻波正围着篝火坐着,笑语嫣嫣,倚天问他们什么事这样高兴,青眉忙朝青帝努努嘴,说什么以为青帝让野兽叼走了。这话放平时青帝顶多笑笑,但现在听来却是刺耳的很,自己刚才还十万火急找人,担心夜少遇上危险,现在却完全反过来了,真是玩笑了,他难得的狠狠瞪了夜少一眼,但夜少何许人也,只见他面不红心不跳,神色如常,望着跳跃的火苗出神了丝毫没有发现他周围气场的变化,果然是高手。青帝的悲愤就像弹在一堆棉花上,重重下去,没伤着棉花,先把自己气个底朝天,他的脸瞬间拉得老长老长。倚天在他身边,拉着在距离他们稍远处的地方坐下,借由别的什么话题岔开去。

    好在青帝手上的伤口小,早就已经止住不流血了,夜少的反应就一直很正常,说来他们现在的状况很奇怪,似乎是注定当一方受伤时,另一方也会因此出现状况,一种微妙的血液关系将两人联系起来。不过,青帝是不会主动去思考这些复杂的关系的,多想的结果不是让自己更烦恼就是让旁人更无奈,那些需要绞尽脑汁的东西啊,只要没有触及他的底线,没有超过他能承受的范围,其实也就是简单的可以忽略的,还是实实在在的事物更值得关注。就比如此刻青帝就被喷香的烧烤味吸引住,把不愉快放在一边了,该享受时就不要错过。

    吃完后青帝满足地抹嘴,鲜美的鱼味还在口齿间回荡,他冲口问了鱼是谁抓来的。这么一听,青眉献宝似地抢白:“是夜哥哥,你不知道,夜哥哥多厉害,抓鱼是一抓一个准……”完全一副小女儿情态,而旁边的轻波嘴张开又合上,微微一笑,朝夜少望了一眼,心思恍惚。

    青帝抹嘴的动作顿住了,这个沈大小姐的话说的真不是时候,看着火架上仅剩的一条烤鱼被青眉含在嘴里,青帝狠狠地想:若是她早点说,自己早就多吃他几条,以消心头之气。

    日头很快偏西,天边隐隐透出些淡红色的晚霞,这一行人开始搭建临时处所。露宿,对于青帝来说并不陌生,然而两个姑娘却很是兴奋,她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虽然他们都不是那种拘泥陈规旧礼的人,但最起码的男女有别还是注意的。于是研究之下,处所是两个有帐篷遮盖的包子屋,可能也算简陋的蒙古包,底下铺了一层布匹,这样再喷上一些防虫药水就能避免野兽昆虫的侵扰。

    青眉、轻波一间,青帝和夜少、倚天一间。这样的安排在表面看来是很合理的,但青帝不禁犯难:真要和夜少他们同住吗。他的身份不方便啊,第一次,青帝对自己的身份与秘密感到直观的不妥,早前总以为这样换种身份能免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而在那段漂泊的生活里也确实体会到好处。但今后呢,这样的事不会仅有一次,以后会不定时的出现。还有,当秘密最终被揭穿时,那些曾经以为的方便会不会演变成最大的不便呢,青帝安静地坐在一块裸石上出神。

    “谁?”青帝忽然手做握拳状防备起来,看到来人被自己的架势惊到,这才放下拳头,笑呵呵地说:“龙大哥,是你啊。”

    倚天也配合着笑笑:“怎么,做贼心虚了,刚才是在想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吗?”他很自然的坐在青帝身边,松松散散,看到青帝脸上尴尬一阵,又很快谈笑开来,他很懂得掌握分寸的。不过心里还是想,青帝防人防得紧,要想让他开口怕是不容易。

    青帝向来觉得倚天是个精明的人,一个人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深思熟虑的人一定是把身边人、事都计算好了的。说实话,他这样的人让青帝感到放松,因为和他在一起,一分钱一分货,当钱货两清时就不会有太多的亏欠。可能是多年的流离无定,青帝从小就害怕拖欠别人的恩情——因为那些对于处在困顿中的人来说都需要用无尽的回报来偿还的,没有谁应该平白无故接受施舍。

    想通这点青帝觉得轻松不少——今天他用脑太多了,于是半开玩笑地问:“龙大哥,有酒吗,这么好的夜色不喝可惜了。”天知道青帝从来没喝过酒,从前是没机会,进入沈家后是情况不方便。

    可是,当倚天将两坛酒放在青帝面前,满脸引诱地请他喝时,青帝立刻后悔了,他怀疑倚天是预谋好的,但看龙某人纯良无害的目光后,青帝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但青帝也不是那么简单就死心的,他问了一句夜少在哪,其目的当然是要拉他下水,要喝大家一起。只是那人为什么是夜少,因为青帝是记仇的,这么好的机会,要报仇得赶紧的。

    倚天朝一个方向努嘴,那里,夜少盘坐着,老僧苦禅打坐一般,但这绝对是一个有艳福的和尚:青眉、轻波分别坐在他两侧。轻波不知说了什么,引得三人笑成一片,东弯西倒间,青眉碰到夜少身体,然后她人不自觉一震,脸上红晕顿生,而轻波也是变了脸色。夜少则是未曾发觉一般,微微一笑,目光似有若无地朝天边望去。

    当真是暗流涌动啊,青帝心中一动,青眉的心思,他是猜到了,可什么时候轻波也……然后他抖抖肩,心中好一阵鄙薄:夜少啊,果然是祸害良家妇女的料。再然后就和倚天豪情万千的对饮。

    青帝没喝过酒,但见过人喝,以前和颜夫人徘徊在酒楼门口时看到过楼上楼下的客官,他们或是痛饮或是浅酌,还有路边醉汉的模样,其实颜夫人刚进沈家时也喝过,她还算好的,安静的喝,只是不说话光发呆,看到青帝时也只有傻傻笑,但那笑看得青帝很不舒服,太过沧桑悲戚。他想不通喝酒时用来做什么的,若是想发泄那就大声哭出来,趁着酒劲把不敢做的事都做完了,这样以后后悔时也可以说“我是喝醉了”,挺好的一个借口,不是吗?这样也好过把一切都闷在心里,不能排遣也不愿放过。

    倚天已经浅浅地饮了一口,正在回味口中酒液的滋味,青帝也终于拿走酒坛,先放在鼻尖一嗅,一副经验十足的样子,殊不知真正懂酒的人在老远处以及那个对瓶中物透知无遗,倚天看着。然后青帝又振荡酒坛子,让那个香气随着动作飘得更远些,接下来才放在嘴边,还没喝,坛沿就在手里旋转一周,倏地倾倒,酒向反方向流出,落在山石上,很快渗入缝隙里,倚天一脸兴趣的看着:这小子像模像样把酒倒掉不少,还不喝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