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  第二十一招 冰与火相遇

章节字数:3114  更新时间:11-05-18 11: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青帝无赖地朝倚天一笑,估摸着酒坛轻了不少后才用舌尖在坛口一转,最后一下吞进口里,动作说不出的妖娆,连他自己也没发现,在这个夜晚,他玩味的动作落在不同人眼里有什么样的反应。

    倚天半天没说话,口中酒味早已变浅,但鼻翼间接触到的酒气却一路穿心而过,他忽然想他有点醉了,月色朦胧,晚风浮动,酒意越加深重……

    梦幻的景象大多是短暂的,脆弱的,青眉的脚步声就这样轻易破坏眼前的情形,她“哦”的拖长音,狡黠一笑:“原来你们在这里偷偷喝酒,太不够意思了。”说话间,她理所当然地没收了青帝手上的那坛酒,扬长而去。

    青帝、倚天无奈,只能暗叹:这大小姐啊。

    然而看到接下来的事后,青帝的表情僵住了,耳根也一阵阵发红发热,他不停对自己说:“醉了、醉了、我醉了……”多好的借口啊,不是吗?

    月光下,夜少接过青眉递过去的酒坛,含着青帝舔过的坛沿有一口没一口地喝起来,遥遥对着青帝,帅气模样维持不到几秒就被几声咳嗽取代。

    后来倚天指责轻波不拦着点,夜少身体不好不宜饮酒,夜少只是摆摆手,脸上有点忧伤。青眉接过话头告诉他们,那天正好是夜少母亲的忌日,气氛就这样冷下来,若非是后面发生的事打破沉寂,青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可那天给他冲击远远不止这些,他不安,说不上为什么,但不安与骚动却在那夜埋在他心里。他所担心的住宿问题也一直没有发生,因为一场意外打乱了他们的露营计划。

    隐隐约约的火光在远处跳跃,青眉说:“那不会是鬼火吧?”虽然笑话很冷,但好歹让气氛活过来。轻波说是和他们一样有“闲情逸致的人”在生篝火,但后来又传来由远及近的呼喊声。夜少脸色不觉一暗,倚天也感觉到不对劲,青帝同样,他们的耳力要好一些,都听见了几个字眼:“杀”“邪教”“红衣坊”“怎么是你”……这可不是来玩的人,追杀?斗殴?

    这五个人迅速组织熄灭火种,转移到较远处的密林里,屏息等待。青帝说了一句去看看,就想出去,倚天拦住他不让,夜少不说话。青帝低声说:“龙大哥你负责他们的安全,我去去就来,放心,一有危险我一定躲的远远的。”倚天还是不为所动,他都猜到了。这时夜少开口:“让他去吧,自己……小心。”前一句是对倚天说的,后一句不用说是对青帝说的。倚天神色不与,他不相信夜少看不出来这事有多危险,最近邪珠门在江湖掀起多大的风波,他这样出去,一定会引火上身。但是“红衣坊”这三个字已经足够吸引青帝所有的注意力,他嘴上不说,但那里他总是记挂着的,毕竟是他熟悉的地方,还有熟悉的人。

    趁着倚天和夜少意见相左,眼神交流时,青帝挣脱倚天的拦阻,飞身出去。他顾不了太多,这两天总有不好的预感,肯定是发生什么了。

    屏息在半人高的草丛中掩饰好行迹,青帝扒开一条缝隙,正好望见一张熟悉的脸,红袖!她身上已经有好几处伤口,红衣混着血液,两种相近但却截然不同的颜色异常的融合。青帝的感觉果然不错,红衣坊出事了!他内心焦躁起来,但局势不明,他强迫自己不要轻举妄动。忽然间红袖大笑起来,目空一切,剑在她手里幻化出一种华丽的破灭的图案,她对面的人似乎有些恼怒,平地而起的气流越来越浓烈,肉色的气体变化出无数分身,每一个分身都有一张带着血光的婴儿的脸,随着异常诡异的旋转动作,“婴儿”发出微弱的尖锐的啼哭声,宛如一个艰难的分娩过程:婴儿已经从母体中露出脑袋,并试图借助母体的力量竭力释放被卡住的身体,但骤然间收束的宫门,又硬生生将它头骨脸面一下的部分吸附在身体里。挣扎,伴随着肆无忌惮的破灭的力量几欲摧毁它身边的一切,草丛中的青帝也明显感觉到了这种强势的不顾一切的破坏力,这不是他能对付的,怎么办,他一定要想办法。

    红袖手中的剑也跟着泠泠作响,剑身剧烈战栗起来,不受控制地胡乱逃窜,它也害怕了这种邪恶的东西。红袖勉力拉住剑,控制剑尖直指旋转中心的人影。但,剑还没能靠近,一张淌血的婴儿脸突然哭笑着冲向她,红袖的双瞳急速扩张:“这不可能,它!是它!怎么能是它!……”仿佛是受到某种强烈的惊吓,她满脸痛苦,整个人就在一瞬间轰然倒地,眼前出现纷乱混杂的画面,是谁,在她的梦里哭,“娘,救救我,我好痛苦,我要出来……”这些纠缠她好久的幻象为何还要再次出现,它是谁,不!它是什么,孩子?!她完全沉浸在惊恐里,好像时间回到那个破旧的小茅屋,那一次艰难的分娩,还有她未出世就冰冷的孩子,她的噩梦就这样毫无预警的堵住了她所有的感官。

    这是怎么回事?青帝睁大眼睛,红袖放弃所有的抵抗?他再也等不及,抽出一直贴身佩戴的软剑,他从草丛中迅速跃起,凭借着本能出剑,直逼诡异的中心。分散的“鬼婴”似乎感知到危险的靠近,它们自动融合连体,然后立刻爬上青帝的手臂,化作阴寒的气体纠缠住他的手,而此时中心的人也逐渐露出面容,颜夫人?!

    一颗心在青帝身上几乎就要停止跳动,这时颜夫人诡异的一笑,冲口向青帝吐来一口血水,液体在离开口腔的瞬间变成血红的利刃,笔直、精准、无情、不带一丝温度。

    “利刃”接触胸口,猛烈地撞击在青帝的金缕衣上,这种真实的撞击感,提醒他颜夫人送他的金缕衣,那是他娘啊,他一下惊醒:这不是颜夫人,对面的人不可能是颜夫人。斗志立刻凝聚,他挺胸迎上,血滴似乎重达千钧,他被震得血气翻涌,手臂上恼人的阴寒之气与之交相呼应,力量极其霸道,几乎要强行吞噬青帝的身体,有没有人体会过那种身体被硬生生塞入一团实物的感觉,就像分娩的逆过程,将婴儿重新收入母体,青帝此刻的感受就是这样。明明胸口完整无缺,但液体很快依附上来,无形之中仿佛打开无数细碎的洞口,手臂上的东西同时散作无数部分争先恐后的占据那些看得见摸不着的洞口,回归一般冲向青帝的体内,让他寸步艰难。

    “颜夫人”一脚踹向匍匐在地,紧抓住她脚踝的红袖,这个濒临崩溃的女人用最后一点理智牢牢束住怪物,身体被踹飞,手依旧紧抓。更加大力的一脚,“颜夫人”厌弃着想摆脱红袖的纠缠,但还是无用。只见她诡笑的脸孔忽然涌上骇人的血气,手上肌肉暴涨,她用双手扯起红袖被踹起来的身体,用力向两边撕扯。

    那一刻青帝发誓,那种骨头碎裂的声音他永远不能再听第二遍,后来他一直拒绝回想起这一幕,甚至在很久一段时间里他都不能入睡,害怕梦中真实生动而残忍的再现当时的情景:白森森的手骨断落在地,那个曾经戏弄过青帝的女子甚至来不及发出声音就被远远抛出,弃若敝箒。只剩两只手掌还紧紧箍在“颜夫人”脚边,血液在空气里划出一道道华丽凄美的弧线,烟花般灿烂到极致,惊心动魄。

    交错的冲突的神经在无以复加的愤怒中迸射出超越常态的骇人的力道,一口血终于从青帝口中逃脱,他已经来不及想,这血液是否会催发夜少的“依赖”。

    “鬼婴”尖锐的哭叫声很快湮灭在青帝身体里,在强烈的吸引力的作用下阴寒气流源源不断地汇聚到青帝体内,一时间风云突变,万草荣枯,艳丽的颜色在他身上融合、绽放,他的面容也渐渐起了变化,好像一夜之间蓓蕾盛开,鲜花怒放,颜色夺人,香气馥郁。原本缠绕在他身上的束缚被强力扭曲、撕碎、转向,随着怒意迫近“颜夫人”,她却忽然之间展颜一笑,那笑容太过纯粹干净,几近疯狂的青帝就这样愣住了,从前颜夫人是经常这样对他笑的……

    又有谁能知道,战乱的场所何止这一处,青帝走后的四个人同样也是九死一生,倚天独立对抗来袭者,轻波负伤很重,青眉照顾她,夜少忽然跳入战局,惊异过后,倚天与夜少并肩作战,抵抗鬼魅的突袭,这时候已经顾不上多思考夜少会武功这件事背后的深意。忽然间夜少全身颤抖,脸上泛起异样的潮红,他捂住胸口,迅速施展招式,速战速决,然后抽身朝一个方向飞去……

    青帝迷茫的空档,一个身体出乎意料地一下抱住冰雪一般的青帝,一个是冰,一个如火,胸背相贴,火热的气息刺痛了青帝的癫狂,他压抑着将大量冲向口腔的血液逼回体内,用仍旧迷乱的意志冲开身后人的束缚。

    当冰遇上火,究竟是冰雪消融还是火焰熄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