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  第二十二招 各自纠结

章节字数:3372  更新时间:11-05-20 11: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颜夫人”已经消失无踪,在昏暗的晨曦下,焦枯的草丛像是经历一场雨水的侵袭,潮湿、焦灼。散落的手骨,褐色凝固的血液以及弥漫在四周的消亡的气息,死寂一般的静止。

    青帝坐在红袖的身边,将那一双还保持半握拳状态的手掌重新拼接在身体上,完整了啊,完整了吗?他的耳边仿佛还回荡着初见时她的玩笑“等你长大我来娶你”,可是有谁能告诉他在这夜过后,她要如何等待。这个夜晚多么荒谬、不可思议,有谁能解释?

    混乱的荒野,另一个人摇晃一下从不远处站立起来,微暗的黎明里他苍白的脸泛起火焰熄灭前的红光,当他走近青帝时,他扬起不稳的手想击打青帝的后颈。

    突然青帝转身抱住他,撕心裂肺的哭声如同破闸的洪水阻挡不住,哭声里隐约能听见几个字眼:“夜少……是她吗……死了啊……”不能想象的苦痛到了嘴边也只剩下几个含着泪水的字,空洞、苍白、虚脱……

    晨光中夜少的模样逐渐清晰,他扬起的手最后缓缓落下,轻抚青帝僵直的背部,平和的脸上带上昨夜一般淡淡的忧伤,他都知道的,很多事。

    肩上的哭泣声已经停止,青帝安静地把全身的力量靠在夜少身上,昨夜的事实在太出乎他的预感了,要接受这些让他的脑袋越加烦恼,那么在清醒之前,请允许他放纵自己什么都不想,而夜少能体会这种感受,两个共同经历过变故的人总是比较能相互理解的。夜少从怀里取出一件变形的乐器,之所以会变形,恐怕就是因为青帝的那一记冲撞,不久后回想起这些,他才发现那些发生在他身边和他身上的变化是真实存在的,就像他的身体里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力量一般存在着。而当时他就只听见夜少吹奏出的乐音通过他所依靠的肩上传来,更加清晰,深入人心,在那种虚空的状态下是最容易被触动的。可是他是不会知道,没有什么是毫无目的的,夜少做事总是这样,就算身在荒野也能够决策安排的,通过这样乐器。

    茅屋,野外,轻波躺在简陋的床上,身上的伤已经经过处理,青眉收拾了一下杂乱的屋子,心想:这样她能舒服一些。一颗紧张的心这时才放松一些,她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遭遇这样惨烈的厮杀,邪珠门那些人就真的这样灭绝人性吗。一直以来的生活都是简单舒适的,她偶尔任性也不会有人真正把她怎么样,可是这次呢,她从没接触过这般赤裸裸的血腥,十几岁的少女的世界好像一夜之间变化。

    屋外倚天冷淡无语,但眉宇间附加的阴影可以看出他内心的愤怒,他以为放任邪珠门存在的想法是正确的,当自己眼看着亲人在身边倒下时才明白有时候不能算计太多,曾经和邪珠门定过的互不干扰的协议在昨夜失去效力,与邪恶和平共处是一层太虚薄的纸禁不起刀剑的丝毫碰触,邪珠门是必须要铲除了。在他入神的时候,有人拍他的肩膀,是秦。至于秦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其实一点都不意外,夜少的暗士办一些信差的工作还是绰绰有余的。轻波的伤确实是重,胸口一剑穿透不说还受到邪术控制心神,内外并发,情况可想而知,还好秦医术高强。当下倚天对秦许诺,以后但有需要一定尽心竭力。秦是不会在意这些承诺的,要不是小夜,他不会理会谁死谁活,他不是也没想做活神仙。

    青眉紧张地跑出来,一见秦就在门外,拉着他就进屋去,风风火火的也不让秦说句话。倚天担心轻波又出状况也跟着进去。

    “她到底怎么了?”青眉忧心忡忡,刚才她突然发现轻波身下渗出血水。其实秦被拉进来时就猜到,可他说没事,青眉就是不信,还一直强调“她都流血了,这还叫没事啊”有点霸道,不过还挺可爱的。秦被迫替轻波把脉,真是,还没有人质疑过他的医术。倚天也搞不懂这是什么状况。

    青眉拉扯秦的衣服,让他痛快说出来到底怎么了。看小姑娘如此急切,秦诡异一笑,问道:“你真想知道啊?”

    “废话少说,从实招来。”青眉冲口而出,她是看不惯秦那种小人模样。

    然后秦走到倚天身边耳语几句,倚天就很配合的神情严肃的出去了。剩下秦和青眉,秦又说:“去准备热水。”

    青眉一头雾水,这人到底在说什么啊,她压下怒气,“诚心诚意”请教为什么。

    秦跳到她身边,很怀疑地打量了她:“你是不是女人啊?”

    青眉暴怒了,她一拳出去:“你他妈到底说不说!”

    秦轻易地躲过,挑衅地从她身后飘过,顺便在她耳边说了两个字。青眉的小脸登时蹿红,她虚打着把秦赶出去,然后马上准备热水,尴尬得想找条地缝钻进去。秦说:“葵水”

    屋外秦爆笑不止,青眉再张牙舞爪也还是个小女生,对于葵水,也就是女孩的月信总是难以启齿的,现在却因为这个向一个男的“讨教”那么久,结果可想而知。倚天也笑了笑,放松了不少,忽然他觉得有时候真没必要太过严肃,像秦这样其实也是不错的。

    笑过之后秦就嘱咐倚天他们在那边过几天再走,病人不宜轻易移动,青眉是女孩子照顾轻波更合适一些,而倚天负责她们的安全。倚天没作多想就答应。然而当他离开时他的表情变严肃:他还没告诉青眉,沈家庄出的事,希望在还能笑的时候尽量多笑吧。这场风波可是不小呢。

    在回去的路上夜少和青帝换了位置,青帝架着夜少,夜少身体还虚弱,贸然动武已经让他受到很大损伤,但最厉害的是青帝那一击,在当时的情况下青帝爆发出的实力令人震惊,之后夜少还能支撑那么久实属不易。不过还好总算等到青帝愿意站起来。在夕阳将至的时候夜少问他:“接下来的事,有心理准备了吗?如果没有,那么现在我就安排你离开这里,索性什么也别管了。”

    青帝说:“走吧,我要回去看看。”

    夜少这回是放心了,刚才虽然又说帮他逃避,但他还是希望青帝能够承受住,他看中的人不应该是没有担当的。

    用残局来形容是最恰当不过的,谁也没在其中占到好处。

    沈庄主外出未归,沈夫人一人组织全庄抵抗邪珠门的侵犯,无奈颜夫人还是被他们带走,庄里伤亡惨重,还有沈家二小姐不幸落到邪珠门手中,如今生死不明。而邪珠门是由门主的儿子邪志明带领的,为了完成任务,代价也是不少的,他的贴身侍女也是他的得力助手平宁为救他失去一条手臂,对于一个严谨的剑客,失去手臂就等于失去半条生命,其他门人死伤不少。

    话说青敏平时一直都是胆小怯懦的,她和青眉一母同胞,但性格迥异,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她,但这次却出人意料的镇定勇敢,谁也不会忘记在突袭初始若是没有她机智地与之周旋,恐怕沈家受到的创伤将会更加严重,沈夫人还记得,当浑身是血的青敏被带走时,她脸上沉静放松的微笑,有种刺目的美丽,选择救青敏还是镇守沈家,在沈夫人犹豫的时候青敏已经主动替她做好选择,这是她的孩子啊,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在邪珠门之中,灵力最强的地方就是这邪珠阁,寻常门人只要能踏入此处就会无限欣喜,如同朝圣者虔诚地仰望、跪拜心目中圣洁万能的神明一般,因此这里通常就是门主以及门中重要元老会晤的地方。这一来是门规使然,二来则是因为阁子里鬼魅的气场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此刻邪珠阁一如既往:大门紧闭,无人看守。透空的琉璃台上放置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不下数百颗的光珠子,玄武方位的高坐亦是由珠子紧密排列而成的,知情者会发现座珠数正好是九五四十五颗。九五,很敏感的数字,世上权位至高不正是九五至尊,可见建阁者用心不一般。

    乳白色浑然的光气在空气中以一种极其迅疾的速度流转、碰撞而后湮灭于玄武方位,光粒子在阁子内拖出一条条交织错乱的由明渐暗的光线,从阁门缝隙透入的光明似被强大引力牵引着朝向一固定方位位置点坠落。无声中,黑暗透绝里,有灵性在凝聚。突然,光路爆出的光点,而此时,玄武座台上,邪飞仙张目,双手撑在阴冷的珠子上,嘴角又渗出一路血液,吧嗒,血液滴落在珠子上的声响异常清晰。不过奇异的是,很快坐台下珠子爆出更加明亮夺目的光度,血液在这个瞬间被吸入其中。邪飞仙冷笑一声:“竟然也有本仙亲自喂你们的时候,看来这回元婴受创不小啊。”只见他身披张扬的紫红色敞衣长袍,细嫩白皙的胸膛袒露在空气里,锋眉利目薄唇,全然不似寻常中年男子。他又闭目调息,只见座前约一张远的距离还残留着一长道红褐色的血迹,血色已退,看来时间不短,不知道这个被门人敬称为“仙尊”的邪飞仙到底遇上什么难事,竟至于呕血的地步。

    门外邪志明静站了好一会儿,赤红的双瞳也渐渐恢复常态。赤红,是他见血狂躁的症状呢!

    “进来”随着一声令下,门也自动开启,完全黑暗的邪珠阁一下子涌入无数光线,掩盖了光珠子本身的亮度。

    待看清阁中异样,邪志明忍不住出声询问:“父亲,元婴出事了?”要知道最近邪飞仙终日闭关炼制元婴,不假他手,除了他,也再没有人能见到元婴的真实面目,而今看到血迹,邪志明自然而然就联想到元婴,只是刚才一眼望尽阁子,不见有特殊的光珠,元婴究竟在哪,他在心里暗自思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