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  第二十三招 正是秋花欲绽时

章节字数:2891  更新时间:11-05-22 1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邪飞仙双目投射出骇人红光,阁子内的光珠瞬间嘤嘤作响,仿佛在呼应主人心中的情绪,邪志明不由心神震动,几乎不可自持,忙掩饰好自己心中的想头,他心中惊骇,难道父亲已经到了能够感知人心的地步了吗?

    许久,邪飞仙才减少对他的压迫,说:“派人去山下,颜夫人也该回来了。”语气还是冷冷的,眼光中带着嗤笑厌弃,心中想:就他那熊样,也配做我儿子!

    邪志明越加谦卑地低下头,沈家庄一役让他很有挫败感,自己竟然会栽在一个小姑娘的手里,沈青敏,想起那个被关在地室的女孩,他心情复杂。还有平宁至今仍无法恢复斗志,门中元老对他的异议也日渐多起来,邪飞仙本就不甚认可他,此番怕是更难有好脸色。最要紧的是,这一战之后,即将带来的麻烦。这些纷繁复杂的问题暂且被他放在一边,目前最关键的还是弄清楚元婴到底在什么地方,要如何炼制它,这些又和颜夫人、红衣坊、那些关在地牢中的年轻女子有什么关系,这么多未知,足以看出他的父亲对他的信任是何其微薄!低着头的邪志明扯了扯嘴角,强力平抚咬紧的牙关:还不能,时候未到,冲动不得!

    邪志明没有派人去,而是亲自下山,目的很明确,既然无法从父亲那里获取什么有用消息,那就从这些关键人物下手。邪珠门在高处,凭借山体做天然的屏障。当然途中机关重重,不是门中的人要想上来不去半条命是极少的。邪志明已经到达山脚,忽然山间弥漫起紫红色烟气,邪志明神情剧变,怎么回事,父亲亲自来了?

    不错,对于元婴的担忧让邪飞仙按捺不住,自从放任元婴出去“觅食”,他的身体就不断出现状况,要知道元婴和他是互相影响的。

    远处卷起一阵风,狂沙飞扬,黄褐色烟体里渐渐出现一个人影。回来了,是“颜夫人”!邪飞仙露出满意的笑容,伸出手召唤它。接受到回归讯号的“颜夫人”,忽然俯首,四肢爬行着加速朝他奔去,这是一种禽兽回到主人身边的模样。禽兽?!邪志明目瞪口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眼前的景象。颜夫人已经挨到邪飞仙身上,面无表情,予取予求,整个一失魂的傀儡模样,邪志明不住发寒,一种难以置信的可怕想法满满爬上他的咽喉,窒息感让他血气逆行:难道它就是元婴?!

    邪飞仙带着“颜夫人”径自离去,邪志明注意到不远处有一些几不可辨的声响,心中嗤笑,大胆的人总是不死心,非得败在阵中才甘心,真是不知死活。想着也不管什么,很快上山去,他还有事要解决,没空陪他们玩。

    一直在暗中观察的人这才露出行迹:青帝、夜少。

    只见青帝的指甲已经深深扎进夜少的手掌,夜少轻叹一声,要不是他刚才拉住青帝,还不知道他会怎么样。尽管在事前已经清楚会是这样,亲眼看到还是很难接受的,更何况那人还是青帝最亲近的人,她到底变成什么东西,这个问题残酷诡异,谁能想象到好好一个人,前一天还温柔单纯的人,转眼之间形同鬼怪妖孽。

    青帝浑身颤抖起来,体内狂乱的气息又一次开始强烈流窜。指掌相连的夜少也感觉到,他一把抱住青帝,阴冷的感觉爬上他的身体,一路透着凉意。

    火热的体温渐渐压制异动,青帝的意识逐渐清明。他说:“可以了。”于是夜少依言放开他。

    这些日子他们一直是这样过来的,青帝时常会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秦说他体内的寒气更加深厚了,更加?没错,青帝本来就是难得的阴寒体制,这也是为什么他的血能够压制夜少病情的缘故,夜少属于阳火过剩,不过秦想,这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可能他们两人相互影响能够抵抗各自的异样。事实也正是这样,在青帝无法控制时夜少的靠近能够帮助他神志清醒,夜少也一样。

    今日,他们来邪珠门的目的,一样已经亲眼证实,是关于颜夫人的,还有就是寻找一条安全的上山之路,而且要在不惊动邪珠门人的前提下——这也是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一直置身暗处的原因。邪珠门是必定要除去的,他们这些人实际功力未必有多高强,只是狡诈下作的手段让人防不及防。夜少担心青帝是否能理智处理,他本想一个人来的,但青帝坚持。秦也说,他们两人能够互相照应会好一些。

    青帝握紧夜少的手,感觉他掌心在流血,意念一动,寒气凝聚在手端,很快夜少就开始凝血,几日不见,青帝也开始懂得自身的气息了。夜少不禁想起秦对他说的话:“青帝身体里似乎是被强行注入了一些阴寒的气流,这不是一种常见的内力,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应该与颜夫人和他那一次的对决有关,这东西力道很霸道。但如果青帝懂得完全控制,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况似乎是朝着秦说的方向在进行……

    青帝笑得有些诡异,不过还是笑的,他顺道拍一下夜少的肩膀,豪气万千地说:“走,邪门父子可是给我们指了一条明路。”夜少惊奇于青帝的变化,在经历这些变故之后,一个原本未接触过江湖的孩子也开始渐渐融入这口大染缸里……

    邪志明刚到,就看见手下匆匆忙忙拖着一个人朝邪珠阁方向去,大概是父亲又要炼珠了吧。他也不理会,径直走开。不过很快,他立刻掉转,飞身追上那个手下,因为他忽然想起那人是谁!

    青敏无所谓地任由人拖着,她不知道将等待她的是什么,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忽然,有人拦在前面。她身边的那个门人,恭谨地喊了声:“少主。”就这两个字,让青敏迅速抬起头来,果然是他,在她放弃所有抵抗的时候,她忽然露出鄙夷的表情,然后又笑起来。平时她总是小心谨慎,没想到笑起来也能有几分率性大胆的味道。邪志明不看她,说:“再去地牢中带个人去,她就交给我。”他说着,手已经不由分说地把青敏拉开,那个门人看邪志明表情严峻,反驳的话就说不出来。本来仙尊只是吩咐去找个女人过来,是谁都无所谓,不过他听人说这个女孩让少主铩羽而归,就自作主张把她拉上,现在少主开口,他当然不好多说,于是依言离开。

    邪志明把青敏扔在一间空房子里,见青敏瑟缩的样子,他真怀疑这样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女孩,怎么会让自己遭受挫折,天知道,他多想一片一片剜下她的肉骨,看她到底有多倔强。但他还是忍了下来,因为这样似乎还不够刺激,要玩就要玩大一些。

    青敏下意识地坐起来,挺直腰板,既然不想屈服,那么在对手面前就不要流露出丝毫的胆怯,没有功夫又怎么样,无所畏惧的人还能被什么东西威胁。

    怯懦的青敏似乎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感觉,这是一种如同偷来的快感。一向如同影子一般存在的她不知道如何能够找到自己的方位。可能大多数女子不会这么想,她们浑浑噩噩就过了一生,等到生命走到尽头时回首也看不到太多关于自己的痕迹,但是这不是她想要的生命轨迹,一定有一种属于她的方向——只是到目前为止她还没发现而已。于是大多数时候她都在寻找,跟在人后面观望,大姐青眉就是她能接近的模板,但是毕竟那并不是她自己,青眉的任性张扬,她是不赞同的。虽然有点可笑,但在这种慌乱无措的时刻,她却忽然像是找到那种一直渴望的东西。那是什么?反抗?无所畏惧?或者用镇定击碎侵犯者?

    邪志明注视着青敏的变化,心想:这个不知死活的女孩倒是有点意思,好吧,就把她那点可笑的想法一点一点粉碎吧。他学着青敏的动作坐在她身边,也不说话,就只是很诡异的盯着看。青敏无动于衷,既然决定了就要做的彻底、无视、不屈,这些东西对于邪志明这样的人应该是不能忍受的吧。

    小女孩也有长大的一天,时间上的早晚不过是个人际遇与悟性不同而已。所谓挫折危难的作用,大概就是将这个成长的过程压缩凝聚,让它在一个相对短暂的时间里发生质的变化。

    今年的秋天,气象适宜,花都要盛开了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