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  第二十六招 这个江湖太复杂

章节字数:3042  更新时间:11-05-27 15: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倚天已经带着轻波回到龙渊阁,对于他们这次的行动他是知情的,或者说,他也是有份参与的。人说乱世出英雄,越是这种时刻越是有机遇可抓,要想在江湖站稳脚跟,总要让人看到自己的实力,那么这次就会是很好的机会。不过,轻波因为伤势刚痊愈,她虽然有心,也是不被允许的,经过那夜和邪珠门的直接对决,她也意识到自己的水平,若是硬要参加,说不定会拖后腿。于是就算她心中再不愿,也不得不听从安排。只是似乎人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大人们不必说向来是这样的,就连一直和她在一起的青眉也懂事的在自家庄里帮着处理,沈家庄发生的事情不少,出门的沈庄主也赶回来,虽然迟了些,但好歹能主持大局。听说宫里还来了人,赏下不少东西。而沈家庄的学子也有不少能得到来自宫里的特令,被允许进京入职,这事本来应该是在来年春天进行的,但因为这次太渊的不稳定,提早了。还有传言说青眉也会随着进京去,不过到底是否这样就不得而知了。

    去看过小妹安然无恙,青眉悄悄回房,心中黯然:不知青敏怎么样,还有颜夫人,青帝那小子和夜少去了哪里?以前总是跟着自己的下人忽然之间也不见了,似乎身边的管束都减少了,但奇怪的是她反倒不想出去了。在房间里发发呆,也能这样坐上一整天,在什么都不能做的情况下,乖乖待在安全的地方应该也是帮助别人减少一些牵绊吧,去京城,就像母亲说的,也许更好,那里肯定是很热闹的,像她这样任性不甘寂寞的人,繁华的京城应该是很适合的。望着敞开的窗口,青眉不断地回想。想着想着,竟然笑了起来。

    突然窗头冒出一个熟悉的脸,秦庄!他依旧是嬉笑的样子,撑着窗子,纵身一跃就在青眉眼前一下跳进屋子里。这人真是无耻,姑娘的闺房也不知道避嫌,想到避嫌,青眉又记起那天关于“葵水”闹的尴尬,脸上又是一阵发红。

    “怎么小丫头变淑女了,这可真是一大奇事。”秦像在自家一般,拣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躺下,半撑着身体对着青眉微笑,动作说不出的潇洒从容,不过眉宇间掩饰不住的倦意泄露了他这两天的忙碌,要是有人知道这段时间他是怎么过来的,对他的感觉一定就不止是游戏人间的浪子那样浅显表层了。

    青眉忽然就看痴了,一道和缓悠长的溪流从心田一路流向四肢百骸,湿润清透的感觉,数不出的放松舒畅,在这个成熟又幼稚的男人身上,她似乎看到自己很熟悉的东西,只是在不正确的时间里,这又有多少意义。青眉驱散刚升起的异样感觉,张牙舞爪地朝秦扬了扬拳头:“本小姐是天生的宜室宜家,优雅贤惠,闲杂人等注意措辞和语气。”笔者很好奇,强盗的动作加上自恋的语言会引发什么样的效果,秦某人大概会说是“自恋的强盗”。不可否认在此时秦庄,大神医的心中想的差不多就是这样,几天未交锋,小丫头的斗气功力见长啊。于是秦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好,果然是:与人斗,其乐无穷。

    有这样一种人,他们都是受不了寂寞的,需要用别人完全的注意力来宣告自己的存在感,纵然是厌弃鄙夷的感觉也是有作用的,所以他们注定比别人更加热情、自由、任性、不顾一切,终其所有都不过是为了寻找一点充实的感觉。他们最害怕的是漫长的寂静和黑暗,在那里,他们很可能会陷入无止尽的虚空里,而这对他们来说极难忍受的。就像一颗躁动的心骤然面临的平静只能是猝死之前。因此感伤什么的,真的不适合他们。

    所以和青眉斗嘴,带给秦活力和斗志。他迅速从躺倒的状态,跳起来,挨着青眉坐下。小小的一条凳子承担着两个人的重量是多少的辛苦啊。青眉假装镇静,让出了大半的地方,秦当然是毫无愧疚的接受,该占的便宜,他怎么会放过。然后,秦伸出魔爪在青眉的头顶“慈祥”的拍拍,一副长辈的模样说:“小丫头要听话,叔叔告诉你姑娘家就要学会打理自己,瞧瞧你散漫的打扮,再这样下去,很快就会加入黄脸婆的行列了。”哪个女孩会任由别人这样“点评”自己的相貌,青眉说着:“受教了!”趁秦不防备间地用头狠狠地撞向他。意料之中的“砰”的一声,相互挨着坐的两个人同时从凳子上被弹下来,跌落在地上,看着对方的狼狈样,同时发出嘲笑声。气氛轻松,心情暂时放松,这样真好,年轻人不能总是沉闷的,即使是遇到什么挫折也不是世界末日,何必愁容满面。

    活一天,乐一时,这也是一种生活。

    邪珠阁中正在进行着什么,门外的并不清楚,不过那种从里而外的强大的让元老们也受到震荡,耳朵中出现尖锐的啼叫声、女人的痛呼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孕妇的分娩。分娩?元婴?不会真是这样吧?有人不禁猜测起这两者之间的关联,仙尊不会是找了个孕妇来炼制元婴吧。

    青帝感到一种强烈的吸引力召唤着他,让他的身体有点失去控制,当他和夜少悄悄接近据说是邪珠阁圣地的邪珠阁时,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里冲破出来,很不舒服的冷意在身体里不断流窜,他使劲拉住夜少,感受他的温度。夜少看着邪珠阁外的阵仗,明白里面在进行什么,只是不知现在青帝在这里会不会引起里面东西的共鸣,毕竟他身体里也存在了一部分气流。

    既然不能像进来时一样不被人发觉,青帝和夜少回到遇到那个小头头的地方。体内安静了一些,青帝有点喘地问:“你到底知道多少?”从开始到现在这一切都太平静,绝对不正常。夜少无论是多么强大的高手,都不可能做到这样潜入邪珠门而完全不被发觉,除非这里有人接应,也就是说即使他们露出破绽也会有人帮着掩饰。

    夜少但笑,谦虚地说:“还好。”

    对于这样的答案青帝当然是不满意的,他要知道夜少到底作何打算,而他在这其中又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若是单纯的跟在后面盲目跟随夜少的步伐,这样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不适合的,况且他也并不希望在牵扯到自己的时候那种很被动的感觉。

    于是青帝换种直接一点的话,问夜少要怎么样才能找到并安全地把颜夫人带出来。

    终于还是问出来了,青帝这些天想的最多的就是这个。那日颜夫人诡异残忍的行为方式困扰青帝许久,他甚至不相信那人是颜夫人,也许是别人易容成她的样子,但她最后的眼神却清晰的印在青帝脑中,和记忆中的颜夫人一般无二。沈家发生的事也确确实实告诉青帝,颜夫人被邪珠门带走。那个鬼怪滋生的地方,是个正常人都会变样,这样颜夫人的异样就有了解释。可到底是什么样的折磨才能让一个人如此极端的变化,让一个人忘记血亲至爱,冷血到眼里没有半点温度,甚至是让一个人失去人性。

    其实在颜夫人回到邪珠门之前,青帝和夜少就已经找到她,她在荒芜的野外鬼魅一般游荡,痛苦地扭曲着,疯狂撕扯身边的一切,似乎是想要摆脱附加在身上的某种可怕的束缚。然而她脸上的表情却是异常的愉悦,疯狂的愉悦,接近变态的愉悦。对于青帝的呼唤无动于衷,青帝的靠近换来凶恶的驱逐,疯子一样逃避她的孩子。但在看向夜少时她却微微一笑,然后两人交手,当真是风云变色,难以形容起境界之高,夜少的强大,青帝是第一次见识到。夜少显然是棋高一着,很快颜夫人就败下阵来,随之她迅速逃离。一路跟随她的两人不可避免的到达邪珠门,这才有了现在发生的事。但现在青帝却想,夜少在这过程中到底参与了多少,还是从一开始他就已经料到,还是……

    他不能再猜了,越往下想,就越觉得想法脱离控制,现在他只想知道要怎么才能让一切回归原位,管他什么邪珠门,他只要颜夫人能平安。可能,这个江湖太复杂,和他想要的感觉差距太大……

    在青帝矛盾思考的时候,夜少消失了一阵,回来时多带了一个人。青帝忽然很想笑,那个一直被自己鄙视的小头头,此刻就跟在夜少后面,贼眉鼠目的样子怎么看都不是个好人,但谁会想到这样的人和高手如夜少牵扯在一起。难怪,青帝觉得他行为处事有意无意帮着他们,当时在转弯处遇到时就应该想到,怎么可能会把青帝夜少两个如此正派的人当做是自己人,这么明显的失误,除非……他是有意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