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  第四十一招 遭遇泥河水鬼

章节字数:2898  更新时间:11-06-20 11: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一脸同情地看着阿源委屈的样子,不时的叹息,末了还说一句:“那成啊,要不这样,咱两集体罢工,小夜也太不像话了,这些烂摊子就让他自己去摆平,凭什么每次都是我们风里来火里去的。”看他的样子倒真有“被迫害的奴隶站起来当家做主”的意味。

    阿源心中一沉,在秦的话里他听出了另一层意思,也正是这让他心绪复杂。秦是在怀疑他的忠诚,毕竟他在邪教待得久了,难保别人不担心他是否会变节。他白了秦一眼,说,就小夜那身子骨,还没看到交流会的影子,他就已经“香消玉殒”了,任他功夫再高也不过是肉体凡躯,积年的病气纠缠他到底还剩下多少精气神还难说着,更何况司夜家里也不太平。家主态度不明,二爷摆明是冲着小夜来的,小爷倒是疼小夜,可他自己都是泥菩萨,听说前阵子还和二爷干了一架。今年不安稳着,我们罢工,那还不如直接让你配几副“灵丹妙药”,兄弟几人人手一副,吃了就去地府见阎王,说不定还能在那里混个牛头马面什么的。

    秦笑了,他明白阿源,他这话虽然是说笑,但背后的承诺确实很厚重的,他连命都敢舍弃了,还能不尽心尽力帮衬着小夜吗,这样秦也能放心一点,大家都在关注这件事,他们输不起,任何可能出现的变故都要事先考虑好。

    他从袖口中又掏出一沓名帖塞进阿源手中,这里包括许多江湖老前辈,像是龙暮风、关怒涛之流,这些才是重头戏。

    阿源心里有些不痛快,秦的试探是对于他这个兄弟最大的侮辱,可是他犯贱地在心里表示认同,甚至认为若是他处在秦的位置上也会这样做。最后他只好装作不懂,骂了几句就欣然接受,谁让他们是曾经生死与共的兄弟呢!

    河风怒吼卷起数丈浪花,在激扬的水浪尖上,隐约出现了一条不小的船,掌舵的是一个大汉,正是那个和老韩一起吃过面的人,他朝青帝的方向过来,在湍急的流水中仍然能够控制好船行的方向,看样子是和经验丰富的水老大,待到船近在眼前时,青帝小心地审视了船内的情形,一眼望去,船内空空如也,也不像有藏人的样子,青帝放心了一点,对于水鬼的传言,带她来的老人家已经说了,她不得不防。

    大汉让她快点上船,说是又有风浪要来了。青帝也不磨蹭,直接跳了上去……

    夜少还在屋里,门窗紧闭着,外面的人看不清他在里面做什么。屋外站着一个女子,身形曼妙,宛如清扬,当真是美人一个,这人正是傅曼宁。她就这么痴痴地站在屋外,任谁见了都能从她的眼神中读出无限的情谊。连颜夫人看了都觉得怜惜,她也问过曼宁怎么不进去,曼宁说,夫人,不必麻烦了,我看看就行,再过一会儿我就走。她都这样说了,颜夫人也不好再插手,虽然夜少是她心目中女婿的最佳人选,可是她也清楚,年轻人的事她不应该过多干涉,若是她孩子和夜少有缘,任谁也不能将他们拆散,可若不是这样,那么也是很难将他们强行安排在一起。不过她还是有些担心,像曼宁这样一个可人儿,应该很多人都爱慕的吧,自己家那个傻丫头和她比真是没什么优势。

    屋内夜少究竟在干什么,这事除了夜少自己也就只有秦知道了。

    一只大木桶中盛满了水,夜少将一包药粉撒入其中,乳白色药粉就在水中化开成为肉眼不可分辨的细小颗粒遍布了这桶水,水面之上漂浮着几块冰。手放在上面还能体会到透骨的寒意。都已经是秋季了,还用这样凉的水,真让人疑惑夜少到底要做水面。

    只见他没脱衣服就整个人浸没到水中,浅白色的长衣飘散在水中,略微有些苍白的肌肤在冰水中透出一丝红润,水面上的冰块迅速融化,周围的水随后开始冒起白雾。夜少露出满足的神情,看来这个温度对于他来说刚好。没过多久,他周围的水就开始出现异样,水泡由小到大从桶底升起来冒到水面,爆破,随着水泡的增多,水竟然翻滚起来,难道水开了?!是夜少体内的阳火要冲破封锁了?此时夜少突然睁开眼,看着沸腾的水,露出吃惊的表情,似乎是遇到什么意料之外的事,难道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会这样,还是有别的东西影响了他。很快他就联想到一种可能性,秦曾经说过的,和青帝已经建立了某种关联,一旦一方出现危险,另一方就会感知到,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感应?

    夜少迅速从水中掠起,猛地打开门,屋外站着的曼宁进入了他的视野。最近她一直会出现在屋外这一点,夜少是知道的,对于曼宁的执着他很清楚,自从得知她离开司夜家开始,他就已经料到会有这样的一天,可是到底要怎么安排好她却是一个大问题。不过现在他先要解决青帝的事。

    看到夜少从屋里出来,浑身湿漉漉的,曼宁有些惊讶,但听到夜少让自己先回去,然后他飞掠过屋檐,朝某个地方赶去,似乎是有什么紧要的事,她心里就只剩下担忧与失落了。

    宽广的河面上只有一条船在行驶,大汉娴熟地避开几个急势的浪头,渐渐将船驶到了河中央的位置。被颠德七荤八素的青帝赶紧趁着尚平稳的空档大口大口喘气,大汉见惯不怪。稍微舒服一些,青帝看到东岸已经遥遥在望,就试着和大汉沟通,她问,再过多久就能到对岸。大汉看着她,粗犷地笑起来,反问,客人等不及了?

    青帝解释说不是这样的,但下一秒她就察觉到不对劲,船看似在前进实际上离对岸的距离却丝毫没有减少,再看掌舵的大汉,他脸上的表情也显现出一丝凶恶,只听他冲着河水吼了一声,这声音震耳欲聋,声传到老远的距离,几个黑乎乎的身影破的从水中跃起。

    青帝这才明白过来,自己是上了贼船了。来不及追悔,那些人已经近在跟前,他们各个手里拿着武器,面目可憎的,那个掌舵的大汉好像是他们这群人的首领,他把桨交给其中一人,然后自己走到青帝面前说,小子,认识爷爷不?

    他们应该就是所谓的水鬼了,那么带她来的那个老人大概也是同伙。青帝默数了一下他们大概有二十来人,个个身强体健的,而且是在这泥河上,若是要强行反抗只怕很难脱身,当下青帝决定先听听他们究竟要什么然后再想应对之策。她很是惊恐地盯着大汉,使劲地摇头。

    大汉一看,果然是一个嫩手,心中大喜,和手下大笑起来,人是韩老头介绍来的,应该是有不少油水的。于是他冲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心领神会。于是两把锋利的刀就架在青帝左右两边,然后一群人粗鲁地围上来搜身。

    搜身?意识到他们要做什么,青帝开始慌神了,冲口而出一句“慢着”,可是那些水鬼怎么可能听她的话,反倒是惹得他们狂笑起来。青帝心急,忙乱中仓促地运行内息……

    几个靠的近的水鬼碰到青帝时,手本能的缩回去,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大汉看着生气,冲手下吼道:“龟孙子,就一个小屁孩也能让你们害怕啊,躲什么。”

    一个手下怯怯地说:“老大,这小子邪气的很,身上冰冷的,没什么温度,是不是……”

    大汉说:“是什么,有屁快放。”

    手下做出一个“鬼”的口型。

    大汉一脸鄙视,推开围观的手下,上前,亲自检查。心想:准是这帮龟孙子偷懒。鬼?亏他们想得出来。

    青帝看着他们之间的对话,稍稍松了一口气,她胡乱动用内息,使得真气乱窜,现在她的身体就像刚从冰窖里出来的一样,难怪那几个水鬼也迟疑了。可是那个大汉不是好糊弄的,怎么办?

    眼看着大汉靠近,他盯着青帝,几个手下在一边窃窃私语,听得大汉心里烦躁,转身斥责了几句,然后重新靠近。他的手一把伸出去,这时身后有人猛地叫了一声,浑身是胆的大汉也被吓了一跳。他怒气冲冲地朝那个大叫的手下劈头盖脑地骂起来,其他几个手下也是被吓得不轻,你一句我一句将他的话埋没在千言万语中。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见识到这样有趣的事,青帝不合时宜地笑起来,这笑在水鬼听来更觉得是阴森森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