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  第五十一招 如何给鱼喂食

章节字数:3018  更新时间:11-07-07 23: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少终于露出震惊的样子,他直视着玉,眼神里多了七分探究和试探,玉想他已经说中了夜少的顾虑,接下来就是等待夜少表态了,他已经做好准备,若是夜少同意还好,若不是,那么,就别怨他了。

    时间随着茶水温度的渐冷而流失,心中相互撞击的思量在无声中进行着,条件已经开出来了,只等夜少作出最后的抉择。

    忽然一阵脚步声打破了平静,小厮模样的人跑来,冲着夜少就喊:“少爷,这……”在看到屋内还有一人后,他顿时收住话音,表情紧张。玉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希望不会影响他的计划。

    夜少随后请玉稍等片刻,就闪身出去。玉不放心,招来自己安排在周围的人去探听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在夜少回来之前,玉已经知道什么事了,他心中紧张的情绪一下子就被挑起来,果然怕什么来什么,二皇子也忍不住出手了。

    夜少回来之后,对尚在原地的玉说:“不瞒玉兄,今日又有人来访,这人不好得罪,请容许我先离开。至于玉兄的提议,我会好好考虑。不日就会答复你。”再次致歉后,夜少匆匆离去,玉看着他的背影站了几分钟,脸上越来越冷:虽然有点可惜,但是招拢不了的人才就不是人才而是绊脚石了,没有必要再留着。

    于是玉鉴然在离开太渊之前做了最后一件事,而他却不知道自己正在一步步为他人做嫁衣。

    水榭边上,夜少悠闲地拿起鱼食开始喂鱼,小厮看着,不淡定了,那边贵客还等着呢,少爷这么摆架子,岂不是得罪人了吗?他轻声提醒。谁知夜少不慌不忙地看了他一眼说:“小夏,你若是担心,可以去看看那贵人还在不在。”夜少的意思是二皇子已经不在了?少爷为什么这么确定?小夏似信非信地朝长廊那头的兰香室走去……

    不久,湖水微动,鲤鱼群似是感觉到什么,四下惊慌地散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而夜少身边出现了一个男人。他带着面具,让人看不清面具是怎样一张脸,只能感受到他身上的那种冰冷的气息,那仿佛来自地狱的温度。他俯首,低沉地发出了一声类似于兽鸣的声音,呜咽悲戚的,声音里压抑了某种遥远的痛苦。

    夜少伸手在他头上轻抚,口中柔声道:“易,再忍忍,很快就会过去了。”就像是受伤的动物在遇到温暖后慢慢平静下来,夜少口中的“易”再次变得一个无声无息,让人几乎感觉不到他存在,然而那一群四散的鱼群却是再也不敢靠近了,仿佛这里有令它们恐慌的东西在,很恐怖,很危险。

    易从袖中掏出一个人皮面具,这是他最新完成的,送给夜少,到关键时刻能够派得上用场,是的,当时夜少会为他取这个名字就是因为他有易容的天赋,正如刚才那个让小夏都迷惑的“二皇子”正是出自易的手笔,这也正是他能够如此悠闲的原因了。

    忽然,易迅速地挡在夜少身前,顺手将一枚星形暗器射出,运足了七成的内力,暗器一出势必要让躲在暗处的人现了原形。夜少心中一紧,他还没来得及跟易说清楚,结果他先一步出手了,看来易的功力又上了一层楼了。易的过去少有人知道,而他带着面具也是不想在面对自己的那张脸,那上面有屈辱的印记,是他一辈子都不愿回想起却一生都难以忘记的记忆。而他在东部潜心武学,造诣进步神速。

    拐角飞掠过一道青色的身影,他直冲着夜少他们过来,口中嚷嚷着:“大哥没必要下手这么狠吧……”之间他衣袖上开了一个口子,露出翻飞的布料,果然是青帝。夜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连他自己也没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能够感知到青帝的存在了,秦说是因为他们之间血液的牵连,又或者说他们这两种极致的体质之间存在着某种吸引力。

    好在青帝没什么事,如果她再迟一步被易的暗器射到,那夜少可真是要悔不当初了。他的人生如果没有了青帝的参与,会很寂寞的,寂寞这个词陪伴了他二十多年,他还是不能习惯……

    易在夜少的示意下离开,他回身看了青帝一眼,眼中露出复杂的情绪,但最终没有说什么。

    很奇特的,鲤鱼在易离开之后再次欢腾地聚拢过来,争着抢夺夜少投下的鱼食。

    “你到底要做什么?”在长久的沉默之后青帝还是选择开口,她心中有疑惑就藏不住,对于夜少最近的怪异行为,还有他身边出现的那些人,青帝都觉得不寻常,她预感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不过她不清楚,自己在这里又是充当了怎么样的一个角色。

    沉默被一声兴奋的大喊打断:“青少,你是青少,竟然让我亲眼看到你了……”原来是小夏确认归来了,他很奇怪少爷是怎么知道二皇子已经不在这件事的,但他更激动的是,他竟然亲眼看到了传说中的青少。为什么他能一眼就认出来呢,因为现在江湖上到处都有他们几个的画像,甚至还有人倒卖他们用过的东西,赌坊里竟然还有青少曾经用过的筷子……怪的是,小夏作为夜少身边贴身小厮竟然崇拜的不是自家少爷而是青少。

    夜少看着小夏的模样很是无语啊,而青帝朝他看了一眼,那眼神里明显传递着一个讯息:我说你身边的人怎么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啊。

    青帝朝夜少靠近了一步,不着痕迹地躲开小夏的魔爪,笑着说:“你好,叫我青帝就好了。”

    “我叫小夏,是我家少爷取的名字,他说我就想夏天那样充满热情,而我在这里年纪最小,所以就叫小夏了,话说青少,你知道吗,江湖上有很多人喜欢你,我们组成了一个联盟,什么时候有空,我带你过去,那帮子兄弟一定会激动得发疯的……”

    青帝叹了一声说:“罪过罪过,那我还是别过去的好。”

    “这怎么可以……”小夏急着朝青帝扑过来,但身体还没靠近就被一阵气流拦住,他还来不及说什么人就已经飞出去好远。一脸惊诧的小夏看到夜少冰冷的面色,只听夜少说:“看来你很闲,那就去把书房那堆书晒一遍吧,记得每个半个时辰翻一页,不要让多余的手碰书,这样就晒不干净了。”

    小夏无辜地望天,半个时辰一页,书房里的书少说上万,天哪,他要晒到何年何月……

    终于摆脱了小夏这个过于热情的人,青帝也立刻跳开一步,离得夜少远远的,她瞪了夜少一眼说:“真不知道你前世造了什么孽,怎么净招这些莫名其妙的人啊。”

    夜少却说:“是啊,不知道我怎么会招惹上你的。”

    青帝噎住了,她这不是自作自受吗?

    夕阳下,金鳞闪闪的湖面,两道身影交织在一起,并肩的模样倒还真有几分现世安好的模样,不过那也仅仅是影子。夜少把一样东西交给青帝,这东西他很早前就准备好了。那是一份如夕阳余晖一样闪着金光的名帖,打开,看到工整的字体,上书:沈青帝。简短三个字却是世间难得的独一无二,这就是武学交流会的敲门砖,就是人人争破脑袋想要得到的东西?

    青帝很是淡定地接过,然后很淡定地说:“你的意思是提前给我参加的资格了?那所谓的召集令就和我没什么关系了吗?”

    夜少递过一把鱼食说:“一起来吧,挺有意思的。”如今诱饵都在他手中,他随手撒下一把就会有成群的鲤鱼争斗着抢夺,争斗得越激烈对他来说就越是好。

    青帝看不清夜少此刻脸上的表情,她很不喜欢现在这种握不住的感觉,一股冲动就抢过鱼食,全部洒向湖中,好像是将什么麻烦也一并扔了,拍拍手,一脸轻松地说:“拿在手里一直伺候着它们,你累不累啊,直接给了,让它们自己去抢,抢完了就结束了。”

    手上空空如也,夜少含笑看着青帝,她的话简洁明了,还是稚嫩了一点,但也并非没有道理,或许那样也是不错。在他沉默的空档,青帝忽然笑着说:“你说我这算不算是托裙带关系去参加大会啊?”

    笑意漫上,夜少淡淡地问了一句:“你知道什么叫裙带关系吗?如果你要攀上这一层,似乎还要努力一把。”

    “你是青眉的表哥,青眉是我姐,那这么算来你也是我表哥了,这个是关系吧,至于努力,叹息,这辈子恐怕是没办法了,总不能让你母亲穿越时空跟颜夫人抢着生下我吧……”青帝摇着头,说的很是正经,但憋笑的样子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然而当她接触到夜少迷蒙的双眼时,她却意识到不对了,夜少的母亲似乎已经不在了,她不应该拿他母亲开玩笑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