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  第五十八招 无意却闹婚【下】

章节字数:2983  更新时间:11-07-14 11: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躲在红柱之后的青帝呼吸急促,好在她身手敏捷,应该没什么人发现她。她暗恨带着小赵这么个拖油瓶真是不方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他害惨了。

    夜少下轿,一柄流苏玉骨折扇在手中轻展,水色墨光顿时活灵了起来,众人只闻得一阵清透爽人的气息从夜少身上传来,原来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病体孱弱的司夜家少主,看来肯定是谣传,看他面色淡然,身形稳健悠然,明明是一翩翩佳少年,跟萎靡的病鬼相差何止千万里。

    在倚天之前,一个鹅黄色对襟小衫的女子先一步跑过来,正是龙轻波,她的脸上有点急切,本想跟夜少说什么,但被倚天制止了。只听倚天说:“轻波不得无礼,夜少刚到,有什么话你也先让他休息一会儿再说。”说完就引着夜少往堂内走去。

    因为离吉时还有一段时间,所以客人被各自安排到不同的厢房去休息,倚天知道夜少喜静,所以在最西边特别布置了一个房间供夜少休息,在亲自引着夜少过来后,他匆匆离去。

    随在后面的轻波被倚天一把拉过来,他有点怒意地说:“这事你别插手,否则人多嘴杂的,我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可是大哥,你能告诉我你究竟怎么打算的吗,这东西你是打算用在谁的身上?”她掏出身上的一包粉末,充满期盼的眼神在恳求倚天告知真相,而她心里有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也是她最不愿见到的。等了好一会儿,倚天依旧没说什么,轻波焦急又小心地问:“是夜少吗,你要对付的人?”

    倚天骂了轻波一声:“胡言乱语,来人啊,小姐身体不适,把她带到房里去。”

    一个黑面小童模样的人拉着还在追问的轻波下去了,倚天盯着轻波的身影长叹了一声,目光掠过身边的小童,感觉有点陌生,正想去问问那人是什么时候进府的,可惜这时有人来报说是阁主有急事找他,他也只好先放下这边的事。

    话说轻波被人拉着回房去,她心里是一团乱,本来哥哥成亲是一件好事,她还想找青帝青眉他们一起来喝酒呢,可是哥哥却说不用请他们,从那时候开始她就觉得有些奇怪,后来竟然还让她发现哥哥让人在厢房里放一些东西,就是她怀里的那包粉末。就算她不了解这是什么东西,可是从下人鬼鬼祟祟的模样也能猜得出,那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去追问过哥哥,可是他一直不肯说,而且还禁了她的足,说是等婚事办完了就让她出门去。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要瞒着她,为什么都不让她出门去找人?

    心中烦躁,轻波一下子甩开拉着她的小童,大喝道:“拉着我干什么,我自己会走。”不过当她看到那小童的时候,她却不由地多看了两眼,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惊喜地说:“你是……”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捂住嘴巴,小童拉着她进了房,确认没人了,这才松开她的手说:“我说龙大小姐,我可是偷偷溜进来的,你可千万不要把我暴露了啊。”

    小童正是青帝装扮的,她用了刘伶给的东西,让脸色看起来更黑一点,再穿上偷来的小童衣服,乍一看没多少人能认出来,至于小赵,她让小赵呆在后院一处隐蔽的地方,现下龙渊阁前堂有喜事,后院人会相对少一点,这样小赵也不易被发现了。

    轻波笑了起来,点点青帝的额头说:“就你聪明,不过你是怎么知道今天是哥哥的大喜之日?”说话间悄悄把桌上的粉末收起来,她知道这东西不能让青帝看到。

    青帝装作生气地说道:“这大好日子怎么能不叫上我呢,你们还真是不够义气。”

    “可能是下人忙疏忽了吧,这婚事筹备地仓促了些,所以难免会有不周全的地方。”

    好一个仓促,从知道有关禾辛这么一个人开始,到她跟倚天的纠缠,再到今天的婚事,这中间间隔还真是短,倚天不是一个鲁莽的人,可是不知道这次怎么会这么轻率地做决定呢,还有龙暮风、关怒涛两个老江湖,他们怎么也跟着急躁。

    青帝盯着轻波,认真的模样让轻波都感到不安,她转身去衣箱中翻什么东西,口中还一边说着:“前几日青眉要我代为收藏了一小盒东西,说是看到你就把东西交给你。”

    转移注意力?青帝按住她的手说:“这事不急,你先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最西边的厢房里住的是谁?”

    轻波眼神闪烁,说了一句:“这么多客人,我怎么知道是谁,再说了,我从来不管这些杂事,我哪里会知道。”

    青帝的手在桌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她加重声音说:“到底知不知道你心里最清楚,我也不想逼你,可是,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你懂我在说什么,现在你就好好呆着这里,听你好哥哥的话,哪里也别去。”

    说完转身欲走,手在门把上的时候,听到身后轻波的喊声,青帝嘴角微微上扬,不自觉地舒了一口气……

    最西边的厢房传来三下叩门声,两短一长,这是约定好的暗号,夜少示意身边的人去开门。穿着黑衣斗篷的人一进来,浑身就透着寒气,就算是脱下斗篷还有一个阴冷的面具覆在脸上,根本看不清他的脸是什么模样。他低头将额头贴在夜少的手心上,像是进行什么古老的仪式,低低的嘶鸣声由手心传达给夜少。

    听完,夜少平静地笑了笑,同时单手抚摸了那人的头,说:“易,放心,不会有事的。”

    其实易想说的是,他发现夜少有危险,而他唯一露出的眼睛里也透着担忧。

    夜少依旧笑着:“危险?这只是开始,接下来会有更多的麻烦,如果我连这点胆量都没有的话,那我们要做的事就永远都别想实现了,易,你好好看着吧,我让他们一个个浮出水面的,他们做过的事也逃不过的。”这话明明是笑着说的,但他眼角的冷意却让人不敢侧目,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他有此言语,易是明白的,他的容貌他的家人他的人生都被毁在那里,他活着唯一的目的就是复仇,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听到有脚步声响起,易迅速隐入衣柜后,与墙体融为一体,屋内的人神色淡然无一惊慌,他们跟在夜少身边很久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

    那时候易问过夜少在等谁,夜少说是龙家的人,不过门开了的时候却发现还是不太正确,一个小童模样的人冲了进来,他拉着夜少的手说:“快跟我走。”

    夜少定了定身形,安抚地拍拍那人的手说道:“你怎么会来这里,被担心,你知道的,这里很……安全。”

    小童抬起头来,紧张地说:“你不知道,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你赶紧跟我走就对了,我来带你出去。”

    门外已经传来混杂的声音了,似乎是某种不好的气息传递过来,小童更是急躁地拖着夜少就走,可惜还没到门口就被门上的栓锁堵住,不知是谁在小童进来之后就将门锁上。

    夜少像是预料到一般,眼中闪过一丝亮光,那是种等待了很久的东西终于出现的模样,他对手下说:“去备一壶竹叶青凉茶,这屋里可是越来越热了。”

    是越来越热了,因为都很看到火光,白色的烟气也慢慢从门缝里飘进来,这样迅速,甚至不给人喘息的时间,小童大吼一声:“夜少,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这里快着火了,为了你的安全赶紧想办法出去吧!”

    举着凉茶的夜少有点好笑地问:“你说现在还出的去吗?刚才你也开过门了,锁上了,龙小姐,还真是可惜了你陪我在这里受罪了。”

    小童扯下发簪,秀发落下,果真是龙家大小姐轻波。原来当时她跟青帝两人商量好,一个进去让夜少出门,另一个想办法在外面掩护,青帝当下就说会在外面好好守着,因为情况紧急,轻波来不及问她为什么不愿意进门去见夜少。

    只是……门锁上了?轻波又转身看了一眼那门栓,这是从里面锁上的啊,怎么回事,夜少这是一心求死吗?

    在外面等了很久,青帝还是没有看到轻波带着夜少出来,而厢房外面开始冒烟,隐隐有火光,这是要把里面的人活活烧死呢。她心中慌乱,也顾不得其他,冲到门口,用力砸,还冲里面吼着:“里面还有气的,应我一声。”

    她砸的很用力,手都开始发白了。

    屋内的人也感觉到了这强烈的震动,夜少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话来,她果然在,之前看到的影子应该就是她了。就算她不愿看到自己还是忍不住出手了吗?这女人……我终究是要辜负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