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  第六十招 不只是错过而已

章节字数:3002  更新时间:11-07-16 11: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禾辛在一旁候着,而倚天坐在床边守着青帝,大夫来看过,说是这些烧伤不是很严重,休息几天就好,可惜会留下疤罢了,倚天听了眉峰皱起,他低沉地说:“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祛了她身上的疤。”他是知道的,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疤痕是多么难以忍受的一件事,就算青帝她再不爱惜自己,毕竟她还是一个女人啊。

    大夫提着药箱,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少主,恕老夫直言,此人的身份您要好好留意。”倚天心中一凛,他怎么没想到,找大夫来必定能发现青帝是女的这件事,单是看看她细嫩白皙的手臂就能发现,这火一烧,更是问题严重。他的眼中闪现过杀意,抬头看大夫的时候手已经握成拳头了,只等出手的一瞬间。可惜这时候禾辛上前一步,塞了一锭银子在大夫手里,说道:“小妹就是贪玩,总是扮男装出行,这不闹出事情来了,又怕父亲指责。”

    把青帝说成是假扮男装的轻波,这倒也刚好解释得通,倚天看了禾辛一眼,拳头慢慢松开来。

    大夫走后不久,下人匆匆过来在倚天耳边说了什么,他猛地站起来,大喝一声:“怎么会这样!”让禾辛照顾好青帝,就立刻出门去,阁主遇刺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道,况且更不能让人知道的是,这派去行刺的人还是倚天找来的。这话若是传出去会让多少人笑掉大牙啊:儿子派人刺杀老子,尤其还是一直以来以正直、公道著称的龙渊阁了。

    秦庄跟夜少坐在司夜家别院,秦笑个不停,他指了指夜少,又笑了起来,直到笑得腰酸了才直起身说:“小夜啊,你这招真是让龙倚天为难了,凭他的脑袋肯定是能想得通这一定是你在捣鬼,可是他也只能吃了哑巴亏,谁让他自己来招惹你呢?还有龙暮风,他怎么也想不到是自己的儿子的人伤了他,哎,壮士暮年了,他的雄风也该耗尽了,不知这回的交流会他还有没有脸来参加。”

    这时候小夏说是有人来了,他说的时候满脸的不乐意,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来的人是个粗鲁不重礼数的人,秦庄大概猜到是谁了,看夜少的微微闭眼的模样,秦低声问了句:“要不要我去把他打发了,你该好好休息了,他一来就没个清净的。”

    夜少挥手说没事,再说之前从龙渊阁出来,他也出了不少的力。

    果然一阵狂风席卷而来,伴随着如雷鸣般的响声:“小夜,俺来了……”一个壮硕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那是大龙,泥河上的水鬼,也是之前在龙渊阁混充杀手的人,要不是有他加入,谁能知道,杀手中有不少人都是大龙的手下,而那个传讯的人也早就被夜少派去的人解决了,之前过去的人不过是易容了的假传讯的,这一环一环在他们去龙渊阁之前就已经安排妥当了,龙倚天以为只有他有准备,可不知夜少从来不相信任何人,在他决定过去的时候他一定会让自己万无一失,同时也要让他们不痛快。他龙家受得这点委屈怎么能抵消他们干过的事情?

    想到这里,夜少的头又开始疼了,经过那一夜之后,他的身体确实是爽快了许多,不过还有点后遗症,也不知道这些严重不严重,这打娘胎里出来的病症就是麻烦。

    夜少的沉思被大龙打算,他兴冲冲地扯起嗓门对夜少施展了狮吼功:“小夜,不好了,出事了!”那震颤的声音简直要把人的耳朵震裂,好在夜少深知这个人的恶习性,他岿然不动。秦捂耳朵的同时朝夜少的耳朵看看,果然还是夜少明智,只见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塞上了两团棉花,所以无论大龙说什么,夜少都听不分明。

    “我跟你们说啊,那个沈小兄弟现在就躺在龙倚天的新房里,他似乎是被烧伤了,而且看那样子好像还伤得不轻,不过最让人奇怪的是,那龙倚天对小兄弟的态度,你说会不会龙倚天那方面有问题啊……”大龙旁若无人地说了一通,结果发现都没有反应,秦还捂着耳朵,夜少只保持淡笑地看着他,口中也是淡淡地说:“哦,这样啊,我知道了。”

    只有小夏一脸鄙夷地说:“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他是不知道大龙口中的小兄弟就是青帝,如果知道,他一定会扑上去问个清楚。

    大龙一把扯开秦的手,贴着他的耳朵“啊——”的一声大吼,秦整个人像是被电击了一样跳起来,他使劲揉揉耳朵说:“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话音还没落,人已经溜得没影子了,夜少笑了起来,暗自拿出了耳朵里的棉花,然后跟大龙闲聊起来,大龙再没有说关于青帝的事情,小夏一句“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他是听懂了,他虽然为人粗鲁,但也不是没有半点颜色的人,夜少他们的态度他也看得出来,这沈小兄弟怕是做了什么得罪夜少的事了吧。

    日头将落的时候,阿源也过来了,他说已经按照夜少的要求把武学典籍放置在不同地点了,原来趁着江湖群侠参加龙少主的婚事的时候,阿源他们却在暗地进行召集令的安排工作,这样被人发现的几率会大大降低,同时也会让这场争夺战更加激烈,好戏快要开场了呢!

    夜少对大龙说:“你不是一直想要那套龙勾拳的拳谱吗,去找找吧,找到了就归你,不过记得命是最重要的,江湖这么多年,保命的功夫没丢吧?”

    大龙抬头看了夜少一眼,眼神里难得的严肃:“知道,打不过就跑,跑不掉就装死,我最擅长的不就是这个吗?”他的话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只觉得鼻子里那么不畅快,好像是什么东西塞住了鼻子,当年大祸临头的时候,他就是这样躲过了一劫,在尸体堆中活下来的人,他们比任何人都珍惜自己的命。

    夜少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形中传递着一种力量。

    龙渊阁,轻波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之后了,她一醒来各种消息涌进耳朵里,说是哥哥的婚礼上出了事,说是父亲受伤了,什么人做的现在还不知道,还有说是婚礼草草收尾,连礼都没成,关河堂也因此弄得不是很高兴,自家女儿如今还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各种混乱的事情等着倚天去处理。轻波叹了一口气,这回她也不想说什么了,这次确实是哥哥自作自受。还有一件事她不明白,她不是跟夜少在厢房里吗,她还听到青帝的敲门声,正想回话呢,结果就什么感觉都没有,她怎么会回到自己房里的,夜少现在怎么样了?

    一连串问题在脑子盘旋,搅得她的脑袋更疼了,她摸了摸后脑勺,那里已经肿了。轻波想她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手了。

    她打听到倚天在新房,于是直冲那里过去。

    有争吵声,听得出来是倚天和青帝的,轻波张望了一下,发现大哥正拉着青帝的手,不让他走,他说:“大夫说了你需要休息,况且你现在回家,颜夫人会很担心的。”

    青帝甩了他的手说:“谁说我要回家了。”

    “那你要去哪里?”倚天有点无奈,他好不容易抽出点空余时间来看青帝,结果她却说要走,你说这能不让他心急吗?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能把她留下,至少她可以住几天啊,哪怕只是在这里疗伤。

    青帝没有注意到倚天的眼神,她说:“龙大哥,这个时候你还是好好处理自己的事情吧,我自有我的去处。”

    听完这一番话,倚天的眼里露出凶相,他目光炯炯地问:“是不是关禾辛在你耳边说了什么?!”

    轻波也被大哥的眼神吓住了,大哥这是怎么了,他为什么要连名带姓地喊大嫂,这是他女人啊,怎么看起来像是他的仇人一样?

    青帝像是听了什么有趣的事:“龙大哥,在你眼里,我是这么在乎别人的话的人吗?我想要做什么都是我自己的意思跟旁人有什么关系?而且,你弄痛我了,请放手吧。”

    在倚天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在青帝的手腕上留下了一道红印,他这到底是怎么了,原本温文尔雅的一个人忽然变得这么暴戾?

    青帝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停下,没有转身对倚天说:“关小姐是个好女人,如果我是龙大哥你,我一定会好好对她的,伤害这样的女人是会遭天谴的。”她尽量用轻松的口吻说,但脸上却很严肃。

    关禾辛确实是一个好女人,不过她只对倚天一人好,若是让倚天知道她对青帝说了什么,不知道倚天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不过就是这样的人才是最适合倚天的,两个人都精于算计,但关禾辛算计着要夺回男人的心。至少青帝觉得,他们两人是天生要在一起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