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开,梨花落  第85章(惊天阴谋初乍现)

章节字数:3025  更新时间:11-12-25 21: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此时,得到密令的万全,取出了信鸽,送信给远赴边疆的副将章辽吩咐道:“将军,可以动手了…”

    望着远方的烽烟,万全尖细的笑声回荡在宫内,多年的绸缪终于拉开了续篇,是怎么样的欣喜啊!

    野外,秘密行军,有着一脸哀痛的虞天啸,还有意气风发的风乔远,二人护着一个高贵的流苏马车,在这寒冬中进军塞外。

    天边雾气茫茫,预示大雪不远,阴沉的天气,透着变天的气节。

    而皇宫内,床榻上,孙元熙继续沉睡,可是他郁结的眉宇更加的揪心。

    天牢中,昏了一地的侍卫,一袭白衣的苏慕白隔着铁闸对着红衣褴褛的虞梦盈。

    相比于苏慕白的轻松得意,虞梦盈却是一脸茫然,开口问道:“我想知道你为何对我如此有信心…”

    苏慕白却一改温文尔雅的模样,故弄玄虚道:“天机不可泄露,他日你定然会知我的安排…现在不能多言。”高深莫测的模样,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蛊惑的能力,虞梦盈也懒得追问。

    不过如此也是一个转机,问道:“好了,我答应你,如果我真有遁天的能力的话…”她的答案颇为洒脱,到让苏慕白有些意外道:“没想到虞小姐真是爽快,对权力放的这么轻易。”

    虞梦盈冷哼道:“权力如何?天下又如何?皆不关我的事,我只想有能力保护我要保护的人,其余与我有何关系?我不是掌权者,我只想有能力,变得足够的强大,用我的羽翼护爱我之人,其余不过是过眼浮云罢了…”

    她的话,让苏慕白楞了半响,他的梦就是逐鹿天下,怎么可能被一个女子所左右,不过不得不相信,有那么一刻,在说到强大和保护的时候,她眼眸透出的光芒有勾魂摄魄的感觉,如果不是自己功力深厚对女子无欲无求,也会被她吸引,那是灵魂的魅力,无关她鬼见愁的容颜。

    苏慕白也叹息如果这个女子能够有绝世容颜,那她肯定是有着吸引天下男人的魔力,自己不是有那么一刻失神吗?

    师傅可是说过,他是世上最冰冷无情之人的。这一刻,他却差一点破功动情,幸好眼前的女子容颜早已经形同八十老妪,他轻易的收回了心神。

    “既然你这么轻易答应我们的交换,那我也会告诉你所有你想知道的…这样也算慷慨一回。”

    “这么大方啊?”虞梦盈也揶揄这苏慕白这个小心翼翼的男人。

    苏慕白苦笑道:“小小姐问吧,何必取笑在下。”

    虞梦盈正色道:“为何要我爹出征?”

    “因为你爹是诱饵,是冯太后和皇上孙元熙争斗的开始,也是契机…”

    寥寥数语,让虞梦盈心慌不已,拧眉追问:“那我爹出征是不是九死一生?”

    看到她潋滟眸光中没有褪去的眼泪,叹气道:“是,我估计是十死无生。再过三日边疆的奏报就可以传来…”

    “皇上呢?他知道一切吗?”虞梦盈多想孙元熙可以醒来,为自己最后一次遮风挡雨。

    看着她求救的眼神,苏慕白高深莫测道:“如果没有皇上的推泼助澜怎么会有今天的局面呢?虞小姐竟然还在做梦?”

    “什么?”

    苏慕白继续下着猛药道:“皇上的行刺你以为是多么简单的事情吗?怎么一直都没事,如今虞将军进宫就被遇刺?而偏偏在冯太后对虞家下手的时候,如果他没有推波助澜,那至少也是作壁上观,虞小姐果真看不透?”

    虞梦盈颓然的闭上了眼睛,恐慌无助道:“别说了,别说了…”手不自觉的护住了耳朵,她不想多听一点孙元熙的坏话。

    面对虞梦盈的执迷不悟,苏慕白淡淡道:“既然,你早已经心知肚明,为何不看透这一切,还在做着虚妄的梦,别忘了,他终究是高高在上的皇上…”

    一字一顿却丝毫不差的敲进了虞梦盈的心底。

    “不…”虞梦盈尖叫的捂住了耳朵,愤懑道:“他是我舅舅…”她固执的认为,孙元熙永远是那个站在她身后,守护着,宠溺着,喊她:盈儿,护她一生的清冷男子。

    在她心里,他不是皇帝,只是孙元熙,那个说爱上她,护着她,又折磨她的男子。

    “傻…”苏慕白下着评语,转而幽幽叹息道:“虞小姐,还是别做春秋大梦了,一个十二岁的男子在他坐上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开始,他就不再是那个简单的孙元熙,每走一步都是算计着来的,你不过是被他蒙蔽了罢了…”说实话,他有些可怜眼前的女子,还在编织着一个梦。

    “求你…求你…。别说了…”虞梦盈柔弱无助的哀求着,指甲已经插入了发丝,蹂躏自己脆弱的神经。

    这个男人何其残忍,把自己最后的一点希冀都要一点点的敲碎,只剩一片狼藉。

    如今,苏慕白真的不介意帮她打破那个旖旎的彩虹梦,冷声道:“既然,我们要继续合作,你就该真正长大,学会有担当,如今你的家人需要你,何必还做一些风花雪月的梦?”他不爱女人,因为再智慧的女人总会被爱情蒙蔽了眼睛,只有仇恨才会清醒。

    咣当!虞梦盈脑海中一片响声,啥时间如着火了一般,燃烧着那些存在的美好记忆,也吞噬着她善良的魂灵。

    在苏慕白的点拨下,她终看透了阴谋的一切本质,那是她不敢也不想拨开的迷雾。

    孙元熙根本不是一个简单的皇上,不然他不会短短八年就掌控早已经被侵蚀殆尽的大今皇朝,制约权侵朝野的顾命大臣左右丞相,收服四大将军,智斗权掌后宫的冯太后,一次次把冯太后逼迫的卸去自己的权利,送给他增加羽翼。

    如此的权术、密谋,哪里能看出只是个清冷的少年?

    置于虞梦盈和风鸣涧的婚姻也是他的策划,而冯太后不过是执行的刽子手。

    而虞家三子的离家,是孙元熙对冯太后的报复,因为三个世子是太后的亲生女儿绯衣的后人。

    虞梦盈呢?更是他的傀儡,知道她是虞天啸的软肋,就利用她天生半心的病,犬养在身边,说的好听是宠溺,其实不过是牵制和利用虞天啸的棋子。

    谁曾想到,虞梦盈竟然会意外昏迷,更没有想到虞天啸会断送前程,无心权术。

    至此,就剩下一招废棋。

    既然棋子已经无用,那就必须被对方吞噬。

    那么,他被刺杀就是最好的契机,不是吗?不然怎么真正的掌握权力的中心?

    原来,这一切的算计里,就连他孙元熙自己也是一个诱饵罢了,为了这一切他情愿设计自己被“行刺”。

    然后陷虞梦盈与不义,逼迫冯太后对虞天啸出手,或者说是虞天啸对冯太后出手,虽然不知道结局,最大的得力之人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他,如今昏迷的皇上孙元熙。

    当…一声心碎的声音,虞梦盈早已经泪流满面,万念俱灰的时刻,她怎么能相信那个清冷的少年,那个护她至极的皇帝舅舅是如此蛇蝎之人?

    可是最后昏迷时候,爹爹眼眸中的诀别,那一定不会是假的,那是注定的牺牲。

    啊呜!气毒攻心,虞梦盈吐出了一口鲜血,那血染红了胸前的红衣,红似鲜血,她沟壑的容颜更加的苍老无助,丝丝透着绝望和难过。

    “舅舅,你怎么能这样啊?”

    “你还是盈儿的舅舅吗?”

    “是不是你的情话都是假的…”

    她的心在嘶吼,眼泪在喧嚣,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所有的肌肤之痛都比不上此时的刻骨铭心。

    那是怎么的痛啊,就好像心口被人用钝器一下一下的打碎,然后用手狠狠的撕开,在染满鲜血后,敲碎那颗跳动的心脏,最后一切陷入虚无。

    那种灵魂深处的绝望,是说不清楚的痛,却是深入骨髓之中,堪比挫骨扬灰。

    虞梦盈陷入了自我的封闭和麻木中。

    当人的信仰在瞬间坍塌的时候,那惊天遁地,不管那扬起的灰尘,就是那瞬间的颠覆能力也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

    此时的虞梦盈真的在阴暗中更加像被摧毁的尸体,只有那眼眸中流出的眼泪证明她还在苟且的活着呼吸。

    面对如此的她,苏慕白也不相信,他不知道孙元熙对她的影响如此的深,因为他不知道十二年的点点滴滴真的足够入了骨,占了髓,如今却要薄皮拆骨是怎样的痛。

    “小小姐,我希望你别让我失望…”苏慕白带着一贯的凉薄语气,因为他不介意帮她渲染仇恨,让这个女子跌入仇恨的深渊。

    虞梦盈依然不言不语躺在冰冷的地面,可是她攥着密钥的手却刺入了手掌,早已经血肉模糊。

    痛与哀,还有伤,一时间爆发,如此渺小的身躯怎么承受,美人迟暮蛊再次爆发,她老的极为迅速,那白发更加的刺眼。

    毫无生气的眼眸此时除了蓄积的泪水,就剩下一片死灰。

    她唯一清晰的哀魂苦苦的唤着:“舅舅,你怎能如此待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