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尸前想后

章节字数:3516  更新时间:11-05-16 13: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美好的三天,没有任何事情的发生,校园内的染上的魔气也被那低频佛经也消的差不多,让人觉得连太阳照下的阳光都觉得份外更温暖些。

    看着同学们都一个两个都恢复往日笑容和打闹,莫紫晗的心情也变得更加好起来。

    袁爱可没有莫紫晗这等好心情,只见她满面愁容,对着莫紫晗道:“木头呀,你说杜寒喜欢什么呢?我买给他什么他都拒绝我,请他吃饭他也不愿去,还是你和他熟,要不你在我旁侧的问问?”陷入了爱情的女人,就算是之前再强悍,也愿为了自己爱的人变成波丝猫。

    瞧,自己身边的袁爱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自从知道是杜寒从田蕊手上救了她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杜寒,冷不惊的莫紫晗也有想到,在另一空间里,袁爱也喜欢过杜寒,那时又是什么原因呢,看来,人的缘份应是你的自会是你的,无论空间如何变幻,只要你们真的有缘。

    莫舜夷你与我呢?

    世上早无莫舜夷,留下只有徐子夷,我们缘份可续吗?又如何续?

    “你说,要不我也跟着你学,我也修道去,然后就可以跟着你们一起任务,自然就会多时间了解他。”袁爱自顾自的又开始想方法,听的莫紫晗是满头黑线?

    “袁爱呀,这真的不行?还不如我去帮你问问杜寒喜欢什么呢?”莫紫晗连连打住她的想法,这丫头是疯魔了,为了爱情连命都不想要……

    “那好吧,其实你藏在床铺上的那些书我也看过,真是看的我就头痛,要我学那些东西,真要了我命,反正就算天天在一起也不见得就会出感情。只要有你愿帮我,我一定比那些花痴更容易接近杜寒,所以,木头,我的幸福可就交给你,你可不能给我出差子。”袁爱笑的一脸得逞之相,让莫紫晗是悔之晚也。

    “等下下完课,你是不是要和张琛策、杜寒他们一起出去。你呀,虽有奇遇也要当心点才行,有危险千万不要冲上前,小命最重要。”虽然现在是爱情至上,但友情依旧在袁爱心中也十分重要,知道好友又要出去办事,袁爱也十分担扰的叮嘱道。

    “安了,我会当心的反正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杜寒那家伙可厉害,他只要愿出手,一定不会有什么危险。”就怕他不愿动手,帮田蕊的到底是什么妖魔,他杜寒好像心里有术,但是就不愿告诉她,弄的她的心七上八下,生怕这家伙是不故意不说,要让自己和张琛策动手解决。

    “我想杜寒一定和我爸一样厉害,也是只要一出场光气场就可以让那些不听话臭小子,变得和兔子一样乖。”

    袁爱真的很崇拜他的父亲,就算他明明是黑帮,明明手上染上那么多的杀虐,但是在她眼里他却是一个已乎完全的没有缺点的人。这一点上,可以看出袁爱是个非常偏直的人,只要她喜欢的在乎的就是好的,就算明明不是那也是别人看错。莫紫晗在心底想到,杜寒要是接受这份感情到也还好,如果不呢,这般同样固执的袁爱又该怎么办?

    “紫晗,紫晗你快看,那不是徐子夷吗?在他身边的人是女孩子是谁?看起来这两人到是很熟的样子,木头呀,你情敌长的还真不错,光看侧影就知道是个美人胚,你要当心了。”

    顺着袁爱指的方向,莫紫晗望了过去,那是……玲玲。原来,她同他还是那般好,可笑刚才自己还在为别人的姻缘担心,这下到是自己先尝了杯苦酒下去。“我是要当心,当心在这么磨下去,我们就要迟到,快点吧,袁大小姐。”明明时间还留有许多,但莫紫晗却拉着袁爱开始小跑起来。

    “你这木头呀,就知道逃避。”回到教室后,放开莫紫晗的手,袁爱吐槽道。

    “都说是木头,那有心那会知道什么叫逃避呢。好了,我去找庄络商量一下等下的事情,不和你乱扯了。”明明是脸上是挂着笑,但只要是有心人,就看的出莫紫晗那笑比黄莲还苦。

    “络络同学,怎么样,今天灵力恢复到可以用水晶球了吗?”莫紫晗跑到庄络的位置上,开口就直迸主题,让庄络刚想说出的招呼语,硬是给吞下了下去。

    “莫同学,你真是敬业。灵力没问题,等下课我就可以开施法,无论能不能找背后那个家伙,我都希望可以快些让田蕊入土为安。”说到底,庄络就是万分同情那个可怜的女子。

    莫紫晗讪讪而笑,敬业不过个借口。

    课业结束后,莫紫晗终算收到没来上课的杜寒的信息,一见信息内容,莫紫晗大骂道:“我这个乌鸦嘴,死杜寒,你还真敢当起甩手掌柜来,就让就我们几个去拼命。”短信内容很简单,“我没空,自己解决。”

    欲哭无泪……又不愿真让杜寒看不起,这三人只好硬着头皮就上,不管在三七二十一的先让庄络查起。

    拿着田蕊衣棺冢的一件蓝色裙子,庄络又开始诵念起咒文来。

    张琛策一边看着田蕊做法,一边不停挠着身上,莫紫晗看不惯的问道:“你身上长跳蚤?一个劲的抓什么?”

    张琛策生怕扰了庄络作法,小心回道:“我这不是想到前天去挖田蕊的坟吗?一想到就觉得痒,一痒就想挠。”

    “那只是个衣棺冢,又不是腐烂的尸体,你痒个什么呀?”她更不是解,他大少爷是碰上什么让他痒成这样?

    张琛策尴尬道:“我是心里障碍行不行,看到那地想到那是棺材我就心痒。”

    “你就这出息还张家传人呢?”莫紫晗脚离张琛策几步,一脸别说我认识你的样子。

    “呃……你这过河拆河的,还不是你让我这么做的,我堂堂张家传人,竟让我这偷鸡摸狗的事,到头来还嫌弃我,我这是招谁惹谁呀。”张琛策忍不住的提高了声音,接着立马反应过来,冷缩的望了一眼的庄络,看到庄络额头大汗直流,更是愧疚的不敢再动弹。

    莫紫晗也是吓了一跳,担扰的盯着庄络的一举一动,还好,水晶球忽明忽暗和刚才一样。

    滴哒滴哒~~这是莫紫晗家古老的钟摆声,在这寂静的环境下,显的十分清楚。

    “就在这么一个人,还分尸成六块,简直是太丧心病狂。”见庄络写完这分别藏着田蕊尸身大约地方,张琛策义愤填膺的直呼道。

    庄络拿起桌上的一个笔就朝张琛策脸上扔去,“死张琛策,你差点害我破功,还好老娘的功底深,哼。”

    张琛策一个侧身洒落躲了过去,“我承认我这次很差到害到你,可我以人品保证我绝对不是故意。”

    看着那些一张诚肯的脸,“我谅你也不故意,你敢吗?”好好一句原谅的话,只是面对着的人是他,吐出来永远是变了调的呛声。

    “你们看,依照这四个地方,分别是东南西北。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镇魂阵法,这东西可比镇住田家四口的还要毒,真没想到这样的阵法田蕊都可以逃的出?”莫紫晗拿着刚才庄络的写的图纸开始研究起来,也让这两个永远不分场地就开吵的家伙,安静下来加入分析。

    莫紫晗仔细观察起这几处之地,研究着最有可能让怨气散出会是那里?

    “我们不用想太多,一个一个去找,总会有一个是嘛。”庄络看着莫紫晗苦恼的样子,她提意道。

    莫紫晗果断摇了摇头,如果换成当初的自己,定也会这么做,“络络,别感情用事,你想打草惊蛇吗?这三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就是告诉我们他不想被我们发现,一但我们动了这个阵,你觉得背后那个家伙会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全她的尸体都可以,只是现在实机不对,本来就我明敌暗,加上杜寒又明摆着不帮忙,我们实力有限,不可莽撞行事。”

    张琛策看到庄络吃鳖,他十分开心。

    依在现在这地形来看,东方那地最不可能,阳气那么重阵法定不会出任何毛病,西方吧,位置上好像也不行。如果照着老故之话,北方多妖、南方多鬼。这样的话,莫紫晗想这二个地方最有可能。

    莫紫晗犹豫了许久,突然间道:“张琛策,你当初被妖魔干扰的时候,你说你好像是闻到了什么对不对?”

    张琛策回想起来,对着莫紫晗答道:“是,一鼓香味很诱人,但是,又不太像是平常的花香。当时,田蕊差点被那魔气带走的时候我好像又闻到,只是没有我第一次闻到的多。”

    莫紫晗闭上了眼睛再把思路重起理起来,接着脑中灵光一闪,“是罂粟花香,一定是,这就是蓝云死后带有极小罂粟花的原因,不是为了让她产生幻觉,而是因为田蕊本身的魔气就带着罂粟花香。这样就能解释的通,至于程航死前疯迷看书,我想太约是内心不安吧。那晚明明看到田蕊被欺负,却当作没看到。到头来,他竟用这种方式还了这份内疚,这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结果吧。不谈这些,既然已经知道位置,我们就去找吧。”

    (尸前想后。。呵呵这题目是不是有点恶搞~~我果然是非常抽风的人,如果说这文女主角有一点是像本人的话就是那有时间抽风的想法~~最近写的第二卷非常抽风,所以拿卷一题目来玩一下,唉,说实话卷二的写作总算进入了合协期……各位,无论你们收不收,投不投,我就那里一更又一更。无论你们的小手愿不愿写评论,我就那里不离不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