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封魂之术

章节字数:3477  更新时间:11-05-18 12: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场来势汹汹的火势根本没有多久,就被堡内充天的般涌同的魔气给罩住,风停了火却依旧不休的无情催毁着花海。

    莫紫晗见自己的火没有被魔气扑灭,脸上依旧淡然没出任何喜色,她早知道这平常的火符没用,才会用高级的紫符,这东西引出的火只差于三味真火,可燃散天下一切幻真。原来这里的花海是假的,这里的古堡或许也是假的……

    堡内的他一脸阴郁,噬魂勾魄的双眸此时也染上足以灭亡一切的怒火。

    “夏叔,夏叔。”楼上传来焦急的喊声,让他脸上阴郁一下换成了温柔似水的担扰。他的身影一下就消失在客厅,又一下出现在一间房间外,他轻转门锁,打开房门,“慎儿,怎么了?”

    慎儿辨着方向,望着来人方向后,原来燥乱的心,一下就被这声音给安扶下去,娥眉微拢:“夏叔,为什么我感觉天这么热?这不是才刚过夏天吗?秋天什么时候也这般让人难受。”

    

    望着那露出苦恼的娇人儿,他眼底开始出现狠裂的眼神,该死的人类修行者,竟敢扰的慎儿也般难受,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他轻步上前,柔声安慰道:“慎儿,只是天气突然反常,等下就会过去,既然睡不着,要不我先扶你下去弹弹琴?”

    慎儿不赞的摇了摇头,“我想出去走走,好像没有出过门了,我们到堡外走走去吧。”说到出门她那原本苍白的脸上,竟显出了愉悦淡粉,这一下更出她的娇媚之色来,让他不禁有些看痴。

    “夏叔,不可以吗?”见对方没有回应自己,慎儿微同侧了侧身子,又再次问道。

    被称作夏叔的男子,上前摸了摸她的长发,“好,不过要等下才行,我去做些准备,让你累了可以坐着休息,顺便吃吃东西可好。”看不见她,分明感觉到这语气中好像透着点悲伤味道,让她心房微微一颤,几乎急切的说道:“夏叔,如果太麻烦的话,我还是弹琴吧。”

    男子手上动作一滞,接着用醉人般的语调说道:“怎么会麻烦,对于你,我从没有觉得麻烦过呀,傻孩子,在这里等上片时就好。”

    慎儿乖巧的点了点头,内心却依旧非常不安的送走了他。

    传说中,武功达到极致的人可以摘叶伤人,而此时,在莫紫晗一行人的目睹下,亲眼看到有个魔,用花辫来灭火的这更高段技艺。

    顷刻,火没了,转瞬,满地的花又出现在众人眼前,被烈火烧了许久的它们,现在没有一丝损害。

    莫紫晗淡然的接受刚才发生的一切,没有一丝不悦,“我以为我们还要等上许久,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现,本就是用幻术而创,就算这被我们燃个干净也因无所谓吧。”

    这么明显的挑衅,他当然听的出,眼底藏着的波涛汹涌,也在霎那显在脸上,“那么想去阴司地府的话,我今就满足你们的愿望。”瞬息那刚才扑灭符火的花瓣往莫紫晗三人飞去,然是花瓣,他们三人也不会真把它当成儿戏,都严阵以待的对待起这些小东西来。

    庄络是不停耍着她的玲珑刀,张琛策是一个连着一个符咒对着它们打去,而莫紫晗却在这时,显出难得的严肃,她死命的咬住双唇,手上飞转着那熟的不能在熟的金凤咒,没人知道她当下的心思是如何紧张,她怕以她现在的功力,召唤不出那玄界神兽,毕竟她早以脱胎换骨已失,早不那混纯之石,它还会愿让自己召唤吗?

    “天帝弟子,部领天兵。赏善罚恶,出幽入冥。来护我者,六丁玉女。有犯我者,自灭其形。”金色光芒欲现欲消,而莫紫晗强抵着心中的血脉翻涌,最后的手势硬是没有放下,这时,丹田之处突现一鼓热气,循循而上迸发到了莫紫晗的指尖之处,霎时眼前万茫金光,竟飞出了个头翼爪嘴如鹫,身体及四肢如人类,面白翼赤,身体金色金翅鸟来。

    莫紫晗完全傻呆了,这东西……这东西不会是传中的……还没等心中说出它的名字,她人失力的跪了下来。用手强抻着没倒下的莫紫晗,凝望着那全力发出的一击,那是她所有的希望,成败在此一举。

    “大鹏金翅鸟?”见此物飞向自己,本来淡定自若的某魔,一下就变成全力以赴的作战状态,原本无暇如玉的脸上,竟隐隐出现刺青,假如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那刺青就是红色的罂粟花。由他的身体为中心,四周飞卷起越来越浓密的花瓣来,如同蚕蛹吐丝般越来越厚。此刻,那大鹏金翅鸟的双翅的金茫也扫了过来,飞花漫天之下,大鹏鸟的来势被阻了阻,却还是直执的飞穿而过,消失在空中。也在同一时间,花蛹也顷刻龟裂,露出已然受伤的他来。

    他轻屑一笑,潇酒的用指尖擦去嘴角的那抹鲜红,“可惜,你的金翅鸟只能祭出也这么一次,否则,我定会被你杀死。”

    莫紫晗闭上双眼,在无希望的颓然倒地。

    还在忙于对待花瓣的张琛策和庄络,已无暇顾及莫紫晗,就当众人以为无望之时,又一道金光飞出,朝那妖魔击去,这一次,是神兽玄武。

    根本没有想到在此时竟又出现又一神兽的他,毫无防范的被它穿身而过,大口鲜血飞渐而出,这一次他的脸容在无讥笑之色,连身子都有些颤颤巍巍起来,片霎还在攻击张琛策和庄络的花消失了,连刚才怎么燃都没有全部燃净的花海也一同消失在众人眼前。

    杜寒难得绅士的扶起莫紫晗,关切问道:“没事吧。”莫紫晗没好气的回答,“多谢关心,还没死透你可以再晚些在出现。”

    杜寒难得心情好的没有反驳莫紫晗,见张琛策和庄络已走了过来,就把莫紫晗交给两人,而他自己则走到那受伤的妖魔面前,对他说道:“罂粟魔君,这一次阴司总算是捉到你了,追捕了你差不多几百年,你也够大本事,要不是这次田蕊的事情,我们还真不知道你竟会这里出现。”

    “哈哈~~没想到我难得好心,竟害自己落得如此下场,果然是魔就该绝情绝义,这下遭此报应还真是自找。然则,我没想到阴司竟会这般无耻,竟先派人来乱我视现,在鬼祟的偷袭在下,这般道义竟也是自命清高的你们会的事件吗?我以为这是只是一些三教九流之辈在会做出的下流之事。”他的话语充满了轻视。

    杜寒脸上没有半点惭愧,而是十分自若的说道:“我只在乎结果,至于过程是什么不重要。对待千年妖魔的你,我不介意用任何方法。”

    此时,罂粟魔君低下眼眸,不知他在思虑些什么,而杜寒也就旁边看着,困兽发狂是不可轻碰之的,这道理他懂,反正已经是困兽之斗,不妨就先消消他的厉气再行捕获。

    “看来今天我是逃不出去,既然如此不如拉你们一起来陪我。”寒气十足的语调,这时候他也抬起敛下的眼睛,那红的发紫的双眸中,带着死亡的绝决。

    杜寒皱眉心知他是真不想活了,开口劝解的说道:“罂粟魔君,你何需如此。捉你回阴司后你也不过是暂失自由,犯不着你用命来搏。”

    罂栗魔君没有理会杜寒的话,而是张开双开嘴唇一张一合速度也来越快,他的脸上的曼藤花样也越来越大,本只占在他一左脸一边的图纹已经扩张到整个额头,脸角挂着的浅笑也来越大。

    “夏叔,夏叔……”一个越来越急切的呼喊声,闯入了这剑拔弩张战场中。

    罂粟魔君陡然停了一切,脸上的图案也一下又退回到左脸边,泛着红色的光芒。他迅速的跑上前,把那个他心心念念地的女子拥入怀中,“慎儿,我不是让你乖乖在房间呆着吗?为什么要出来找我,路上定是摔了很多次吧。”在也没有刚才的桀骜不逊,面对她有的只有轻言细语柔转悠扬。

    刚下她的心突然酸痛的厉害,不顾一切的跌跌撞撞的一路喊着他的名字,越喊就越急,越急就越摔。所有痛与不安,在这在男人的安慰下,一下就爆发出来,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般滴滴下落。她的手死死拉住他的,“我等了好久,你都没来。我担心你,还好……你没事就好,没事就行。”虽是转言细语,不带半分责怪却让人硬生生的觉得自己错的离谱万万不该。

    见到这两人旁若如人般亲密起来,到让他们很是尴尬。莫紫晗已经有点神志不明的摊在庄络身上,庄络吃力的不让自己反被她压倒,最后实没办法对着张琛策努了努嘴道:“你这家伙还不来,我快抱不住紫晗了。”实没办法不得不让张琛策接手,这莫紫晗比起庄络来要高上个几公分,她一米六的个子,真的扶不住她几乎一米六七的人。

    张琛策这才反应过来的小心翼翼的接过手来,这也不怪他不够男人,实是上次他要抱袁爱,被莫紫晗用眼神剐了个通透,好像自己和色狼一样,这才知道师妹把男女大防看的很重,所以,这次他才不敢接手。其实,他是有些误会了,上次莫紫晗不让他接手,是因为袁爱很不喜张某人,如果让袁爱知道是他半扶半抱着送她回去,她定不会轻易放过她同他的,那般看着他的意思也是告诉他,如果不想死的话,最好别碰这位黑道小姐。可惜,这个误会当下是如何也解除不了啦,因为一个根本没开问,另一个呢正正式式的闭目昏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