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神奇娃娃  第二十五章 封道术救已命

章节字数:3328  更新时间:11-05-22 23: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喂,杜寒将来万一我真的成魔,你就杀了我吧。”

    这么一句话,让杜寒心下一顿,她哭不是为求自己不杀他吗?在他面前所有对他哭的,都是有所求的,所以他才会越来越厌恶,原来她竟还是不一样的,她没有求自己放过她,而是让自己不要手下留情。嘴角情不自禁露出了一个真心微笑。“好,到时我定不会留情。”

    莫紫晗一付我就知道的表明,不用说,他都不会留情吧,要是自己定下不去手的,果然强求记忆的自己是个大傻瓜。演了快二十多年的独角戏,真是累极了,要不是舍不得爸妈,死也是种解脱。

    “就这样放弃?不如先谈谈你是怎么做到这佛道双休的如何?”见她垂低着脑袋,已然放弃的样子,他忍不住开口道。

    莫紫晗轻嗯了一声,然后把自己遇的一切,该说的都说了出来。“当初,张爷爷体内的佛休根本没有成形,是他强加修行的到我体内,才引发了它的初凝,结果本来两两无事,谁知道我不知死活竟想催动金凤,真是作茧自缚,怪不得人。”

    “还不愿意告诉我一切吗?凤凰是百鸟之王,更甚是金鹏鸟的祖辈,如若你与它无半点机缘,怎可请的动堂堂佛界金翅鸟来帮你。凤凰之于玄界之内,除玄界尊者根本不能驾驭,而玄界应早就归于虚无天之上,怎会有人轮回成人?”他是答应过她一问,但是现在生命忧关,他不得不问。她真和玄界之神有关系的话,那她到真有可能同斗战胜佛一样,修成佛道。

    莫紫晗此时脸上神情难辨,眉心时皱时松小脸拧成一块,很是纠结。说了,他会信吗?信了,又会如何?地藏王从没和自己说过,来到这世间后不得把这一切告诉别人,但是,自己总觉得好像说不得,又觉得说了只会增加别人的烦恼,弄得自己这些年过的是非常不痛快。到是自己给自己下了死命令一样,不准说不得想。

    “还是不愿说吗?既然如此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任你自生自灭吧。”杜寒这话明显已经带着怒气了,她直直望向他,果然,他那千年寒冰的眼睛中,都出现丝丝火苗,身上的寒气也逼着莫紫晗心里有些诺诺发抖的感觉。

    “好吧,我说。但是,第一,你不准备打断我。第二,管你信不信,都不可以乱说。第三……”还没等到莫紫晗说第三,杜寒就非常不耐烦的打断道:“够了没?你要说快说。”

    莫紫晗非常不满的哼了哼,然后半躺在沙发上,开始讲诉那已经快越来越模糊的记忆。小小的莫紫晗,明明是关心自己却老是嘴毒的莫舜夷。不得不装作讨厌自己的爸妈,自己以为最好却背叛自己的孤独玲,还有师傅澈、笑天、昊、青青姐等阴司的伙伴们。当然,少不了的从成魔事件中渐渐熟起来的张琛策,和最古怪的教授的楚水禅颠结界事件中和自己家族有宿命纠缠的江雅诗,西方魔法继承人庄络、装成朱允文的欲魔被玄月控制的朱宣雪和那些硬被拉进来骗自己的明朝官员。当然怨湖事件中认识的凡月和人王江元综,以及最后迷底接开时认识的女娲,记忆中那些人的面容又再一次出现在莫紫晗脑海中,那经历的一切也如昨昔一般,又清楚的回到的自己脑中,那样的深刻难忘。

    “原来,我们曾经关系那么好。”杜寒的脸从开始的淡定到惊讶再到不相信最后听到末世大战后他整个人差点都沙发上站起来,他有想过她的故事一定非常精采,却没有想有那么的惊心动魄,离奇怪淡。又不能不让人相信,因为只有这样,一切就能解释的通。她能知道早就不在地焰王,她能知道很多阴司的事件包括自己的身份,明明懂很多却没有半点道法,加上那么快就信任上一个应该算的上陌生的庄络同学。只有这样的她,才会修成这根本不可能的佛元和道元丹吧。凤凰后代金翅鸟也才会纡尊降贵的甘愿为她驱使,先有天道最完整的混纯之灵,后有佛界地藏王亲自创骨重生,就算还残留那么一点,也够能让这神鸟守护加持的了。因为超脱一切的它,是不会应时间拧转这点小法术而被蒙蔽的,它知道她的一切。九天之上那些真正得道的神也是一样,知道她的一切,所以这些日子于杭市才会异样阴云密布却迟迟不下雨,这般异相是正等着是莫紫晗真正入魔,打下这九劫神雷吧。

    “是呀,生死之交的朋友。”莫紫晗就这般一语带过他同她的关系,朋友两字足够。转而再有点不确定的问道:“看样子,你不认为我是在胡说。”

    杜寒不置可否,语带玄机的说道:“有没有想过,你会死于雷劈之下。”

    咋听之下,莫紫晗不明所以的先是摇了摇,又忽然想起这几点奇怪的天气,这下她在也坐不住,起身快步走到杜寒面前,“你是意思是,这天正在酝酿不是雨,而是准备下几个天雷打我劈死。我那么召人神共愤吗?”

    “别激动,这不是还没劈下来嘛,等劈下来的话,你再摆出这样的一付愤慨的表情比较合适。”杜寒到是很云谈云轻让莫紫晗别急,反正她身份摆在那,玄界是没了,可人家上头可还是有人在的,这天界也不会弄的太难看。

    “你说的到轻松,反正劈的不是你。”无力的反驳了下,莫紫晗又颓废回到自己刚才坐上的位置上,这么刚落坐,又忽的提起了精神,“反正我这道法是张爷爷给我的,那我能不能传回去。本来我就觉得特不好意思,这不免费白拿了人家的道法,就立马给我召来了这么大祸。”

    “你当这是搬家家酒?内元真丹那能传来传去的,他能给你,你却根本不能还给他。”看着莫紫晗苦下的脸,他又戏笑的笑道:“你的办法可以换成另一种,非传功而是散功,佛、道两个真元,你选择一个,散去另一个。”

    莫紫晗不敢相信道:“这~~这可以吗?”

    “这个办法当然可以,但是你我都做不到。”杜寒看着莫紫晗又垮下去的脸,笑的是一脸得逞,“不过……另一个方法可行也可用。”

    莫紫晗立刻开口问道,“什么方法呀?”还没等他开口,又补上一句,“杜大爷,你别在耍小的啦,一口气说出来了吧。这么一惊一乍下去,我刚好的心脏就要被你出病来。”

    杜寒挑眉淡淡扫了扫莫紫晗,神情中颇有点意犹未尽的埋怨。“散灵危险太大,但是封住到是可以。庄络的封印术虽差点火候,但是还是可以信任的,单慎儿的喝下忘忧汤后那封印术还是靠她解除,你的事应该不成问题。”

    莫紫晗起浮了一晚上的心,这下是完全安定了,忍不住的大呼道:“万岁。”

    杜寒见她这么开心,忍下了没告诉她,这方法完全是治标不治本,危机根本就还没有解除。

    真正的危机的确没有解除,因为这才真正的开始。因为就在杜寒见完罂时后,守卫森严的阴司,竟悄无声息的迎来一个魔。

    “看来,你过的不错。”只是这么一句,就让罂时全身都紧张起来,绑在四肢上的铁锁发出叮叮声,更加显出他来者的恐惧。

    “这里是阴司,就算你有通天之力,在这里也会讨到好处,你还是快点离开吧。”罂时故作镇定的对来者说道,眼睛却一直望着被他弄晕的慎儿,内心是急躁难安。

    “哈哈~~不用紧张,本主今日只是来看看你。本主觉得你真是对我误会很深,要不是本主的话,今日你的你能称心如意的得到如花美眷,你觉得不应该感谢本主吗?”

    罂时冷冷一笑,“何必假好心呢。你的目的我会不明白,我不愿归顺你,反到和一个人间女子在一起,引发了你的旧梦,才会下此毒手害我和慎儿。可惜,慎儿不是她,我也不是你。”

    半时后,那人才娓喃道:“罂时,你讲话还是那么不讨喜,你就学不会什么叫委曲求全吗?明明现在都这个样子,就不怕本主激怒本主后,本主立马杀了这个女人和把你打回原形吗?算了,就看在你让本主发现一个非常特别人的份上,我就不计教这么多。不过,罂时你一向就不喜欢多事,在这点上本主非常喜欢,希望你也不要去改。不然的话,本主没了乐趣,或者又会回来找你的慎儿来玩。”说完这话后,那个就如同来时一样,悄然而逝,没惊动任何一名守护,少顷慎儿也悠悠转醒。

    莫紫晗这边当晚就打电话给庄络,请她帮忙封住自己的道法,对,她最后觉得的是封住原本张爷爷给自己道法,反正自己佛法现在也略有小成,那就不使用这些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在庄络苦心专研之下,失败又失败,总算在第四次成功,封印的图案在莫紫晗锁骨一闪就瞬间消失,而庄络也笑的对紫晗说道成功完成任务。这边话声刚落,那边莫紫晗就拿起早就准备好的镜子出来照,困扰自己许久的阴阳脸总算是消失了,开心的拉着庄络出门说要买大礼送给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