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神奇娃娃  第四十章 白林巫氏族

章节字数:3300  更新时间:11-06-10 13: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咚咚咚~~”天空中传来古钟敲响的声音。

    这声音一传出,巫族的人都无一不放下手上的事,赶去那钟声响起的地方,脸上死灰的表情也有点生动起来,不在死气沉沉而是毛骨悚然的颤颤巍巍的迈着脚下的步子。

    “我们也跟上去瞧瞧。”莫紫晗说罢就带着往前面走去,杜寒虽有些疑虑也跟上莫紫晗脚步,张琛策和庄络也随后跟了上去。

    人群流都往一个高山上走去,道路崎岖难走,但这些老少民众都似习惯一样,步子没有半分受到阻碍,到是莫紫晗几个因为是本就是隐身形态。所以不能和那些人走的太近,只得跟得最后一群人的背后,加上又很不习惯走这样的路,于是几次还差点摔倒,多亏了她后面的杜寒,每每遇险都拎着她的手,帮着她一把。弄得莫紫晗时不时都要对着寒着脸的他,说着没有回应的谢谢。

    直到走到山路上的一路独木桥,莫紫晗停下步子,望着那长约八九米的的独木桥,她的脸不觉的白了起来,她从小最怕就是走着这种不稳定的东西,那么一晃一晃的,真的很难让她有安全感。这样一想看着本来结实的板子也像纸,易破、易碎。

    “我背你。”莫紫晗看了看冷淡的杜寒说完这句话后,就躬着身子明白着让她上去的样子,犹豫着不知该不该上。

    “还不快点,你不想救人解咒的吗?”杜寒这话说的明显带着些气愤的味道。

    这回莫紫晗只有利索的爬上杜寒的背,再次说道:“多谢你,杜寒。”

    “哆嗦。”这回总是回了,可是还不如不回。其实在莫紫晗没有看到是,在说句话时,杜寒可是笑着说的。

    “喂喂……张琛策,你是个男人吧。”庄络碰了碰张琛策的手臂,盯着杜寒背着莫紫晗样子说道。

    “当然。我是一个天下难得一见的好男人。”张琛策一脸自信说道。

    庄络点点头,“那就看你好好表现了,背我吧。”一副如果不背我,你就不是男人的表情,让张琛策乖顺的也背着了她,“庄同学,爱美是女人天性是吧,你怎么就那么不爱呢,重成这样。你平时吃东西都半点不节制的吗?”感觉身上如同压了一座小山一样,张琛策抱怨道。

    庄络想了看自己谈不上瘦,但是绝对也谈不上胖的身材,恶狠狠道:“信不信,等下走到桥上的时候,我和你来个同归于尽。”

    张琛策默了,再也不敢多言。

    二对人就这么相依相扶的走到人群相聚之处,原来这行人到的地方是一个大广场,这个广场不同于他们之前所见过的任何一种,因为这里是巫族的祭司台,台的中央高于周边大约五米的的样子,层层而上中心处是一个黑色的石雕,看样子那个雕塑很像古时候的麒麟,但又不同于它,因为没有平常所见的麒麟角。看样子也不是山海经中任何一种兽,到有可能是什么兽型的变异,莫紫晗想最有可能是就是巫族的巫神兽的雕塑吧。广场的左边有无数个小台桌子,每个上面都有不同的乌黑的属制漆器,而中间则悬挂着一口大钟,那个就是让他们族人聚集过来的大钟,这时敲钟的人已经停下的撞钟的行为,而只在身上立着待命。右边呢也同样和左边差不多,同样的小台桌不同是上面放着是不是漆器而是黑色的罐子,都封着口没人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依这里的风俗来看,里面应该放着是五毒之虫,正在养育成蛊吧。所谓蛊就是用上世间最毒的五毒之物加上饲者之血少许,封口后七七四十九天,相互吞噬到最后的就是蛊。只是没有想到这里的蛊竟会是一起放在这里饲养的,还真是很正宗的巫氏一族,竟不可善自养制这些东西。

    就在莫紫晗几人看完这里的摆设之后,台中央已经站上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祭司服的中年男子,他一上台本来就很算安静的广场更加静的鸦雀无声起来。

    “各位,日前本族长就已经告诉大家,白林氏族的族氏神,巫神兽招到歹人袭击,受到重伤性命垂危,幸得天神眷顾,赐于我们一个治疗神兽的方法,可惜这方法太过歹毒,要强夺人取的人性命来补神兽的之精,可是为了我们白林一族的性命,本族长只能狠下心来,做下这人怒人怨的事情来,只愿此罪来日只降于我白江寒剃之身,换来我族安然无恙。可惜,这一切就要在成功的时候,竟然被我巫氏百年前的圣女白林若仙的缔亲之盟莫家之人,给硬生生毁于一旦。咒术反噬,巫神兽病情加重,竟难已再显原形,如今只能化成这石象暂时缓着这最后一口气。现在,这个罪人的情人正被我们关压在白林一族,本族长今日就要让这个人先用他的血来祭我们的巫神兽,大家说好不好。”他的话声刚落,众人都情绪激进的大声喊着:“血祭、血祭、血祭。”

    白林莫为满意的抬了抬手,誓意众人停下话语,他再接着说道:“等桑青、左戎把那人带来之前,我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和说,就是本族长的女儿白林雅诗,她在前几天得到神的启示,巫神兽不日之后,就将恢复如初,今日之后,我们族的族人也将不需要再用蛊虫以毒攻毒来延缓生命。”

    “族长英明,圣女英明。族长英明,圣女英明。”一声比一声高,一浪叠过一浪强的重复的呼喊着。

    这一回,他们每个人都如同新生一样,混身都充满的激情与力量,再也不见当初的死灰和恐惧。

    “现在就让我们最后一次记得这蛊虫噬心之苦,就算是为了我们之前所犯下的罪作最后一次的还赎,将来我们族人定要记下,白林一族断断不可在任意行使巫术害人,不然来日巫族又将面临灭天之难。”说完之后,白林莫为走下台来,往右边小桌上走去,掳上的宽大的衣袖,就这么直直的把手伸入那个罐子,脸上的表情时青时黑,牙齿紧紧闭合着,一看就是正被毒虫啃咬着,很是悚人。

    原来,因为巫神兽不能替他们解毒,他们竟要用这种极端自虐的方法,才可以以毒攻毒的压下血流中的毒性,这般虽可以活下去,但是恐真的生不如死吧,原来这才是他们人人都死气沉沉的原因。可惜,现在莫紫晗的心里,全是刚才那个白林族长所说的拿人血祭的事情,脑里心里全是徐子夷,她张慌的望着四周,想看看徐子夷会从什么地主出现。

    “别冲动,先观望看看。”杜寒见莫紫晗已然神情不安的样子,杜寒开口道。

    “是呀,紫晗,他们要是知道你就是让他们巫神兽受伤的罪魁祸首,还不硬生生上前把你撕成块。”庄络望着那族长痛苦的样子,心有余悸的说道。

    张琛策一边脸白的搓着手臂,脑里不停闪着一群一群正在蠕动的虫子,胃里一阵翻滚,心里却在不停说着,我是大男人,不能怕虫子,我是大男人不能怕虫子。

    这么一说,莫紫晗总算停下了四处张望的表情,把目光放到了那一群群排着队喂噬着盅的白林族人,瞬间痛苦隐忍的低叫声,成了这里唯一的声音,近距离看着才发现,原来白林族人的双手早就不似正常的人一般,全是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口子,有的已经愈合,有的还明显带着黑红的血丝,青、黑、紫、红这四种颜色代替的原本的皮肤的黄白色。

    等到几乎所有人都经历了这么一次不输于酷刑的惩罚后,钟声又再次敲响,中央的台阶上也同时站立着四个穿着类似于族长的衣服的白色长袍,对着那个石雕塑的巫神兽念着什么,念完之后四人还围转着给它身上洒了些水,用的便是这左边的漆器沉的水。

    “他们是在举行什么仪式吧。”庄络开口问道。

    莫紫晗点了点头,“我也觉得你说的不错,那四个人是在举行仪式。”

    至于什么仪式,莫紫晗几人这次是明白了,因为他们四人停下动作后,就喊道:“带罪人上来。”

    由四个壮实的男人抬着一个如同古时候的铁笼子,不急不慢的走了上去,莫紫晗的脚当时就朝向抬步而去,她看到了那里面坐躺着的人就是徐子夷。因为距离关系,她没有非常清楚的看到徐子夷现在的情况到底如何,有没有受刑,有没有受到非人的虐待,她真的好慌,好怕,怕躺在那里面的早就已经是具尸体,虽然她明知道就算这些人在恨他,也要留着他的命血祭巫神兽,可是这时候她就失去理智,没有常日的思想,如果没有杜寒拉着她,她早就冲上前不管不顾的抢人去了。

    (。。我记得在上上本净魔的时候,我说过我最喜欢是第二卷的故事,本来吧,这本我应该是最喜欢第三卷的故事。。。可是,到现在为止。。我觉得我只能说我喜欢这本第三卷的上半部分。而下半部分~~我保持沉默。。我觉得我已经很用心写。。。但是成果上却让我不是很满意~~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