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蜀宫繁华梦  第一章 珞珞如石

章节字数:2624  更新时间:11-05-05 17: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蜀国,广政五年,春。

    今天是三月初三,是人们外出祭祖踏青的日子,该是莺莺燕燕,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了。而我,却已经在这块青草地上躺了整整两天了。头顶的天空好蓝,就像是每天进山烧香的有钱人家腰中挂着的碧玉,那么通透澄澈;白云慢慢地飘散开来,又慢慢的聚拢,一团团的就像是清水老道蒸的白糕。

    想到这里,我的肚子咕咕咕地叫个不停,因为饥饿,心里开始一阵阵地发慌。自从两天前在上清宫里偷吃,吃到快要撑死后,我便躺在了这里,一动不动地睡了两天。

    不行!我不能再躺下去了,我得去找吃的,不然非得饿死在这里不可!

    我站了起来,头有些发昏,慢慢地朝着山道上走去。没走多久,一股诱人的烤肉香味飘了过来,我寻香走去,渐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一定是上山踏青的人寻了野味吃,我偷偷摸索着前进,想寻机偷些钱财和果腹的食物。

    一辆马车停在山道旁的溪涧边,一个仆人正在溪边搭建的简单炉灶上忙碌,那香味正式从他手中的烤兔身上传出。我蹲在树丛后,不觉咽了咽口水,感觉那兔子已有八成熟了,若是我,一定等不及就吃了。忙转了头,打量那些正依在车边谈笑的男男女女。

    两个年老的夫妇,衣着考究,正在一起谈笑,两个少女倚在马车边四处眺望着美景。

    目光蓦地在一个人身上停住,再也移不开来,仿佛世间只剩下了她一人,那么光彩夺目,站在她身边的人都成了陪衬。

    我识得她,她姓徐,小名阿琭,是青城县令徐国璋的女儿,这是我第二次见到她,我的名字也是拜她所赐。痴痴地瞧了她半响,暗自叹了口气,转身离去,不想刚刚出神,影响了脑子运转,离开时动作大了些,脚下的树枝“噼啪”作响,我听见对面溪涧有人“咦”了一声,看来我已经被他们发现,赶紧向林中窜去。

    由于常年偷吃道观里的食物,我的耳力极佳,就算很远的响动我也听得见。于是,离开时,那些话还是清晰地传入了我的耳朵里。

    “那是什么?是野兽吗?”

    “好像是人,不是动物!”

    “听说那个野女娃子就住在这个山里头,难道是她?

    “是珞珞,她来干啥子?可能只是经过哇……”

    是的,我就是珞珞,我本来没有名字,这个名字是那些有文化的人取来嘲笑我的,源自一个叫老子的人说的:“不欲琭琭如玉,珞珞如石。”为此我专门去书院偷听夫子教学,听了整整一年,才懂得其中的意思。

    自从知道了这个名字的意思,我又去徐府偷偷地看徐阿琭,等了很久,才见她走出徐府,当时我看见她就呆住了,她是青城地区最美的女子,阿琭的确是美玉,而我,只是一块丑陋而卑下的石头罢了。

    我慌不择路地跑了许久,荆棘刺破了我唯一一一件比较完好的麻布衣裙,我伏在泉水边,大口地喘着粗气,本来就饥饿,又跑了一大段路,我头昏目眩地几欲昏倒在地上,伸手去掬水喝,陡然间瞧见水里的倒影,眼泪簌簌而落,滴在叮咚作响的泉水里全没半分声响。

    我长得很丑,这是我懂事以来对大的认识。一大块褐色的胎记像是张开的蝴蝶翅膀从我的左颊横跨到鼻梁,头发干黄枯燥,乱麻一样顶在头上,我拉扯了一些头发来挡住脸,却知道这是徒劳的。

    我是一个孤儿,父母在最冷的冬天将我遗弃在人迹罕至的青城后山里,让我自生自灭,我却意外地被一个好心的老道救了,因为男女有别,他却不能把我留在道观里,在离道观外不远处,修了一个木屋让我住,可惜在我几岁死他就死了,我连他的名字也不记得。之后,道观其他的人都不喜欢我,我便做了小偷,做了乞儿。

    不自觉得悲伤自怜,让我发疯似地扑打着水面,徒然发泄。泉水被我打得四处飞溅,眼前不忽然浮现起徐阿琭绝美的姿容,在浮荡的水里看着我笑,那笑让我觉得自己的可悲,才发现自己的哭声是那么地难听。

    “救命……救命……”一个更沙哑的声音冷不丁地从灌木丛中发出,一声声哀号。

    我吃了一惊,慢慢朝他走去,扒开灌木丛,一个男子正躺在地上,双眼紧闭,嘴唇发紫。听到我走进,登时睁大双眼,但眼睛无神,已经失去了视觉。心想:这是中毒了呀!是什么毒呢?男子虚弱的晃动着他手中只剩半截的草,我赶忙拿起他手中的草,打量了一下,放在鼻端嗅嗅,是青盲?他竟然误食了这种草!

    小时候,饿得慌了,会乱吃山上的野草,我也曾吃过这种草,当时还以为活不成了,在地上胡乱抓起一把草就往嘴里送,结果毒奇迹般的解了。听清水老道讲过世上万物相生相克的道理,这株毒草的解药就生长在附近。

    我问他这草是在那个地方采的,他用颤抖的手指缓慢地指了一个方位,我走到那个地方,向它的东南方向走了三米,一棵朱红色的草出现在我脚下,我赶紧采了,剥下它红色果球,放在嘴里嚼烂,吐出汁液灌入他的嘴中。

    我连忙去水潭边漱了口,直到口中没有异味才了事,这个解药叫做红哑,单食时也是毒药,一盲一哑,却能互为解药。

    我重新走回男子身边,他嘴上的青紫色已经在慢慢的消失,眼睛也越来越清亮了,要不了一盏茶的功夫,他的毒就解尽了。我这才仔细地打量他。

    紫色的衣袍,简朴中透着华贵,虽然被荆棘划破了数条口子,也有些污泥,但依然鲜亮,他的脸……呵呵,他长得真好看,脸像是玉雕的,睫毛也很长,从来不知道男子的睫毛也可以这样长。

    “谢谢你救了我,请问恩人高姓大名?”男子的声音已不再沙哑,却是说不出的温润动听。

    “我……”我刚刚想出声,话却堵在了喉咙口,我瞧了瞧他俊美的外表,再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衣衫,不由得自惭形秽起来。

    “恩人!恩人?你怎么不说话?总得让我知道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叫什么名字,待我日后好了,一定重重报答你的!”

    我还是没有说话,再不过多时,他的毒也解尽了,怎么可以让他看见我这个丑陋的样子,我萌生了退意,却瞧着他英俊的面容,听着他好听的声音,舍不得走。自从救我的老道死后,还没有一个人这么温和地对我说话,一般人看了我的样子都吓走了,还有些人会追着我打,可是他并不知道我的模样。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脚步声,一个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快看,丹丹,快看,那的花儿好漂亮啊,我们快过去吧!”

    淡青的人影渐渐跑近,我迅速地向另一边跑走,确定没人发现我才停了下来,这个时候会是谁来?难道是……我悄悄地潜伏着,慢慢往来路靠近,躲在一株高大的松树后,向男子的地方张望。

    心像是掉进了冰窟窿,拔凉拔凉的,男子正与她对视着,眼中充满了惊喜,少女约有十五、六岁,有些羞怯,侧脸完美玲珑,灿若朝霞,一身淡青色绸衫,将她的肌肤映衬地更加皓白通透,这样的美丽少女不是徐阿琭还会是谁?她的身边只站着一个垂髫的婢女。

    “是你救的我?你叫什么名字?”男子解毒后,第一眼看见的是徐阿琭。

    “我……我叫阿琭!你没事了吧?”徐阿琭语音柔美,眼波似水。男子有些痴楞,半响后才道:“哦,我有一个同伴,受了伤,还没有回来,姑娘见过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