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蜀宫繁华梦  第三十六章 亭中赏雪

章节字数:2536  更新时间:14-05-08 22: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参见皇上!”我“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以前虽然言语无忌,总没有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这次是实实在在地打中皇上了,他会生气吗?会治我的罪吗?

    身边正玩得不亦乐乎的众人听到我的声音,忙停了下来,齐刷刷地跪下,“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孟昶静静开口,我偷瞄了他一眼,他的眼中仍盛着笑意,好像并没有生气。

    众人都犹豫着不敢起来,徐阿琭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站了起来,从怀中取出一块手帕,向孟昶递了过去,含笑道:“皇上,擦擦吧!”

    孟昶微微一笑,接了过来,轻轻擦拭了雪,道:“见你们玩得开心,就没有叫小顺通传,你们都起来吧,绮回姑娘,朕不会怪责你的!”

    我听了这话,才放心下来,慢慢地站了起来,怯怯地道:“谢皇上!”本想跟丹丹她们一起识相地离去,孟昶却突然叫住了我。

    众人离去,唯独我和徐阿琭留了下来。

    孟昶道:“今日天降大雪,是个好兆头,我在浣花亭里设了酒席,不知两位姑娘可否赏脸!”在众人之后,他又将朕换成了我字。

    徐阿琭嫣然一笑,“三郎相邀,阿琭岂有不赴之理!”

    孟昶含笑看向我,我与他眼神相碰,又匆匆避开,笑道:“皇上有姐姐相陪即可,我就不去凑热闹了!”

    孟昶笑道:“阿琭自从认你当了妹妹,其间发生了很多事,我们三人从未好好在一次说过话,今日有大雪可赏,鲜美的鹿肉、美酒可吃,姑娘可莫辜负了我的一番心意。”

    望着他期待的眼神,我想去又觉得不能去,正挣扎时,徐阿琭挽住了我的手:“是啊,绮回,姐姐还没正式向你致谢,何况我就将进宫,你我二人就要分别,可得好好聚聚,好好说说话!”

    我点头:“嗯!”

    孟昶向小顺看了一眼,小顺立即道:“马车已经在外面备好了,两位小姐请!”徐阿琭唤了丹丹来,命她回房将我二人斗篷取了来,随后一起上了马车。

    马车驶到浣花溪畔。相传大唐时,这里曾有位非常美丽的农家姑娘,一日在溪畔洗衣,一个满身脓疮的僧人经过,脱下肮脏的僧袍请她浣洗,姑娘不嫌其脏,欣然答允,哪知僧袍一入水,水中就出现了朵朵莲花,刹那间,满溪莲花开遍,清香扑鼻,姑娘再看僧人时,僧人已不知去向。从此这条溪就被称为浣花溪,其实浣花溪并不是一条小溪,而是一条能撑船的小河。

    听徐阿琭讲完典故,我们已在浣花亭中坐好。亭子三面用竹席挡风,只留一面欣赏雪景,此时天已放晴,雪渐渐小了,地上的积雪也慢慢化去,雪滴落在地面,立即变成了水。

    桌上放着炭盆,火上架着铁架子,上方悬挂着一截鹿腿,小顺熟练地用银刀划下鹿肉,放置在铁架上,肉立即吱吱作响,鲜美的肉汁滴落在火中,传来噼噼啪啪的响声,我看小顺划得好看,也嚷着要割鹿肉,等刀上了鹿腿才知道没那么容易,知道把刀交还给小顺,我就等着吃了好了!

    孟昶看着浣花溪对岸的草堂寺,忽然诗兴大发,念道:“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杜工部这首诗,情景交融,若非亲自来到这里,真难以完全体会诗中的意境!”

    徐阿琭道:“‘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两句真是绝妙,远景近移,如在画中,恰如园林修造中的框景,又不乏自然情态。当年浣花溪畔,杜甫的茅屋与草堂寺比邻而居,从西边的窗户中看去,能见到积雪的岷山,而此时恰好有一只从东吴而来的船从门外的浣花溪中驶过。可知一首好诗也得源于自然,可遇而不可求,景真情才真!只可惜现在草堂已与寺庙融为一体,看不到杜甫所见的美景了!”

    我忽道:“听说这位大诗人是被一块五花肉噎死的,是吗?”

    “咳!咳咳!”徐阿琭说完正轻抿着小酒,被我这句话给呛住了,孟昶忍者笑,柔声问:“没事吧?”我抱歉地替她拍着背。

    徐阿琭摆了摆手,笑了出来,“绮回,你从哪听来的啊?笑死我了!”

    孟昶也道:“我只知他病逝在船上,这个说法倒是新鲜,只可惜了杜大诗人生前忧国忧民的光辉形象!阿琭,是否激发了你的诗性?”

    徐阿琭吃了块鹿肉,看着亭外景致,吟道:“晓吹翩翩动翠旗,炉火千叠瑞雪飞。何人奏对偏移刻,御史天香隔绣衣!”吟罢,她回头朝孟昶羞涩一笑,道:“作地不好!”

    孟昶眼里火光飞溅,满是柔情赞赏。

    吟诗作对我不会,吃肉我总会了吧!我夹起一块鹿肉放进嘴中大嚼,火候刚好,外焦里嫩。

    徐阿琭端起一只酒杯,向我道:“绮回,姐姐敬你!这些日子以来,总是因为我的缘故,让你担惊受怕,此次一别,又不知何日再见!”她仰头饮尽,我也一口喝干,小顺又替我斟满。

    孟昶举起酒杯,笑道:“绮回也是我的功臣,我也敬你一杯!”我忙举起酒杯,“不敢!”孟昶道:“以前你跟我说话也不如今日拘谨,现在是怎么了?”我笑了笑,再扭捏就不像话了,忙道:“我先干为尽!”饮尽,小顺上前斟满酒。

    我亦道:“绮回不能参加姐姐你的册封大典,也就是无法参加你们的大婚,所以这一杯我也敬你们,祝你们百年好合!”我仰头饮尽,他二人也举杯喝尽。

    徐阿琭忽然握住我的手,面色诚恳,“绮回,你还是执意要走吗?我是真的很舍不得你走,不仅是我……还有高将军,他……也不希望你走,我希望你们能有个好的结果!”

    “他跟你说了什么吗?”

    徐阿琭摇头,“他没有跟我说什么,是我自己看出来的,绮回不要走好不好?”

    我淡淡一笑,“他对我的心思我不知道,但是我对他的心思却如大哥一般,就当是我辜负了他吧!”

    亭外匆匆驶来一辆马车,一个身穿徐家家丁服装的人跳下马车,丹丹见了,立即跑了过去,家丁说了几句话,丹丹脸色一变,快步跑了回来,“小姐不好了,少爷玩雪滑倒,头撞到石头上,血流不止!”徐阿琭一惊,站了起来,“现在怎么样了?请了大夫吗?”丹丹点头道:“请了!伤的不重,只是少爷嚷着找小姐!”

    徐阿琭回头道:“我马上赶回去看看,皇上难得出来,绮回你就先留下来陪陪皇上!”她满含深意地向皇上看了看,好像是让皇上劝我别走,孟昶微点了下头。

    我向她道:“你快去吧!”孟昶道:“路上小心!”徐阿琭带着丹丹匆匆上了马车离去。亭子里只剩我、孟昶和小顺了。

    此时一半鹿肉下肚,吃得很饱,酒也喝地差不多了,感觉红晕上了脸,也不觉得冷了,姐姐走得匆忙,我留下又觉得别扭,单独相处不是没有过,但是现在我却害怕与他相处,害怕自己一旦动摇,就不想离去了,到时候就会是更多人的困扰!我脑子里飞速转着,想找理由离去,但沉默地越久,越不知道如何开口!

    孟昶忽道:“雪小了,陪我去溪边走走吧!”

    “啊!”我慌忙转头,对上他含笑的双眸,心跳加快,不知怎么就脱口而出,“好!”声音竟比平时柔媚许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