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蜀宫繁华梦  第五十一章 驯马惊魂

章节字数:2617  更新时间:11-06-22 09: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孟昶翻身下马朝我们走来。白色大马,没有人牵引,自然而然地跟在孟昶身后,步伐矫健,却很温顺。

    “参见皇上……”

    “起来吧!”孟昶和煦的笑着,让我们见见他的马。

    那匹马通身雪白,毫无一点瑕疵,眼神温顺精亮,徐阿琭见了喜爱极了,伸出手去抚摸它的脖子,它将脖子扬起,对徐阿琭的抚摸感到十分享受,徐阿琭笑道:“它叫什么名字?”

    孟昶道:“它叫‘飞雪’,是一匹母马,性情温顺,但又十分的要强。现在已经被训练地十分好了,就等着你来交给你!”他拉过“飞雪”的缰绳,交到徐阿琭的手中,徐阿琭又惊又喜,显然已经极爱这匹马了,“送给我的?太好了,谢皇上赏赐!”

    她走到“飞雪”身侧,手扶马鞍,脚踏马蹬,翻身而上,身子如鸿雁般轻盈,动作利索敏捷,好漂亮的身手!我看得目瞪口呆,仰头看着徐阿琭,羡慕不已,叫道:“姐姐!原来你还会骑马?”

    徐阿琭向我一笑,眼中有掩饰不住的兴奋,说道:“好久没骑了,都快生疏了!”说完,轻策缰绳,“飞雪”载着她慢慢地跑了开去。

    孟昶笑看着徐阿琭骑着飞雪跑远,回头看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徐阿琭的身影,低声向小顺吩咐了几句,小顺跑了开去,不一会儿,一个马夫模样的人牵了一匹棕色的大马走来,孟昶接过缰绳,向我道:“绮回,要不要试试这匹马?”

    “我?”我看着马十分想骑,却又怕地紧,想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

    孟昶硬将马牵到了我的身边,道:“穿了这身击鞠服,不骑上去试试那怎么行?若是不会,叫人牵着你走也行!”

    “我的确不会!但是也想试试!”我笑笑,走向了马的身侧,妈呀!太高了,不走近了不知道,马原来这么高,我的脚要抬多高才可以够到脚蹬啊?刚刚姐姐怎么会那么轻松得就上了马啊!

    我磨蹭了半天,都不知道怎么上去,急的一脸的汗,脸也应该是红了。孟昶走了过来,向我温润一笑,伸手拖住我的腰,将我往马上送,我却一时着了急,忙推开他,“奴婢不敢!”

    正巧徐阿琭一圈溜达完了,停在了我们面前,孟昶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手,向徐阿琭一笑,徐阿琭也回他一笑,眼睛却盯在我的身上。

    “哟!这里这么大个击鞠场啊!”一个清凉的声音从跑场外围传来,齐乐一身毛绒红衣,美地招摇,天真烂漫的脸上肆无忌惮地笑着,边说边向场内奔来,她身后的一众太监宫女,跟着她跑得气喘嘘嘘。

    守园的侍卫,奔到孟昶身前跪下,一脸惶恐:“属下该死,没有拦住齐才人,请皇上降罪!”

    孟昶看着冒失的齐乐,一脸平静,道:“罢了!下去吧!”几名侍卫不敢置信地退了下去。

    齐乐似乎这时才看到孟昶,笑着向孟昶行了一礼,“参见皇上!”她转头笑着大量着四周,“开始听到名字时,我还以为栀子园是个花园呢!想不到是个击鞠场,可是比我爹爹那个小太多了!”

    我惊骇地盯着齐乐,什么叫做她爹爹的击鞠场比孟昶的大,她的意思是孟昶还比不上她的爹爹吗?她不知不知道她说的话是大逆不道的话啊?她依旧笑得开心,可是周围的人都是一脸死灰,看着她似乎在看着一个将死之人。

    孟昶富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发怒:“是吗?那想必齐才人你骑术和击鞠都是好的?”

    齐乐得意一笑:“那是当然!让臣妾给皇上露一手!”她的眼睛在徐阿琭的马和我身侧的马之间打着转,满是衡量和算计,权衡了一番后,最后走向我的马,也不问我一声,径直推开我,翻身上了马,身手极好,的确不愧她的自我夸赞,上马后还向我扬了扬眉毛,我满腹委屈,这是孟昶为我安排的马啊!小声道:“这是我的马!”

    她横了我一眼,厉声道:“什么你啊你的!奴婢不会说吗?我是主子,你是奴才,你竟敢跟我争马?”

    我低下了头,好汉不吃眼前亏嘛,“奴婢不敢!”

    这个齐乐,不知是真天真还是在装傻,若是装傻,她做的事情也太是危险了,万一惹怒了孟昶,就是要脑袋的事情。就在我摘了兰嫔的花被打的第二天,齐乐做了跟我一样的事情,而且更过分,她将一整丛君子兰连根拔起,随意丢弃,说是那兰花长进了亭子,碍地方得很。当天兰嫔就气得直接冲到了灵犀宫,灵犀宫并不是只有齐乐一人,还住有其他的才人、美人,兰嫔当着众妃嫔将齐乐羞辱了一顿,打了齐乐身边的宫女,本来以齐乐的地位,也会受到她的责打的,但齐乐性子极烈,见兰嫔打了她的宫女,二话不说,也动手打了以巧儿为首的宫女。据在场的其他不相关的宫女描述,当时的场面混乱无比,简直就是宫里几百年都不会出现的一次的事情,当然,不乏添油加醋之处。

    后来兰嫔径直告到了孟昶处,当时屋子里只有孟昶和兰嫔两人,不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只知道后来兰嫔沉着脸从安崇殿出来,眼角似乎还有泪痕。显而易见,孟昶一定是偏袒了齐乐,但是至于为什么无人知道,但兰嫔后来还是没有再去找齐乐的麻烦,我猜想皇上一定还是答应了她什么作为交换条件。

    齐乐做事总是喜欢激怒别人,什么事不该做,她都要故意去做,真不知道她是什么主意。像这次抢马,我想她又是故意的,不知这次是想激怒我还是孟昶,但以我的身份地位,她想来是不屑的,那么她的目标是孟昶,为何要选择我为对象激怒孟昶呢?而不是徐阿琭?

    她策着马跑了起来,她没有穿击鞠服,红色的披风,黑色的长发,飞扬在风中,看起来漂亮极了。才骑了十来步,忽听齐乐惊呼一声,马儿前蹄高扬,前半个身子立了起来,嘶鸣阵阵,齐乐脸上变色,双手紧握着缰绳,腿夹紧马腹,看来是有经验的,但是变故来得太快,已经止不住下滑的趋势了,她跌下马来,马转了个身子,前蹄向下,向齐乐的身子踩去,众人齐声惊呼,相救已来不及了。却见齐乐身子一滚,避开了马蹄,立即有人上去将齐乐扶开,惊了的马,没人敢靠近。

    我却不知从哪里来的胆子,或是跟一旁俏脸煞白的齐乐较上了劲,我慢慢地向惊马走去。背后的众人齐呼,徐阿琭和孟昶的声音同时响起,“绮回,回来!”

    我不管不顾地走了过去,众人也不敢过来了。马儿瞧见面前有个人,也不管是什么,就朝我踢来,我用多年锻炼而来的灵活身手,巧妙地避开了它,它见踢我不着也有些烦躁,渐渐地没了方向,我趁机窜到它的身侧,找到马蹬,学着他们的模样,拉住马鞍,用力而上,本来还以为以我的身高是上不去的,结果等我坐上马背时,才相信自己做到了。

    马察觉背上坐了一人,动地更加厉害了,发疯似地跑了起来。我听到众人的惊呼声,却什么也管不得了,缰绳握不住,只得死死的抱住马脖子,不让自己掉下去。剧烈的颠簸,腾空的感觉让我害怕极了,肚子一下一下地撞向马鞍,胃里的东西在翻滚,浑身剧烈地疼痛着,最害怕的还是心里,觉得下一刻我就会摔下马去,被马蹄踩死,我只有死命地抱住马脖子,我感觉身子已经在往一边侧了,随时都有可能滑下去,我的心在那时忽然空了,忽然很想看他一眼,却不知道他在哪个方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