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蜀宫繁华梦  第五十二章 远滩声碎

章节字数:2565  更新时间:11-06-23 09: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以前我在山上时对动物最有一套,我不信我搞不定你。我心一横,开始在颠簸中开始我的喋喋不休,开始自叙身世,从那年冰面上捉鱼掉进冰窟窿说道最近吃鱼还卡刺,期间不乏我和小花的二三事,我的声音打着颤,不时发出一两声震耳欲聋的尖叫,双手的力气渐松,“马大哥,马大哥,你行行好吧!”我已经发出不知道是不是哀求的声音了。

    突然,颠簸渐小,我伏在马背上,已经快要死去了,等颠簸停止时我还浑浑噩噩,只听到周围传来一阵阵的欢呼声,脑子有些不适应,还觉得身子在颠着,等有人将我扶下马,脚确确实实踩到地了,才回过神来,原来我真还没死啊,可我却感觉像是死过一回了。

    徐阿琭冲过来,紧紧拥着我,“你这个脾气什么时候改改啊,你连马也不回骑,这样做不时找死吗?”她口中虽在骂,脸上却是止不住的骄傲笑意。我向周围扫了一圈,他们纷纷向我竖起大拇指,我高兴得笑了。

    在人群之中一眼看见孟昶,他眼中带笑,带着欣赏定定地瞧着我,我的目光慌忙转向旁边,与王昭远的目光相遇,他惊讶地看着我,拍着巴掌向我走来,道:“真了不起,这次真让我见识到了你的厉害!”他什么时候到的我竟不知道,一定是我还在马上惊险万分时,他就到了,那我的丑态不是都被他看去了吗?我不好意思的道:“不敢不敢!这次真是丢脸死了!”

    刚刚牵马的马夫,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浑身颤抖,“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求皇上饶了奴才!”我见那人着实可怜,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了,忙道:“求皇上饶了他吧,奴婢没有事了!更何况是奴婢自己要上马骑的!”

    孟昶瞧了一眼花容失色的齐才人,又看看徐阿琭,道:“你不追究,朕要追究,这匹马不仅伤了你,还伤了齐才人!”

    “求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那马夫不住地求饶。

    孟昶道:“朕让你挑选性格温顺者,你却挑了这样烈性的一匹马来,失职之罪你是免不了了。小顺,将他带下去!”小顺领命将那马夫带了下去。

    齐乐手扶胸口,向我走来,道:“本宫真是服了你了,这匹马该是你的!”她深深地看我一眼,紧抿着唇,脸色苍白,疲惫地向孟昶告辞离去。她的背影孤寂苍凉,步履沉重,却不知是为何?

    孟昶笑道:“既然你驯服了这匹马,就将它赐给你吧!”

    我又惊又喜,立即跪下谢恩,孟昶和徐阿琭见我身子没事了,纷纷上马溜圈去了。王昭远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赞道:“恭喜你驯服了这匹马,从此后它只会听你的话了,你既然是它的主人,给它取个名字吧?”

    我走过去,轻拍着它的脖子,这次它非常服帖地享受着我的抚摸,不时拿头来蹭我,但是王昭远靠近时,它又是一副高傲的模样。我轻笑出声,道:“你既然如此烈性,如火一般,就叫你烈火吧!”

    “烈火……烈火……这倒是不错!只是很少有女子的坐骑叫这么刚烈的名字。”王昭远向身后吩咐道:“将我那匹追风牵来!”身后人领命而去,不一会儿,牵了一匹白色大马来。王昭远翻身上马,向我道:“你也来吧!”

    我点头,马夫扶着我上了马,这次坐在马鞍上是一点也不惊慌了。马夫在前面牵着马,烈火的每一步都很稳,想是在小心翼翼地走,怕将我摔着。王昭远策马慢骑,走在我的身侧。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说话,让我将身子尽量地放松,只要将缰绳抓好就行,慢慢得走了两圈,王昭远让马夫放开了牵着马的绳子,让我自己操纵马转弯,他口中指点着,视线却常常越过我,看着前方与孟昶并肩而行的徐阿琭。

    徐阿琭骑马骑得非常好,快时如风驰电掣一般,她挥动着手中的球杖,与孟昶抢夺地上的马球,不知是徐阿琭本身球技高超,还是孟昶故意想让,地上的马球几次都被徐阿琭抢得,“啪啪”声响,球被她打进了栏里,可说是一打一个准,我看得目瞪口呆,忘记了策马,烈马似乎懂得我的心意似的,停了下来。王昭远也在我的身边停下,近乎迷醉地望着徐阿琭的身影。

    从来不知道徐阿琭有这样的好身手,渐渐地将以前的疑惑点解释清楚了,难怪她抡起凳子打钱庸时力气那么大,难怪她打雪仗时,手法准,力道好。原来,她是击鞠高手啊!这才真是真人不露相啊,她到底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呢?

    徐阿琭在书桌前搁笔,含笑招我前去看,我看着她的笑,有些不安,疑惑着走过去,拿起细腻的薛涛笺,读道:“殿前宫女总纤腰,初学乘骑怯又娇。上得马来才欲走,几回抛鞚抱鞍桥。”丹丹在一旁掩嘴而笑,我将纸掷回桌上,佯怒道:“好啊,姐姐!你作诗来打趣我,就欺负我肚子里没墨水!我可是骑得很稳的,你说的是丹丹吧!”丹丹涨红了脸,怒瞪着我。

    她忙拉住我,讨好地笑道:“哎呀!好妹妹,我就是写来玩玩,你可千万莫生气!”我正想再装装生气,忽听湘雨禀报道:“绮回姐姐,你要的工匠,已经在殿外等候了!”

    我看下徐阿琭,她向我笑道:“快去吧,小心点弄,就算弄得不好也不碍事的,别把自己伤着了!”我答应了声,匆匆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带着一群工匠穿梭在玉宸殿的花园里,徐阿琭说愿意先把玉宸殿里的渠水交给我改造,要是成功了,再去安崇殿。

    我命工匠将渠水道加宽了些,水中放置了各种雨花石,将远处的花草移到了水道边,掩盖了人工修建的痕迹,这里的水流缓慢,不足以推动水车运转,于是我特意安置了人踏水车,等到水车安置完成,我满意地看着眼前的景致,坐于石上,静静地想着事情。

    虽然想着远远得看着他就好,但是没有回报的爱意,总是煎熬人的。但是证明了又能怎么样呢?除了破坏、掠夺的字眼,我想不到其他,或许那才是真正痛苦源头的开始。此刻,心里的欲念早已占据了全部,再也管不得那许多了。

    孟昶来验收效果的时候,正值雨后初晴,远山隐现,空气中仍是雾蒙蒙的,湿润的气息让人神清气爽。我故作神秘地先邀他单独前往。坐于水车上的两名小宫女,年仅十三、四岁,是我亲自挑选的,她们穿着新绿色的夹衣,嫩地像是要滴出水来,全都赤着脚丫坐在水车之上,缓缓踏着水车。

    叮咚……叮咚……

    是山涧、是远滩、是碧泉,从水车处制造出来的激流冲撞着近处的错落有致的大石块,石块的大小、模样都是经过精挑细选、自己雕磨后的,就连每块石块所在的位置都是经由我亲自摆放。清灵激荡的水声,从未在宫殿中出现过,鸟越鸣而山越静,同样的道理,水流越响,玉宸殿就显得更加的宁静,仿佛这里已不是宫殿,而在山野之中。

    孟昶轻闭双眼,像是在凝听这片乐声,又像是在思索。

    水声潺潺,叮咚……叮咚……

    他忽然睁开眼睛,惊疑地看着眼前的景致,渠水边是杂乱丛生的绿草,几朵野花点缀其间,不远处是一丛低矮的灌木,可容一人平躺不易发现。他的脸上渐渐露出迷惑的表情,我的手心直冒汗,紧张地看着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