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蜀宫繁华梦  第七十八章 巫蛊之术

章节字数:2614  更新时间:11-07-27 20: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蜀宫里华丽的宫殿不在少数,可难得的是皇上的寝殿的安崇殿却是朴素无华,只是太过冷清了,连一个值班的宫女、太监都没有,小顺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殿里寂静地能听见彼此间的呼吸。

    似是我的目光有些疑问,孟昶开口道:“朕夜里独宿在这里时喜欢清静,你是不是觉得这座殿太过朴素了?”

    我点了点头,他又道:“因为已经有五年没有修葺了。五年前,太华走了后,这里就再也没有修葺过,因为朕知道修与不修,她也不会看到了,这里是整个蜀宫里最凉爽的所在,当年太华与朕最喜欢留宿在此。五年前,其他的宫殿的样子也与它一样。”

    “哦!”我答应了一声,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得跟着他默默地走着,走进一个房间,看起来像是很久没有人住过了,拂过桌子,一丝灰尘也无,虽然看着整洁干净,但有人住的房间看着气息到底是不同的。

    里间床前的架子上挂着一排衣服,有些看起来是穿过的,有些却是崭新的,我想,那一定是淑妃留在这里的衣服,那么这里的摆设也一定如她当年在世时一样。

    孟昶取下一件素白的衣服,递给我道:“这件是还未穿过的,你赶紧换上吧!”我接过衣服,他转身走了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我打量了一圈这个房间,收拾地很是精致,看来这位淑妃娘娘一定是个神仙般的人物了,可惜红颜薄命。身上的衣服粘粘的,我赶紧换了下来,这件新衣,淑妃还来不及穿,想不到我却有幸穿上它。

    不知道穿齐整了没,我环视一圈,看到了梳妆台,走过去照了照镜子,却见一边的墙上挂着一幅画,画上的宫装丽人,穿着珍珠色的衣衫,容颜清丽,没有一丝华贵妖娆之气,看起来倒像是个小家碧玉,却比小家碧玉多了些脱俗之气。

    我不由自主地走进了些,细看她的眉眼,精致的眉目确如在镜子里看自己的眼睛、眉毛,心里感慨万千,这张淑妃的画像如果对外说是我的画像只怕也是有人姓的。虽然知道那只是一张画像,我还是不由自主地用手抚摸了上去,细滑的纸张,犹如女子的肌肤。

    五年了,这个女子依然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里,巧笑如昔。

    这是何等的幸事啊!

    胡乱伤感了一番,才收拾好心情走了出去。

    孟昶正在抚弄一支玉笛,听见我的脚步声转过身来,脸上现出恍然的神情,眼里的火热似乎将我灼痛。

    他如身在梦中一般走了过来,伸出的双手有些怯意,似乎怕一碰我,我便会消失不见,那样的小心翼翼,那样的患得患失,我从未看过。浑身似乎无力了一般,任他将我拥入怀中,强大的劲力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他口中喃喃地唤着太华,我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收地更紧。

    为什么被他拥着,心里还是会动摇?他慢慢地俯下头来,嘴唇离我的唇越来越近,彼此间火热的呼吸交杂在一起,我的心咚咚作响,一时间意乱情迷,很想就这样沦陷下去,什么也不顾,可偏偏心里还有一丝清明,高彦俦伤痛的目光不断在脑海里浮现。

    最终在他的唇即将碰到我的时,问道:“你说过,不会将我当做她!”

    他突然停止了动作,拥着我的手慢慢松了开来,凝视着我半响,剧烈喘息着放开了我,背过身去,没有再看我。

    我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苦笑出声,原来他看着我还是有情不自禁的时候,无论是将我当做了谁,原来自己的心还是不坚定的。

    就在我俩都心情紊乱的时候,小顺的声音忽然出现在殿口,“启禀皇上,玉宸殿的宫女丹丹说是有急事求见皇上!”

    我松了口气,该来的终于来了,这件事本该就这样终结了。

    孟昶回头看了我一眼,他平复了下心情,道:“传!”

    “皇上!”丹丹一进来便噗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地妆容残碎,“请皇上移驾玉宸殿看看昭仪娘娘吧,娘娘已经痛得快昏过去了!”

    孟昶急道:“怎么回事?慢点说!朕下午走时,不是已经没有大碍了吗?”

    丹丹哭道:“皇上走时,的确已经没有大碍了,可是晚膳过后,又突然复发,还疼地更加厉害了,现在是心痛、头痛,到处都痛,娘娘嚷着要见皇上,求皇上快去看看娘娘吧!”

    孟昶道:“起来,边走边说吧!”

    我走上前去,忙道:“奴婢也去!”

    孟昶看着我点了点头,丹丹双眼含泪,瞧着我的目光有些惊诧和怨愤,我却顾不了她的眼神了,催促这快走。

    小顺在前方打着灯笼,孟昶边走边问,“请华太医了吗?”

    丹丹道:“请了!华太医诊治过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说是脉象一切都正常,不知道病痛的根源在哪里,直呼奇怪!可娘娘着实痛得厉害!”

    孟昶向身后一小太监道:“快去将张太医、吴太医都请到玉宸殿!”

    “是!”小太监快步跑走,我们也一路急走,匆匆赶到玉宸殿。

    走进玉宸殿,华太医惶恐地跪在一旁,躺在床上的徐阿琭脸色惨白,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下唇都咬出了血。

    这时我才真正的吓到了,按照我与姐姐的计划,是在我被孟昶传召时装病骗走孟昶,助我顺利成章离开安崇殿,又不必被太后责难。可看这情景分明不是装的。

    孟昶握住她的手,急道:“你哪里痛,告诉朕!”徐阿琭却是痛地说不出话来,满屋子的宫女都哭哭啼啼的,他转头看向太医,喝道:“华太医,朕命你马上再来诊治!”

    “是!是!”华太医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床边诊治。

    “姐姐!你不要有事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假的变成了真的,可是徐阿琭的痛看起来是是彻骨入心的,我心里着急,一时间,也哭得和丹丹一样如长河流淌了。

    这时,张太医、吴太医通通来了,三个太医诊治过后,尽皆摇头,竟然全都看不出来病症。气的孟昶大骂道:“一群饭桶,朕养你们干什么?”

    “皇上!”湘雨正在为徐阿琭擦拭头上的汗珠,忽然说道:“奴婢看娘娘的病症不是一般的病,怕是……怕是像……”说到这,她脸上神色害怕,又是不敢说下去了。

    孟昶道:“快说,是什么?”

    湘雨一咬牙道:“像是……像是中了巫蛊之术!奴婢在宫里听老一辈的嬷嬷所过,中了巫蛊,就是这个样子的!”

    我疑惑道:“巫蛊?这是什么?”

    楚云道:“巫蛊是一种邪术,用来诅咒人,置人于死地的!”

    “啊?”我转头看向孟昶,道:“皇上,这可怎么办?”

    丹丹道:“到底是谁这么狠毒,用巫蛊之术害昭仪娘娘!”

    孟昶正焦虑万分,派人去各殿搜寻可有和巫蛊有关的东西,忽然殿外太监来报,说是杜修媛所住的含露殿失火,好在火势并不十分大,孟昶道:“好好的怎么会失火?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赶快着急人去救火,随时过来禀报情况!”

    太监领命离去。徐阿琭的情况丝毫不见好转,几名太医只好先用针灸止住疼痛,但似乎没有什么起色,过了一会儿,不知是针灸有作用还是什么原因,徐阿琭的病痛慢慢减轻了。

    这时门外太监来报在含露殿救火时发现了些奇怪的东西。

    孟昶道:“陈上来!”

    太监端了一个盘子过来,盘子里放着一只烧了边角的布偶娃娃,上面插满了细针,样子看起来恐怖极了,孟昶颤抖着手拿了起来,我走过去一看,布偶的身上贴着的黄条竟然写着姐姐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