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蜀宫繁华梦  第九十六章 互不相信

章节字数:2664  更新时间:11-08-18 19: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浑浑噩噩地站起,周嬷嬷过来将我带了下去,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我也没听进去,只听得最后那句特别严厉:“别辜负了太后对你的期望,去了后好好表现,太后能把你捧上去也能把你摔下来,而且是摔得粉身碎骨!”

    我打了个寒噤,诺诺地点点头,周嬷嬷满意地离去,留我一人在房间里收拾衣物。鱼丽寻了个空溜出来看我,见我垂头丧气的模样,坐到我身边,问:“绮回,宫里的传言都是真的吗?你昨日不是去了韩修仪和齐才人那吗?怎么又被皇上召了去?你真的已经被皇上……被皇上宠幸了?”

    “没有没有没有!”我真是烦死了,连连摇头,“我在安崇殿只是帮皇上分辨药材而已,不是他们传说的那样?一整晚什么都没发生,难道你不相信我么?”

    她一连迭声地说:“相信相信相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可是现在你该怎么办啊?太后不会放过你,宫里又谣言四起,万一高将军听到了可怎么办?”

    我皱着眉长叹了一声,“不要说了好不好,我现在烦透了!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鱼丽看着我,柔声道:“不管你做何决定,我必定都是支持你的……好了,太后那里我还得赶紧回去,你自己好生想想!”

    鱼丽出去了,我硬是呆了半响,才慢慢收拾起来,突然,一股劲风卷了进来,胳膊吃痛,我已被人紧紧拽住,身体前倾险些扑进他怀里,他低头瞪视着我,双眼似乎要喷出火来,有痛有受伤,可是我又何尝不是,身体的痛楚已经比不上心里的痛楚,我只是冷冷地看着他,原来他会着急会心痛,我还以为他心里眼里只有孟延意了呢?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难道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吗?宫里的谣传都是假的对不对?”

    我冷笑一声:“假的又如何?真的又如何?你会在乎吗?你还是去管你的郡主吧!人家是金枝玉叶,比不得我这个粗使奴才,是受不得半点委屈的!”

    “你在说什么气话?我与郡主之间没有半分瓜葛!”

    “没有吗?你敢指天发誓?”

    他脸色一变,神色惊疑不定,似乎在想着什么,我走到门边,打开门,“你不用说了,我什么都明白了!你走!马上走!”

    他脸色惨白,“难道……你真的和皇上……”

    我看着他,万箭穿心,灼人之痛,只化为淡淡惨笑,我事于你又何忧?“没错,现在我告诉你,我昨天真的在安崇殿呆了一夜,你满意了吗?现在可以走了?”

    他冲过来“啪”地一声关上了门,紧拽住我的肩膀,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哈哈哈……原来我还是高看了你,你还是一直在痴心于他,你还是抵抗不住诱惑对吧?”

    “不关你的事,你马上给我走,我不想再看到你!”我冷漠地看着他,他竟然如此不信任我,就如同此时我不再相信他一样,我是眼见为实,他确是空凭谣传便要定了我的罪,原来我们的爱情竟然建立在这么薄弱的信任之上,这不是很可悲么?若是此间不发生这些事,日后果然成了亲,我们之间的感情又能维持多久?

    “不关我的事?怎么不关我的事?难道你一直是在耍我吗?把我当做你受伤时作为慰藉的良药?只是个临时的替代品?现在某人重新对你产生了兴趣,你就马上、立刻投怀送抱了?原来你就是个浅薄、虚荣的女人!”

    “啪”响亮的耳光响彻在小小的房间之内,眼睛模糊了一片,看着他发红的左脸和不可置信的眼神,我也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打了他,我的身子不可遏制的微微颤抖着,右手掌心有隐隐的痛,这种痛与我心里的痛连在了一起,“原来,我在你心底,竟是这样过河拆桥、贪慕虚荣之人!高彦俦……你是个混蛋!”我在太后这里担惊受怕,在孟延意的密室里受尽委屈的时候你在哪儿?你正在和孟延意风流快活吧!你居然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他气急,额头的青筋都露了出来,“哼!我是混蛋?骂得好!我这个混蛋真是枉费为你做了那么多事!我是天底下最大的笨蛋才对!”他一甩袖,摔门而出。

    我全身的力气都用尽了,再也支持不住,颓然倒在了地上,沁骨的冷袭遍全身,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夺眶而出,呆愣愣地看着眼泪一滴滴落在地上,心里也是冰冷一片,这样就算完了吗?我们俩真的就这样完了?

    我把你当做了我唯一的依靠,为什么你不能像鱼丽一样完全信任我?为什么要让我看到你和孟延意在一起?我与姐姐的隔阂已经产生,便没有那么容易消除,皇上又那样琢磨不透,忽近忽远。好像这世上,我又是孤苦一人,前路如何我一点儿也不知道,去了皇上身边,就连如今朝夕相处的鱼丽也不能时常见到了。老天爷,你又开始了对我的折磨吗?

    独自闷闷地想了许久,总是看不到我的前路,这时门开了,“呀!你伏在地上是坐什么啊?虽是大热天,也容易生病啊!”鱼丽急冲冲走过来将我扶起,送到床边坐下,“你哭了?你看你眼睛都肿了,是哭了好久了吧,这都大中午了,是谁惹你了吗?还是……高将军,他……来过了?”

    本来已经止住了眼泪,被她这几句话勾起心底的酸楚,“哇”地一声又哭了出来,转身抱住了她,“鱼丽……我好害怕……我……我舍不得你……”

    她轻轻拍着我的背,柔声道:“我也舍不得你啊,这些日子我们朝夕相处,共同服侍太后,筹办赏花宴,情意早已不是一点点!想到你去了皇上那儿,不能时常见到你了,也许日后见到你话也说不上几句了,我心里也好难受!可是……你哭的这么伤心,一定还有原因吧?”

    我点了点头,抹了抹眼泪,“嗯!我与他结束了。他一大早就来兴师问罪,那么不信任我,我的心都碎了,而且……我看到他也郡主在一起,有说有笑,他们好得很,亲密的很,他完全骗了我!”

    “难怪这几日你这么不对劲,可是……你向高将军问清楚了吗?可不要误会了他!”

    我摇了摇头,“不用问了,他这么不信我,就已经让我失望了!”

    鱼丽道:“不要多想了,你这样看起来太憔悴了,快起来梳洗,大中午了,跟我去吃饭吧!一切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嗯?”

    午饭过后,鱼丽帮我收拾了一会儿,去了太后那,我被特许不用当值,待在房里左右无事,又要胡思乱想起来。

    门上“咄咄”两声传来了声响。

    “谁?”

    “绮回,是我湘雨!”

    我打开门,湘雨道:“昭仪娘娘传你过去一趟!”

    “嗯!”我跟着她出了永寿宫,“娘娘召我有什么事吗?”

    湘雨看着我的脸色有些古怪,犹豫了会儿,才道:“估计是问了今早的传言,哎!昭仪娘娘一听到那些个宫女的话,脸色都变了,本来想让丹丹来找你的,可是丹丹……她对你气的很,说什么也不肯来!”

    我听了,不说话,丹丹对我的讨厌是更深了,只是不知道姐姐心里是怎么想的,她对听信那些人的话吗?

    湘雨偷眼看了我一会儿,道:“绮回姐姐,那些传言是真的吗?”

    我斜眼看向她,“你是怎么认为的呢?”

    湘雨道:“我不知道,这宫里的真真假假,我早就分辨不清楚了!只知道听主子的话就对了!”

    ——————————————

    “早知道是这样,如梦一场,我又何必把泪都锁在自己的眼眶!”今天听着这句歌词,写着伤心难过的情节,觉得更加伤心了。不知道能不能把大家看纠结,反正我是第一个纠结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