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蜀宫繁华梦  第一百零四章 杂役房 (1)

章节字数:2532  更新时间:11-08-26 19: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日后,王昭远一脸隐忍和沉痛的来传旨的时候,我便是这样一颗麻木的心,接过圣旨,我轻声答道:“绮回接旨,谢皇上恩典!”

    王昭远将我带出了牢房,另有老嬷嬷向我走来,王昭远让她等在一边,向我说道:“去了那里,就比不得在主子身边伺候,什么苦活、累活都可能做,你……你要自己保重,什么都要忍得,哎!”他突然变得烦躁不堪,“我就不该听大哥的劝,该早早地把你送走,免得你在这里受苦、受累!”

    我止住他的话:“不要说了,他的做法是对的,他阻止了你的一时冲动,救了我们俩的命,留在这里我就还有昭雪的机会!他……有没有话让你带给我?”

    王昭远道:“他……他说让你好好保重,忍常人所不能忍,脾气收敛些,不要轻易与杂役房里的宫人发生冲突。我们会想办法帮你打点的!”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他叹了口气,唤那老嬷嬷过来,我道:“我走了!”他点了点头,默送我离去。

    我去了杂役房,那圣旨里命令我去的地方。老嬷嬷姓魏,她带我穿过宫门,她身子硬朗,步伐很快,我要快跑才能跟上,她不断地回过头来催促,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进了杂役房,劈柴、浣洗声音不断,不少宫人穿梭其间,她们高挽着袖子,步伐匆匆,脸上是一股麻木不仁的表情,我穿插其间,她们也并不在意,偶尔有人抬头来看我一眼,眼神也是空洞的,似乎我也是和她们一样的人。

    进了一间房,里面充满了奇怪的药味,房里只有一张大柜子,和一张又宽又大的炕,看枕头的数量,应该可以挤下七、八个人,看来我就住在这间屋子里了。魏嬷嬷从衣柜里取出一套衣物丢给我,撂下一句话:“换上,马上出来!”也不看我一眼就出了房间。

    我捏着手中的衣物,布料极粗,看色彩已经是旧衣,好在还算干净,我叹了口气,立即换上,环视一圈没有一面镜子照照看是否穿戴整齐,也是!来了这种地方,还管什么穿戴形象呢!

    我紧跟着出了房间,魏嬷嬷站在院中等我,冰冷的目光盯着我,冷笑道:“以前再怎么光鲜亮丽,到了杂役房,换上这套衣物,还不是立即变作了跟我们一样的下等人。”

    我从不认为我是什么光鲜亮丽的人,她这句自以为很挖苦的话对我没有半分作用,见我只是低着头听着,不作任何回应,她冷哼了一声,道:“跟我来!”

    她将我带到一个正在劈柴的小宫女处,道:“小梅,停下!这个是最近被贬到杂役房的绮回,将你的活挪出一大半给她!”

    “是,魏嬷嬷!”小梅听了好奇地打量了我一番,分了如小山般没有劈砍的木头给我,道:“你就劈这些吧!”说完走到了另一个木墩前继续劈柴。

    魏嬷嬷加了一句:“日落前劈完!”

    “是!”我点了点头,坐到小梅刚刚坐的地方,斧头很重,第一次劈没有经验,劈了很久,魏嬷嬷似乎很满意我笨拙的表现,点点头离开了。

    我虽然笨拙,但胜在从小力气大,刚开始时也并不觉得累。

    小梅却觉得我新奇地很:“看姐姐的气质应该不是做惯粗活的,怎么力气这般大啊?”

    我苦笑道:“天生的吧!不是做粗活的也是奴婢!”

    小梅身体壮实,到底年纪小,虽然每天做着粗活,但来的日子少,性子还算是活泼,没有被磨去棱角,见我愿意跟她说话,就喋喋不休地说了许多,这里离其她做活的宫人远也没人注意我们,她走过来指点我砍柴,练习几次后,我的速度也加快了。她高兴地说:“平日跟我一起做活的夏儿今天生病,我还以为我今日要砍完这所有的柴,现在看来我们日落前一定能做完活!”

    过了一会儿,我手有些酸痛,毕竟很久没又做力气活了,她帮我挪了些过去砍,我向她笑笑表示感谢,她问:“姐姐,你以前是在哪儿当差的?怎么来了这儿?”

    我道:“犯了错,就来了。”

    她见我不愿说话也不再问了。两人默默地做到日下西山,魏嬷嬷不知从什么地方无声无息地走了过来,惊讶地道:“这些都是你砍的?”

    我看着她,点了点头,她转头看向小梅,不敢置信,小梅点头说:“魏嬷嬷,真的都是绮回姐姐自己砍得!”

    魏嬷嬷还是不信,看来这两年我将自己真的调养地娇滴滴的了,她转身走进了柴房,取了一截没有砍过的木头出来,放在木墩上,用眼神示意我砍,我默默地走过去,拿起斧头,一斧砍落,木头“啪”地一声变作了两半。

    魏嬷嬷目瞪口呆,总算是相信了,吩咐我俩可以去吃饭,小梅高兴地拉住我去了膳房,膳房里挤满了人,互不搭理,都只大口的扒着饭。我们还不容易训了一处坐下,饭菜简陋地难以下咽,也只能勉强吃下。

    第一天魏嬷嬷总算没有难为我,说不定是那堆柴真的是超负荷完成了,进了房才知道,小梅与我同住一间,还有其他五个人,已经早早地在房里各干各的事,其中一人窝在铺里蒙头大睡,小梅说那是生病的夏儿,一人在柜子前拿着瓶子不知往手上摸着什么,小梅告诉我那是小萍,她冷冷地看了我一暗继续抹着东西。

    其她三个人聚在一起一直盯着我瞧,我不动声色地避开她们的目光,小梅也注意到不对劲了,她悄悄告诉我说:“那是海秋、香凡和媛冬,不太对劲啊!”她突然离开了我身边,退到了床边。

    果然,那三人慢慢朝我走过来,脸上长了些许雀斑的海秋先开口,“听说你以前是伺候过三个主子,有徐昭仪、太后和皇上,可惜啊,沦落成这样,还不是跟我们一样!”我警惕地看着她,香凡接口道:“看来你以前搜刮了不少好东西啊,就是赏赐的也不少吧!”

    媛冬的胳膊很是粗壮,她已经慢慢地卷起袖子,看来是要威胁我不成就要动手。动手谁怕啊?我从小就是摸爬滚打过来的,但是她们有三个人,我只有一个人,小梅看样子是不敢帮我的,看来一定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了。

    我浑身酸痛、心力交瘁,只想躺倒床上去,根本无心跟她们过招。硬是挤出了一丝生硬的笑,拔下头上的头钗,脱去手腕上的金钏,银链,一一抛在她们手中,一面道:“拿去吧。你们不用威胁我,来的既落魄又匆忙,我身上只有这些东西,你们既然要就通通拿去!”

    墨玉的镯子从我袖中滑出,衬着洁白的肤色越发黑的耀眼,我愣楞地看着,心里一阵阵发酸,想着与高彦俦不再可能的感情掉下泪来,泪珠滴在玉镯上又滑到了手腕上,海秋挖苦着说:“怎么了?舍不得了?说的那么慷慨!”

    我心中一酸,想着反正感情已逝,还留着它做什么,于是发起狠来,用尽力气去脱镯子,我忘记了第一次脱镯子的惨痛,这已经是第二次想要脱去这镯子了,可它好像长在了我的手腕上,怎么也去不掉,直到戳红了手腕、抹掉了皮、渗出了血,都无法挣脱。

    看着我越来越可怖的手腕,不知是谁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不要脱了!没见过你这种人,居然对自己身体这么狠心!”

    “你再用力,你的手都就要断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