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绝地反击陷玲珑  第四章 惊人秘密(4)

章节字数:2624  更新时间:11-09-01 19: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日子还是一天天挨着过,外面风平浪静,似乎风都吹得慢些,但是表面越是平静无波,背地里就越暗潮涌动。

    许久没有韩修仪她们的消息了,前不久没有什么进展时,玉珠还时不时过来送信,让我稍安勿躁,可是半月过去了,玉珠没有任何消息传过来,我心里焦急如焚,偏偏什么都不能表露出来,更不敢冒险去探听消息。

    除了等待还是等待。

    以前不愿意去给各宫宫女送浣洗好的衣服,现在我几乎抢着做,连小梅都要看出我的不对劲了,这一日捧着叠好的衣物,刚踏出宫门,行走在夹墙道里,迎面看到玉珠正朝我走来,我心里激动万分,害怕、恐惧、急切通通在我心中翻滚,偏偏面上要强装镇定,进了……进了……玉珠脸上的神情与以往都不同,似乎也是紧张得很,她是个妥当的丫头,越是靠近我神色越是放松,交错的一刹那,我捧着的叠着衣物的盘子险些跌落,她顺手扶了我一下,轻声道:“小心!”我向她笑笑,“多谢!”继续往前走。

    慢慢的,我的脚步越走越快,我实在是难言心中的焦急,手心里的纸片牢牢地捏着,快速地进了各宫的后门,将衣物交接完毕,我近乎飞奔地回了杂役房。

    回到房间,屋里一个人也没有,我赶紧关上了门,坐到床边,将塞入怀里的字条拿出,可真正捧在手上时却又不敢打开了,我拿着字条,双手颤抖,愣愣地瞧了许久,心里除了忐忑不安还是忐忑不安,总总设想想过了,再安慰自己一遍,回过头来看字条时,心里还是害怕极了,如此反复了半天,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开了!

    可是,又不敢睁眼看,再经几番挣扎,睁眼瞧在了纸上,我像被人施了巫术,一动也不能动了,看着纸上短短的一行字,灵魂像是被人抽走了,无法思考、无法呼吸。

    呆坐了不知多久,我站起身子,直直地走向油灯,点燃了,将纸覆上,看着它慢慢燃烧起来,慢慢变成灰烬,被屋外透进的冷风一吹,飘散在屋里各处。

    是你!真的是你!竟然……真的是你!

    “啊……”

    我再也忍受不住,凄厉地大叫了一声,不多时,房门被推开了,只觉有人将我扶住,是小梅,她惊恐地问:“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你怎么叫的这么恐怖啊?”

    海秋、香凡等人的声音杂七杂八地响起。

    “呀!这是在干什么啊?这些灰烬是什么?”

    “喂,我说绮回,你在发什么疯啊?你以为这个房间就你一个人住吗?”

    “我看她啊真的是疯了!”

    小梅叫道:“她没有疯,你们胡说什么?”其他人骂骂咧咧了几句,纷纷出了房间,小梅将我扶到床上坐着,道:“你干什么?绮回,你不要吓我,你怎么又是这样?你哭出来啊!以前你不也是哭出来的吗?有什么委屈不能解决呢?”

    “不哭,我不会再哭了!”我回过头去,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她们说得对,我是疯了!我要让逼我疯的人付出代价!”

    小梅震惊地看着我,扶住我的手松了,不知道此时我的脸有多狰狞!

    可是我话虽这么说,心里到底是不安的,我还没有彻底狠到要以牙还牙的地步,前路到底如何我也不知道。

    一天夜里,众人劳累了一天了,倒头便睡,雷打不醒。我因为这几天心里有事,脑子里乱轰轰的,夜间很晚才睡得着。

    正朦胧时,觉得有些响动,我猛的睁开眼睛,一个黑色的人影如鬼魅般窜出了屋子,我叫了一声“谁?”那人已无影无踪了,同屋的姐妹被我吵到,嘟囔了几声,又睡着了。

    我披衣起身,心里惊魂不定,趁着月光,环视了一圈屋子,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心中犯疑,难道是我眼花了?盆里的炭火要熄灭了,我赶紧扒拉了几下,突然觉得有些口渴,正要倒杯水喝,忽然发现我的杯子倾斜在桌上。

    我因不喜与别人同喝一个茶杯,所以在我的茶杯上刻了个痕迹,本来心中就有些不安,又觉得刚刚那个黑影就是在桌前徘徊,还碰到了什么东西,难道就是我的这个茶杯,我拿起茶杯细细看着也没发现什么特别。

    这时月光洒进,照着杯子的内壁色彩有些不对劲,我伸手一摸,手上摸到滑腻腻的粉末,如同杯子的白色,却不会反光。

    这是什么?

    正想着,窗外又一个人影闪过。

    “谁?”

    “绮回是我!”窗外一个人影轻轻唤道。

    我打开门走了出去,只见韩书真一身裹在黑裘里躲在门边,“韩修仪,你怎么来了?”

    她一把拉住我,“走,找个僻静的地方说去。”

    我们俩跑到了一处废弃的宫殿,阴深可怖,韩书真环视了一圈,道:“这里总算是安静的。今天我是不得不亲自跑这一趟了。纸里的内容你都看了吧?”

    “嗯!”我点了点头。

    韩修仪叹了口气,道:“徐贵妃好像察觉到了我们在查她的事,我料想她会有行动,没想到这么快!我是跟着那个黑衣人来的,果然不出我的所料。”

    我道:“真的有黑衣人出入过我的房间?”

    “是,我因为小时候跟着叔叔伯伯学过一些拳脚功夫,身手还算灵敏,没有被那黑衣人发觉,我看到他进了屋在一个杯子里涂了什么就出去了,这个人显然是侍卫里的高手,等他走远了没发觉我,我才出来唤你!”

    “啊?杯子?”我想起了杯子里的白色粉末,刚刚随手带了出来,递给韩书真看,“我的杯子里好像被他放了些白色的粉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韩书真皱着眉头看了看,道:“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毒药,你将它刮下来,替换掉杂役房里的老鼠药,一试便知!”

    我点点头,顿了会儿,问:“你们是怎么查到的?”

    韩书真道:“我们设法从喜德殿里一个叫静雅的小宫女处套取的消息,这里面有玉珠和乔眉的功劳。乔眉扮白脸对付静雅,玉珠则扮红脸救她,让她对玉珠感恩戴德,不久秘密就套出来了。这个静雅和死去的小宫女华珍是对好姐妹,华珍死前曾留下一张写着血字的锦帕被静雅收起来了,静雅胆子极小,一直被宫里的人欺负,所以什么事都不敢声张。现在,静雅已经被玉珠警告过了,以后你要有人证明她也会出面帮你。锦帕在我手中,现在……给你!”

    我接过帕子,上面的血字触目惊心:“徐昭仪投毒,华珍枉屈赴死。”我紧捏着手帕,看这语气,这个华珍应该是被逼自杀的。

    韩书真道:“这帕子你可得收好,夜深了,我该回去,你也小心点儿。不要沮丧,来日方长,我们慢慢在做计划!”

    我将帕子收进怀里,与韩书真分别,回了屋子。我将被子里的粉末刮下,寻到了一处空屋子放着老鼠药,我赶紧换了,反正也睡不着,我守在药边,夜已过半,终于有老鼠出动,它只问到了药里事物的味道,快速吃了个精光,停了一会儿,快速向墙边跑去,我疑惑了,怎么没毒吗?

    老鼠快跑到墙边了,忽然脚下一滞,直挺挺地死去了。

    我惊得站了起来,睁大了眼睛看着死去的老鼠,心里一阵阵恶心,扶着墙壁干呕了一阵,什么都没吐出来,倒发现眼泪颗颗滴落,我捂住口,撕裂般的抽噎了一阵,渐渐平复下心情,擦干眼泪,慢慢向屋外走去。

    你要将我赶尽杀绝吗?本来心底还有一丝不安,现在彻底没有了,你彻底杀掉了以前那个敬爱你的绮回。

    我抬头看着天空,发誓!我一定要走出这个鬼地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