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8章:药师

章节字数:2669  更新时间:12-01-15 15: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六十八章:药师

    千语的睫毛抖了抖,虚弱地说着:“怎么回事?”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卿烁看着树林,没有了刚才清澈的目光,而是觉得这个树林,隐藏了很多秘密。

    千语皱着眉,小腿上的伤涌出了红色的液体,而双眼却是平视、安静地看着前方的树林。

    卿烁看了看背上的千语,前进的脚步停了下来:“先找一个地方休息吧,看你的样子,即使遇到了危险,我们两个也很难全身而退吧、”卿烁遗憾地看了一眼这个充满秘密的树林,解开这个秘密的绳索已经在手中了,却无法继续,确实很遗憾。但也没有表现得太明显,轻轻笑了笑,背着隐苒,渐渐远离这个自己充满兴趣的树林。

    不知道自己来到了哪里?只能在山下,用灵力维持一个木屋了。

    山下的风景一点也不亚于上坡上的神秘树林,木屋前是一个湛蓝的湖泊。

    “千语,你好点了么?”卿烁看着躺在床上的千语,关切地问着。

    千语没有太大的反应,但却觉得卿烁有点不太一样了,往常的卿烁不是这样的。直接忽略了卿烁的话,皱了皱眉,开口就问:“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千语皱着眉,深切地望着卿烁,眼神像是一个在期待布娃娃的小女孩一样清澈。

    “啊~没、没有啊!我能有什么话想跟你说?对吧?”卿烁尴尬地笑了两声,回答得很搪塞,很敷衍,但也很不自然。也许是卿烁不会掩饰吧。语气显得怪怪的。

    但卿烁这个回答显然,千语是不满意的,她的眉头松了一下,但很快又皱了起来。千语今天显得很成熟,很懂事,没有像往常一样,追问个不停,而是闭上了眼睛,动了动眉头,虽然还是皱着眉,但比刚才是好点了。

    卿烁看着千语,没有追问下去,松了口气。但很快又叹了口气,自己最不擅长的就是说谎了,真不知道这件事情能瞒得住多久呢?给千语盖好了被子,就一个人离开了。

    卿烁直径来到了刚才的小树林,但结果却让卿烁很惊讶:“这。。。这。。。。”卿烁看着眼前,没有树林,别说树林了,就连一棵树都没有!卿烁揉了揉眼睛,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光秃秃地山坡,额,也不能说光秃秃的,至少,还有草。但是,刚才的树林确实不见了。卿烁顿了一下,觉得不可思议。一定是自己看错了,或者,走错了?不可能啊,就这么一条路,怎么可能会走错呢?但树林,怎么就不见了呢?没道理啊~明明就是在这的!难道我出现了幻觉?想到这,卿烁立刻摇了头,不可能,千语的伤又怎么解释?还有千语的身体和灵力球砸出来的大洞又。。。。。

    说着,卿烁看向了刚刚千语受伤的地方,但是却。。。。。

    怎么会这样?没有,一个那么大的洞就这么消失了?就算是有灵力的我们,也不可能做到的。我才离开了多久?十分钟?仅仅十分钟!收拾一个那么大的洞?即使用灵力至少也需要二十分钟,况且,还有千语残留的血迹呢?空气中应该还留下了千语血迹的味道啊!等等,这,这是。。。。没错,是刚才闻到的血腥味。不对,没有这么浓,刚才血迹散发的气味没有这么浓,这是怎么回事?这种血迹的味道已经完全盖住了千语的血迹散发的味道。。。。。

    卿烁皱着眉,不断地环顾四周,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怎么?这血腥的味道越来越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洪亮的笑声传来,但却分辨不出是从哪个方向传来。。。。。。

    卿烁听着这连续不断的笑声,额头的汗珠越来越多了。不断地环顾四周,速度更快了。多年的经验让自己感受得到,死亡来临的气息。。。

    天空中,一条银色的丝带划过,在天空那完美的湛蓝上,恨恨地划了一道痕迹出来。很快,天空随着这根银色的丝带分成了两半。此时卿烁额头上得汗珠已经低落了,慢慢滑过卿烁脸的轮廓。。。

    “嘀嗒——”第一滴滴落。

    “嘀嗒——”第二地滴落

    。。。。。。。。。

    “烁,快走啊~”天空中,又响起了一个声音。

    卿烁紧张地看着四周,大声吼道:“千语,是你吗?你在哪里啊?”

    山坡上,千语趴在地上,身边还站了一个人,就是刚才那个人,那个打伤千语的人,那个穿着白色长袍的人。很可惜,卿烁看不到,卿烁站在中心,以卿烁为中心的一百米内,铸建了一个淡蓝色的结界。卿烁不断地盼着,希望可以找到一点点关于眼前事物的解释。然而却丝毫没有头绪。千语看得越来越急,瞥了一眼身边这个人,一掌打向了这个白衣人。

    “额。”白衣人显然没有料到千语会打自己一掌,嘴角流了一点血。

    与此同时,千语立刻起身,冲向了结界。。。。。

    很快,又发出了一个声音:“啊~”

    没错,这就是千语的尖叫声,伴随着千语的尖叫声,隐苒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像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双手紧扣,平放在胸前,但表情却异常痛苦、口中不断地喃喃着,但声音实在是太小了,根本听不见。。。。。

    在千语发出尖叫的下一秒,卿烁额头上的汗珠几乎全部都流了下来,在一瞬间爆发。卿烁双手越握越紧、瞬间爆发出一团青色的火焰。炸开了淡蓝色的结界,淡蓝色的碎片就像玻璃杯的迸裂。在千语倒地之前,卿烁接住了她。

    千语抖了抖睫毛,但却没有睁开眼睛,反而闭上了眼睛,紧皱的眉头,舒开了。嘴角挂着淡淡地笑容:“你知道么?她,是人族的。”

    卿烁的表情诠释了惊讶二字。一分钟后,卿烁从震惊中走了出来,充满了不屑:“所以呢,堂堂死亡之神,比不上一个人族的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是药师。。。。是我们认识的,学校的,药师。”千语没有睁开眼睛回答着。

    再一次,卿烁慌张地望向那抹白色的影子,用最严厉的声音呵斥着:“音?是你么!”

    那抹白色的影子拉下了帽子,黑色的秀发飞舞着,转过头,微笑着:“不就是我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大家不都是朋友么?!”卿烁更不解了。

    音慢慢地走近卿烁和隐苒,眨了一下眼睛:“呵呵,其实我是在帮她呢!”

    卿烁皱了一下眉:“怎么说?”

    “呵呵。”音转过头,看向天空,接着说道:“如果我不打伤她,你会放弃那片树林隐藏的秘密么?况且,你们是不是去过那个‘不平凡的树林’啊?呵呵!”

    “那又怎样?”卿烁追问着。

    音笑着,像一个纯洁的少女:“呵呵。她被草割伤了。但是忘了说,那草是最毒的毒药,竭鹫。”看着卿烁和隐苒疑惑的神情,音又补充了一句:“哦,用你们神族的话来说,这种草的毒性近似于血色玉树上开的黑色花。你们应该知道那是可以瞬间吸干一个人的血的吧?”但是卿烁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表情让音总结了一句:“天哪!你这个都不知道啊~我真是太高估你智商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卿烁:“。。。。。”表面是很淡定,但是内心却在吐血。。。。。刚想反驳说,我和它的主人喝茶聊天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但显然,卿烁已经无语了,觉得为了维持一下该死的绅士风度,只能眼睁睁地让人取笑,有天才之名的自己了。。。。。

    千语已经基本晕过去了,别说这些这么技术性的东西了,更可况,这家伙除了四肢发达点以外,好像没什么擅长了,即使见过绝枝N遍,她的记忆也只会停留在绝枝完美的轮廓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