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集:醉仙楼风波(上)

章节字数:2873  更新时间:11-05-26 11: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嘉祐四年五月,辅国大将军、诚郡王墨锦绍因病去世。墨家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墨锦绍一生戎马,跟随嘉帝征战天下,在最为关键的新坊战役时,又亲率将士攻破了冯綦守住的第二道防线,从而一举将整个淮南收复北穆版图。北穆统一天下后,墨锦绍又衣不卸甲的奔波在外。如此,就算是再强的一个人也终是受不住。

    临终之前,他将十一岁的独子墨溟扬叫到跟前,嘱咐他今后一定将北穆大军的旗帜插在突厥的草原上,让强大的北穆实现真正的统一!墨溟扬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眼中有些泪水,然而更多的却是不甚了解。或许是因他还年幼,不能体会父亲这话的含义,但父亲临死前充满遗憾的双眼,却深深烙印在墨溟扬的心里。

    墨锦绍阖目长逝,年仅三十六岁。

    对于失去这样的一员大将,嘉帝心里十分伤心,他下令追封墨锦绍为异姓诚亲王,按亲王待遇厚葬。其子墨溟扬依降级继承法,继承了诚国公的爵位。霓裳郡主守制府内,为亡夫守寡,不再接触外界,潜心修佛。

    这本是按例的事情,然而墨溟扬面对父亲的高大棺木时,显得十分冷漠。看着一批又一批前来悼念的人,他眼中颇感不耐烦。也是,父亲一走,墨家的重担便放在了他的肩头。母亲是从小到大养尊处优的郡主,他虽然也是一个桀骜难训的纨绔子弟,但这样一来,更多的目光便放在了他的身上,而不是母亲。

    午时过,众人都在灵柩前默默哀悼,霓裳郡主一边诵经,一边眼光左盯右看。那个顽皮的儿子,稍一不注意便又没了踪影。她示意着旁边的仆人下去寻找。

    不一会儿,从大门外匆匆跑进来一个小小的身影,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这个小身影便已经立在了灵柩前面了。仔细瞧时,只见这个小孩并没有穿孝服,而是平常打扮,然而衣袍却是非常脏乱,好似在外面打了群架,在地上滚了几圈。赤红的双眼紧紧盯着灵柩前的排位,望着那上面刻着的名字,小孩始终没有落泪,即使想哭,也是忍着。

    小孩手中握着一把利剑,刀尖触碰在地上,发出一阵响动。有心者看出了,这把剑是诚郡王身前最爱的。本是想打算随灵柩一起火葬,没想到被这小孩子翻了出来。

    霓裳郡主先是吃了一惊,继而脸色微怒:“溟扬,还不快给你父亲跪下!”她的脸上挂着泪痕,说话也有些抽噎。

    墨溟扬立在众人前面,对母亲的话似乎没有听到。皇太子秦瑀键与曜怀王秦瑀钊此时也身在其中,看见此情况,连忙俯身拉住墨溟扬。

    “小子,中邪了?”瑀钊用力拉了拉墨溟扬的袖子。也不知墨溟扬哪里来的力气,面对比自己高出一头的秦瑀钊,竟没有动。“溟扬,把剑放下!”秦瑀钊有些发火。

    墨溟扬没有理会,他不顾众人惊异的目光,将手中的剑高高举起,在他们没有反应过来时,将它狠狠的插在了灵柩前燃烧香火的炉内。

    “哐当”一声,青炉倒塌在了一侧,炉内的香火也散得七零八落,牌位也瞬间倒在地上。众人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少爷,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议论之声不绝于耳。霓裳郡主惊讶的看着儿子,这小祖宗,又吃错什么药了?

    “溟扬。。。”

    看着儿子眼中强忍的泪水,霓裳郡主再次忍不住哭了起来,边抹泪边哽咽道:“你这个不孝子!你怎么能这样对你父亲,你这是。。这是要造反啊!”

    墨溟扬咬牙看着灵柩:“父亲,我看不起你!”

    丢下这句话,他连自己的母亲都没正眼瞧一眼,就穿过人群,正如来时一样,匆匆离开了。

    秦瑀钊心中有股莫名的火气,他脸色十分难看的小声道:“大将军身前,怕是把他宠惯了。竟连自己父亲的牌位也敢掀翻。大哥,你看是不是得教育教育他了?”

    皇太子轻轻摇了摇头,否认了弟弟的话:“二弟还没看出来吗?墨溟扬能做出这样的事,不是不孝的举动,反而能体现出他的志向比墨将军还高啊。”

    “何以见得?”瑀钊显然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

    “别人来,都是三拜,而他却敢拿剑与父亲作对。足以说明他不是个甘居人后的纨绔子弟。”

    见曜怀王依旧疑惑,皇太子也不再多说什么了。他最后望了一眼将军的灵柩,便辄身出去了。。。

    ==============================

    帝都的长街向来都是十分热闹的地方,特别是皇城之中,天子脚下,更是商业的集中地。经过四年的战后兴建,此时的帝都跟四年前比起来,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别。嘉帝特别免去了全国三年的税,使得百姓们都很高兴。百姓不管谁做皇帝,谁统天下,只要能吃得饱,谁得暖,他们就满足了。

    如今北穆已经建国四年,战乱已经渐渐平复下来,商人们也都重操旧业,帝都已经是繁华的城池了

    在帝都最出名的莫属西大街上的醉仙楼。

    北穆建都之后,醉仙楼的老板洛明澈便看准了商机,抢先在帝都买下最好的一块土地,建起了四层楼的醉仙楼。

    此地东西南北四条街都临繁华地带,来往人流十分庞大,醉仙楼的生意因此而十分火爆。京城里的王公贵族们都会在闲暇的时候来到这里饮酒听曲,或是几位好友聚在一起作诗作赋。学子大儒都在此结交各路人士。连一向不喜出宫的皇太子也来这里微服过许多次,每一次都是来去高兴。

    老板洛明澈四十来岁,因年龄的增长,身体渐渐发福,但他早年当过兵,因受了重伤这才被放回家,在家娶了房媳妇,听说还是墨锦绍墨将军保的媒。结亲之后夫妻恩爱,现膝下已有一儿一女。从前的小日子倒还过得顺。

    从醉仙楼开张之后,家内便有了积蓄,置了房子,安顿了家中老人,便一心扎在了楼内。几年下来,京城有头有面的人物倒是认识了不少,私下也交了几个朋友,其中便有已过世的墨锦绍。

    墨溟扬这个从小在皇族长大的公子哥儿,洛明澈自然熟悉得很。只要这小祖宗不来他醉仙楼惹是生非,他已经算是谢天谢地了。

    眼瞧着已经到了下午,忙碌的时候终于过去,墨溟扬也没邀约着他的那些下人前来,洛明澈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话说这墨锦绍小时候也是个脾气执拗的主儿,骨子里就有一股傲气,专门惩处那些欺负百姓的乡绅地主。他本就是前朝帝都人士,洛明澈比墨锦绍还年长十来岁,互相之间也都熟悉。那时候的墨锦绍可谓是得到上上下下的一致好评。

    可他儿子,虽然也带了那么点傲气,骨子里就有股不服输的气势,但却是专门欺负那些他看不上眼的人。父子之间,相差这么大,原因何在,洛明澈心中有点明白,但也猜不透切。

    他招呼着伙计们正忙上忙下,守在醉仙楼门前的小伙计却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神色略显慌张:“老板,墨少爷来了。”

    “现在?”洛明澈瞧瞧店内正在吃饭的客人,“这小祖宗,这时候跑来干什么!”

    “老板还不知道?墨将军昨天去世了,将军府现在正在发丧呢。今儿个小少爷神情有些不对。老板,是不是把他拦下来?”

    “拦?你怎么拦?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力气就比你大,你看以前你拦住他了吗?”洛明澈狠狠瞪了一眼伙计。伙计有些脸红,低着头不说话了。

    洛明澈轻轻摇摇头,将军身前就管不住这个公子哥,如今走了,还了得?

    这边正愁眉苦脸,那边墨溟扬便已经来了。神情依旧很冷漠。出奇的是他没有带他的跟班,而是一个人闯了进来。

    墨溟扬什么也没说,眼神中满是怒火,无奈和痛苦全在他脸上了。洛明澈从来没有见过墨溟扬这样的神色,一时间,竟有些呆了。

    见店家没有阻拦,墨溟扬一闪冷意,看准了旁边的一张空桌,径直而去。那木头桌本来就轻,轻轻一掀就翻到了。桌上的碗筷等等在地上摔了个稀烂。巨大的响声让周围吃饭的人都抬起了头,外面的人听到响动也都围堵在了楼门口,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

    墨溟扬没有理会周围的人群,冷冷一笑,便向下一桌走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