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集:醉仙楼风波(下)

章节字数:3413  更新时间:11-05-26 13: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一声“噼里啪啦”的声响惹恼了洛明澈,他上前一步拦住了墨溟扬,眼中喷出阵阵怒火。墨溟扬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嘴角带点玩味的笑意,眼中竟是不屑的意思,这让洛明澈更加气恼了。

    “诚国公,小店只是做点小生意,一没欺骗谁二没欺负谁,本着诚信为大伙儿服务。你从前来这霸吃霸喝也就罢了,我洛明澈就当是巴结你。可今儿个你这个做法,砸我的店,你到底是怎么个想法?”

    “本公子怎么想的,你没资格知道。”墨溟扬最后向其冷冷一瞥,将旁边的条子凳一下子举了起来,转身砸向了外边围观的人群。

    众人大惊之下,纷纷闪去一边,那凳子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在台阶上砸了个粉碎。不愧是墨将军的犬子,此时的他虽然年幼,个头也不高,但是砸起东西来却是毫不见软,力气也比同龄人大了许多。

    洛明澈气得头直昏,墨锦绍乃是北穆人人尊敬的一员沙场虎将,没想到他的儿子这么的没出息!

    墨溟扬砸了之后还不解气,他的身影迅速闪到了另外一桌前,将桌上正在吃饭的几个客人吓得逃得远远的。他用手一挥,桌上的菜盘子等都“当当”的落在了地上,酒菜汤散了一地。

    “还不快把这个小祖宗给我抓住!”

    洛明澈边说边亲自上去,一边的几个小伙计也都放下手中的东西,徒手而去。墨溟扬微皱着眉头,从腰间要拿出虎鞭。

    “快!快把那鞭子给我抢下来!”

    几个身材强壮的伙计大着胆子走了过去。他们自以为自己的力气够大,控制住一个十来岁的小孩还挺容易。墨溟扬唇角露出一丝笑意,充满着玩味与鄙夷,目光中冷色一闪,迅速的取下虎鞭,扬手就冲其中一个小伙计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那伙计捂住脸,痛苦的叫了一声,身体也重重的摔到地上,鲜血从他的手缝中流出,很快就滴落在了地上。其他几个人暗暗一惊,都在原地止步不前,不敢轻易上去了。

    墨溟扬挑挑眉,似乎很享受抽人的乐趣,他再一次扬起虎鞭,周围围观的人都吓得四散开来,几个伙计也频频后退。他就这样举着鞭子环视着周围的这些人,桀骜纨绔的举止,让洛明澈都气得直跺脚。

    忽然,虎鞭落下,前方的转身还没来得及跑走,后背就硬生生的挨了一鞭,一条长长的血印留在了他的背上,小伙计疼得摔倒在地,口中发出难受的声音,许多人都不敢看那流着血的后背。

    “谁还想来试试?”墨溟扬目光扫过之处,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另外的伙计也都不敢上前了。

    “溟扬,你这是要干什么啊!”洛明澈双眼通红,略显肥胖的身躯一动一动。墨溟扬没有回话,连正眼也没瞧他,扬鞭对着周围的几个桌上的酒杯菜盘一通乱舞。

    打碎的盘子倒落在地上,落在人们的脚边。洛明澈不敢上前,所有的人都距离他远远的,生怕那不长眼的虎鞭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那可是不好受的。没人阻拦,墨溟扬挥舞得更起劲了,不多时,底楼的桌椅全都被砸个稀烂,墨溟扬抬头看看二楼,就要抬步上去。。。。

    墨府依旧人群来往不息,皇太子和曜怀王正要同乘马车回宫,却见另一边又缓缓走来一队人马,除了两个护卫的骑兵,跟随马车左右的都是年轻的宫女,马车在皇太子等人跟前停下,一名宫女登上马车,挑起了帘子。从车厢内走出一名小女孩,衣着华贵。她抬头看了看面前露出笑意的皇太子和曜怀王,那一笑如春风般沐浴着所有人的心头。

    脸庞虽显稚嫩,个头也很小,但那可爱的容貌足以证明,这个小女孩长大后一定是倾国倾城的人物。她与别的女孩不同,举止之间总带着不同凡响的气质。从车上下来后,她不顾左右的下人,小跑步来到了太子面前。

    “大哥,二哥,你们也在!”她来到皇太子和曜怀王跟前,欣喜地看着他们,“二哥,你也从曜州来了!”

    “参见公主殿下!”周围的护卫亲兵抱拳参拜。小公主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紫晗,父皇也让你来了?”秦瑀键疼爱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说道。

    “父皇没允许,是我自己偷偷来的。他说女孩子家去别人灵堂不好,可我就说想来看看。”秦紫晗双手玩着自己的头发,模样倒显得十分妩媚。

    “来看看?”曜怀王秦瑀钊像是看透了妹妹的心思,挑着眉毛道:“是来看看溟扬的吧?”

    “二哥!”秦紫晗责怪的白了一眼瑀钊,娇羞的模样,脸上染上了一层红晕。瑀键和瑀钊相视一眼,都笑了。

    瑞宁公主秦紫晗是嘉祐帝最疼爱的女儿,嘉祐四年年方十一岁,与那纨绔子弟墨溟扬是自幼一起长大的青梅足马。俩人以前在宫中一起去书房学习,学习之余便一同玩耍,虽然都还是孩子,但瑞宁公主对墨溟扬有着很深的依赖感,很喜欢跟在他的身后。如今的他们不明白那是喜欢,但这朦胧的感觉早已经深深重在了两个人的心里。

    在这些人中,墨溟扬除了会乖乖听从父亲的话和公主的话外,其他人他从未放在心上。皇太子秦瑀键今年不过十七岁,曜怀王秦瑀钊也才十五岁。因几人都是从小一起长大,三人跟墨溟扬又是表兄弟关系,所以十分合得来。

    听说墨溟扬不在,瑞宁公主有些失落,她依偎在姑姑的身边安慰她,望着灵柩,也是心里直泛酸。泪水也落了下来。兄弟俩返回墨府陪妹妹,府内低低的啜泣声不断,秦瑀键微微有些咳嗽。

    不一时,从外面跑来一名校尉,他看见坐在一旁的皇太子与曜怀王,又瞧见了正在抱头哭泣的姑侄二人,迟疑着来到了太子跟前,躬身道:“殿下,出大事了!”

    这一句虽然声音够小,但还是被人听了去。周围十余人都竖着耳朵听着。“殿下,诚国公现在在醉仙楼。醉仙楼被砸了!”

    “什么!”瑀键一听之下急急站起来,便感一阵眩晕。瑀钊扶着太子坐下,道:“怎么回事?诚国公去那儿干嘛?”

    “小的不知。小的去的时候,醉仙楼一楼已经被砸得面目全非,还伤了几个店中的伙计。诚国公本来想去二楼接着砸,但这时官兵到了,把他拦了下来。”

    “这混蛋!撒气为何跑到醉仙楼去了!”瑀钊气得发抖。

    霓裳郡主这时也也是晕了过去,瑞宁公主忙将她交给下人,拉着瑀钊的袖口,急急道:“大哥,二哥,我们赶快去吧!再不去,溟扬不定又做出什么来!现在老将军去了,我若不去,他是不听其他人的话的。”

    瑞宁公主拉着两位哥哥急忙出去了。守灵的各个大臣也都想去一探究竟,却被瑞宁公主拦了下来:“你们继续守着,谁不许去。人多了则更乱!”

    众人只得停下脚步。瑀键也道:“二弟,你们先骑马过去,我随后就到!”

    自幼体弱的他,骑不得马,只能乘坐马车。

    二人点头,瑀钊带着妹妹便匆匆去了。

    醉仙楼已经被官兵围了起来,人群也被驱散。醉仙楼内,领头的军官站在墨溟扬身侧,看着这个纨绔家伙,忍不住摇了摇头。洛明澈叫伙计将受伤的两人领到药铺去,自己则看着墨溟扬,想说些什么,却是气得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溟扬!”一声娇呼,军官瞧时,连忙躬身一拜,洛明澈也退后跪在地上。墨溟扬坐在台阶之间没有动,将身子往右边挪了挪。

    “溟扬,你心里苦,心里疼,就冲我发火吧!紫晗不要求别的,只想溟扬能快快乐乐的,即使溟扬再坏,再让人生气!”瑞宁公主拉住墨溟扬的手臂,泪水哗哗流着。

    墨溟扬没有摆脱,紧咬着嘴唇不出一言,眼中的泪光却是所有人都能看见。

    瑀钊看着墨溟扬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冷哼一声,来到溟扬跟前:“老将军刚去,你就无法无天了!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大哥一味护着你,让着你,你就以为自己了不起了?!墨溟扬,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你今天的行为连老将军的一半都比不上!”

    墨溟扬气得发怒了,他站起来,双眼死死的盯着瑀钊。敢这样跟皇子对抗的,除了他还没别人了。“我墨溟扬怎么做,成什么样人,不用你来管。”他挣脱了瑞宁的手,眼中尽现轻蔑。瑀钊平复自己的怒火,压制住怒气道:“从今天起,墨溟扬就呆在府上,闭门思过,没有皇上的话,谁也别放他出来!”

    “你敢擅传皇上旨意!”墨溟扬没动。

    “我这就进宫向父皇禀报。”瑀钊斜眼看着他,“怎么,你想抗旨?”

    “你没有旨意,我何来相抗?越权处置,你该知其中后果!”墨溟扬不卑不亢,脸上毫无惧色,眼神中流落的轻蔑,唇角略有的玩味笑意,眼中发出的阵阵寒光,让人都不自觉的感到了恐惧。

    “溟扬!你别说了。老将军走了,你得听话,你是家里唯一的男子,你是家族的希望!紫晗不想看见溟扬堕落,溟扬要像老将军一样,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瑞宁流着泪水哭泣道,“二哥,溟扬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吗?你就少说两句吧!”

    “所以才要好好教育教育他。不然帝都的百姓不都遭殃了吗?!”瑀钊冷笑道。

    “溟扬。”

    人群中,皇太子瑀键缓步走来,制止住了瑀钊,继而道:“先回府去。皇上今晚来看你。”

    墨溟扬迟疑了一会儿,也没有说话,拿过一旁的虎鞭,用眼招呼瑞宁公主。两个小人手牵着手,在众人的目光中缓缓上了马车。

    “大哥,就这样让他走了?”瑀钊的怒气还没消,心中颇有不甘。

    “好歹也是皇家自家兄弟,这些事,就回宫里说。”

    瑀键也不等瑀钊回话,吩咐军官:“这里被砸坏的东西都算算,从我的帐内支出。”

    言罢,转身离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